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零八章 三个例子

第九百零八章 三个例子

    范主席听着费马提出这个问题,却没有作声,他对于古文字学,知之甚少,于是看向了自己的同伴,就看华夏文联的白教授走出来,朗声回应道:
  
      “费顾问这话,恐怕是没有根据吧~~这两个汉字的解释都是有公论。23US.COM更新最快”
  
      费马打量了一下白教授,不动声色地问道:
  
      “公论?谁的公论?曰本,朝鲜那边的文献资料吗?我记得好像你们华夏文联好像说过,炎黄文化是华夏起源的,如果拿曰,朝两国的资料来证明吗?”
  
      费马这话语带讽刺,但是实际是在试探,曰本,朝鲜文联是否已经倒向了华夏方面。
  
      “既然费顾问质疑现代的公论,那么我们就说古论吧。”白教授不卑不亢道。
  
      “古论?”费马微微皱眉。
  
      “费顾问可能不知道吧,我们华夏新出土的明孝陵资料中,也有相关的文字,正好有这个‘出’字……”白教授自信道:
  
      “在《四书五经》中就有显示,比如:句者毕出,萌者尽达,出自《礼记月令季春》
  
      诸侯出庙门俟,出自《书顾命》
  
      出自北门,出自《诗邶风北门》
  
      我出我车,出自《诗小雅出车》……”
  
      范龙佩等联合国理事,都是微微惊讶,没想到这白教授竟然能随口说出这么多资料来印证,这华夏文联真是藏龙卧虎啊,能人并非只有一个苏怀。
  
      见众人沉默不语,一旁的谷教授也道:“‘重’字的来源,最早有引重致远。《易系辞》,权然後知轻重。《孟子》……”
  
      这次华夏文联在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地非常充分,可不是费马随便一句话,就能刁难的。
  
      范主席此时才开口道:“如果费顾问和苏富比集团的顾问团队不相信,我们可以马上调取资料来印证,看看我们说的是否有根据,当然苏富比集团方面,也可以拿出相关文物证据来质疑我们。”
  
      范主席这话显得极为强势,已经点出苏富比私藏了很多华夏文物了。
  
      范主席的咄咄逼人下,费马却是不动声色,出人意料地话锋一转道:
  
      “哦……看来这两个字,不光是现代人弄错了,就连华夏古人也弄错了。”
  
      什么?
  
      范主席等人都是微微一愣,这费马也太过大言不惭了吧!竟然质疑华夏古人。
  
      “请费顾问收回这句话,侮辱华夏先人,我华夏文联会追究到底。”范主席沉声道。
  
      “我没有侮辱你们华夏先人。”费马眯着眼睛道:
  
      “是你们华夏人自己在文字流传的历史中犯了大错而不自知。”
  
      费马说着也是冷笑两声:
  
      “古代汉字,脱胎于象形文字,每个汉字的构造都是有其意义的,可你们这些华夏人为什么不好好想想,这‘出’字系‘两山’重叠,可谓‘重’也;
  
      而‘重’字为‘千里’二字合成,可谓远矣,出门千里的意思。
  
      这两个字的意义根本就是相互颠倒了,你们使用了几千年却不自己知,简直是可笑至极,华夏古人愚昧就算了,范主席你是现代人,莫非也没有看出来吗?”
  
      这话一说,现场不光华夏文联的人,就连范龙佩等理事都愣住了。
  
      因为这两个字,他们用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想过当中竟然有这样的问题。
  
      这么一看,这“出”确实是重叠的意思,而“重”反而是“出门千里”的意思。
  
      这么说来还真有道理,华夏文联三位古文学教授都是互相看了看,心里都暗想,莫非这苏富比集团的真有记录更早,更准确古文的资料文物?
  
      否则,他们是怎么在这么多汉字中,找到一个互相意思相反的特例的?
  
      当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三人顿时都紧张起来了。
  
      反而范主席还比较沉得住气,道:
  
      “费顾问这个质疑确实有道理,但是似乎联大文化局有规定,在文字解读上,不可以以孤证来解读……”
  
      这话还没有说完,费马就打断他笑道:“谁说我们只有孤证?”
  
      “难道还有类似的例子?字意完全相反的两个汉字?”范龙佩都有些惊讶问道。
  
      费马站起来,当着众人的面,从容地在边空中写着,边解释道:
  
      “我们的研究团队研究发现,华夏人搞错的汉字意思,其实不只这一处。
  
      还有‘牛’字与‘半’字的错误。
  
      ‘牛’字从形体看只有半边一撇,本读作‘半’;而‘半’字头生两角,活像一头牛,应该读作‘牛’……”
  
      众人听着,都稍微一想,顿觉得很有道理……这还真是……
  
      看着范主席华夏文联众人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费马笑容里都带着一丝嘲讽道:
  
      “同样的例子还有‘方’和‘圆’字,‘方’根本不方,其字形倒是很像是‘元’字,而‘圆’本来就是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不识字的人,很容易从象形上判定为‘方’字……”
  
      原本费马只说了“出”和“重”,听起来像是一个偶然现象,可是他连着举了三个同样的例子,说服力就大增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苏富比集团掌握了很多华夏方面没有重要炎黄文物,所以费马的话听起来就更具有权威性了。
  
      听到这里,范龙佩等理事都是微微点头道:
  
      “这么看来,《华夏大字典》中的修编错误还是不少的啊……”
  
      “是是,这新的官方字典,还是交给苏富比集团的团队来负责吧。”
  
      “有道理,苏富比方面对古汉字的研究水平,确实是最高的。”
  
      华夏文联的几位教授都急了,连连道:
  
      “那怎么能行,既然是有错误,那么我们华夏文联可以更改就好了!”
  
      “孔圣人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们汇编了这多了一万多字,苏富比的团队,就点出几个错误,就让他们负责了,哪有这个道理!?”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的,空气里充满了火药味,华夏文联这次对汇编官方字典,志在必得,怎么能让给苏富比集团。
  
      不过这时,费马倒是很镇定,想了想提议道:
  
      “那这样好吧,既然华夏文联汇编的这本《华夏大字典》有四万5000字,那么我们的团队就汇编4万6000字吧,多你们一千字,同样的……只要你们从里面找出3处错漏来,那么我们就退出这次的竞争…………”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