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零一章 天下之公义!

第九百零一章 天下之公义!

    原来朝鲜儒院已经一败涂地,摇摇欲坠,但是曹治宇这反戈一击,却正好是咬中苏怀要害。
  
      苏怀说了儒家那么多好话,说儒家仁德,人性最光辉的一面,可他本人却支持死刑,这岂不是大大的自相矛盾?
  
      刚才苏怀说的那番高大上的道理,还不是口不对心?
  
      最近联合国理事会,人人都讨伐苏怀支持死刑,曹治宇提到这事,顿时把儒学争论上升到对苏怀的个人攻击了。
  
      苏门中人,心中正暗骂曹治宇无耻时,只见苏怀赫然问道:
  
      “圣夫子,亚父子,你们两人学了一辈子儒,可知儒家五常是什么?”
  
      曹夫子此刻也之振作精神,用洪亮的声音道:
  
      “谁不知道,我儒家五常是,仁,义,礼,智,信……”
  
      曹夫子正想一番宏篇大论,苏怀却赫然打断他道:
  
      “说得好,那你们刚才说我不‘仁’,那我问你们二位,二位谈了一辈子仁义,你知道不知道,儒家的’义’是什么义?”
  
      曹大中和曹治宇顿时一愣,正想回答,苏怀却根本不给他机会,朗声喝道:
  
      “儒家之义,讲究的是个人义气,而是天下公义!何为公义,公义既是天道,天道是什么?天道无非四个字——善恶有报罢了。
  
      汉时,刘邦入咸阳后,部下诸将见到秦宫室中的珍奇玩好、金银财宝,不禁眼花缭乱,馋涎欲滴。惊奇之余便肆无忌惮地你争我夺,闹得不可开交。一时间,咸阳城中混乱不堪。
  
      刘邦之约法三章,就平定城中动乱。
  
      及盗抵罪~!
  
      伤人者刑~!
  
      杀人者死~!”
  
      苏怀说出这“约法三章”,每说一条,就有声音就压低一分,到最后最到“杀人者死!”时,在场众人都感觉一股凛冽寒意。
  
      “此三法,是我华夏亘古不变之公义之法!”
  
      范龙佩等理事此刻都是心中惊愕无比,因为苏怀不单单没有对儒院的指责示弱,竟然把炮火对准了反对他的所有人,不单单是各国联大代表,这也包括了联合国理事会。
  
      等于指着他们鼻子骂,废除死刑,是违反天下公义的行为……这苏怀火力实在是太猛……这是连他们这些裁判都不放过啊。
  
      只看苏怀抬起折扇,骤然指着曹大中,曹治宇两人:
  
      “你等伪儒,欺骗世人,四处宣传仁爱,宣讲不可使用暴力,搞得现在社会人人不顾公理正义,只是无条件同情弱者。
  
      学校教学合理惩罚学生,你骂说是暴力教学,没有爱心,孩子在校受一点委屈,家长动辄对老师拳脚,你们却在旁叫嚣是爱子心切,可以理解。
  
      医院治病救人,原本结果难料,治病活人就是本分,病人身亡就是医院谋财害命。
  
      病人家属对医生无端施暴,医者一旦反抗,你这群伪儒就骂他们仗势欺人,不懂得体谅家属情绪!
  
      看到街头老人受伤到底,却抓住帮助自己年轻人污蔑栽赃,年轻人一旦追究,你就损年轻人不懂宽容,不知尊老爱幼!
  
      在你伪儒眼中,一个人再多作恶多端,只要对外宣扬他对自己妻子爱情,对父母的忠孝,就会引发社会大众同情,觉得他本性不坏,全部是社会的错!
  
      难道你老,你弱,你穷,就是你就有理了吗!?
  
      这是什么歪理邪说!
  
      你们还有脸说别人是大奸似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过一群脱离社会实际,天天空谈仁爱,欺世盗名,毁坏公义的伪君子!
  
      身为治国学者,不顾事实,只谈仁,不顾义,宣言你弱就有理的歪理邪说!
  
      我请问你,你们儒院高谈阔论,做着文质彬彬的仁爱君子,空谈仁心,骂尽世间守礼尊法之人。
  
      教人一位忍让恶人,教人愚昧不争,教人不敢用法律,公义,为自己争取权力!
  
      做善良软弱的无用之辈,使社会公理崩坏!世间恶闹者横行无阻!这种欺善扬恶的狗屁,难道就是你们伪儒所谓的‘仁爱世界‘?“
  
      苏怀说着转向理事会那边,大声质问道:
  
      “各位理事会,如此祸患世界,欺善扬恶,奸诈卑劣之人,还敢在这里大谈仁爱,我请问各位,哪里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伪学说!”
  
      范龙佩等人此时都已经傻了,苏怀哪里是骂朝鲜儒院啊,就连他们也一起骂得干净了,而这问题问得,他们偏偏找不出一个借口反驳。
  
      如果他们说不是,那等同于就把自己划到“朝鲜伪儒”这一边。
  
      这苏怀明明腹背受敌,此刻却是指东打西,一番大义凛然的言辞,把两边人被骂得哑口无言。
  
      原本曹治宇已经抱着破釜沉舟,鼓起最后的勇气,不惜超出这次论辩的范围,都要把苏怀拖下水。
  
      可没料到他的刁难,却引发了苏怀雷霆万钧般的反击。
  
      曹治宇以为这“死刑”话题是苏怀死**,想象自己只要登高一呼喊,就会有无数人附和助威,号召众人之力,灭了这狂生。
  
      没想到,苏怀竟然丝毫不惧,竟然把他儒院的“有仁无义”,祸害苍生,炎黄社会造成的一些令人愤慨的社会现象,都算到他们儒院的头上了。
  
      他扣了苏怀一顶大帽压他,苏怀却千百顶大帽压回来!
  
      此时,就听翠翠一声高喊“有仁无义,扬恶欺善,公理何在!”
  
      苏门的人都反应过来,齐声吼道:“有仁无义,扬恶欺善,公理何在!”
  
      苏门人数虽然少,但声势震天,就连很多工作人员都跟着喊起来。
  
      导播室里的女主持人珍妮,和钱,迈两位嘉宾都吓得脸色苍白,连点评的心气都没有。
  
      此刻儒院各个都是惶恐,惊慌,哪里还有人有胆子出来反驳。
  
      曹大中,曹治宇两人同时犹如被重锤集中胸口,连连**,胸口剧烈起伏着,是愤怒,是不甘,是懊恼,明明想反驳,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在他们头脑中,有一个极为清晰声音,轰然地告诉他们:
  
      “朝鲜儒院完了……”
  
      从李式王朝至今,建立600多年,曾经名儒辈出,金宗直、郑汝昌、赵光祖、李退溪、奇高峰、成牛溪、李栗谷无数光辉璀璨的儒学大家积累下来的儒院……就连大灾难都不曾中断的儒院,在今天,被一个二十几岁年轻人,在这国会堂中,当着全世界人的面,灭了……
  
      至此之后,世人对儒家破除误解,迈入光辉大道,成为世界人伦学说之霸主。
  
      可这天下儒家,再无朝鲜儒院,只有华夏苏门……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