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一十章 甲骨文?

第九百一十章 甲骨文?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怀这个故事说完,华夏文联众人都是微微笑了起来,这个故事明显是在讽刺,刚才费马挑出的三个例子,都是像是“鸠”的解释一样,纯属硬掰啊~~
  
  费马顿时心里是又惊又怒,惊讶的是,苏怀随口说一个故事,里面竟然有多汉字象形的极深的探讨,怒的是,这小子指桑骂槐,完全不畏惧他这位联合国理事。【△網WwW.】
  
  难道他就不打算屈服,和苏富比集团交涉关于华夏文物的事宜?双方撕破脸可对谁都没好处……
  
  想到这里,费马不由怒目望向苏怀,冷声道:
  
  “苏先生,你故事说完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怀笑道:“我想说的很简单,那就是苏轼为什么拿这本书跟王安石开涮?就是因为王安石跟开头的文章和费顾问你犯了同样的错误,用历史上出现、定型较晚的楷书字形来解释汉字的本意……”
  
  费马刚想争辩,却听苏怀解释道:
  
  “汉字在演进过程中,经历过象形化、线条化、笔画化三个阶段,我们现在看到的最早成体系的汉字是甲骨文和金文演化而出的,金文的象形程度比甲骨文高。
  
  甲骨文、金文、籀文被称为大篆。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把大篆改造成小篆,底层官吏在书写小篆时又加以简化,形成隶书。隶书在使用中又演化出草、行、楷三种字体。楷书的标准到唐朝才定立,是五种字体中最晚的。汉朝的人是以篆书为基础来解释字义,尚有许多讹误,更何况贵方团队以楷书为蓝本了……”
  
  这一下子,费马脸上的轻蔑和嘲讽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警惕和惊讶。
  
  怎么回事?
  
  这苏怀怎么知道金文、籀文,这些专有名词?
  
  明孝陵出土的文物中,应该是没有相关记载的吧?
  
  而且这金文、籀文他们的苏富比集团的文物中是有些记载的,可这个甲骨文是什么?
  
  费马都没有听说过,难道说苏怀虚构的……?
  
  不可能……苏怀既然能说出金文、籀文,就证明他绝不是在信口胡诌。
  
  费马好奇中,沉声问道:“那就请苏先生解释了。”
  
  苏怀在桌子上,画出了两非常奇特的文字符号,好像是一个文字的演变,然后在最后写出了“牛”和“半”两个字,对着上面解释道:
  
  “你们看,这就是最早的甲骨文的‘牛’和‘半’。【△網WwW.】
  
  ‘半’字从八从牛,“八”是分的意思,比如“分”字,从八从刀,就是一刀将东西分为两半。
  
  所以“半”字从牛。这些古文字形经过线条化和笔画化的学演变,已经很难看出最初的字理了,这样的字仅从今文字形是无法分析的……”
  
  苏怀说其实极为晦涩难懂,但是依照他画出的甲骨文字符,金文、籀文的演变过程,在场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牛’‘半’两个字的最初来历。
  
  费马望向了哈佛历史学院的两位院长,两人满脸震惊,都恨不得把连凑到纸上去研究了。
  
  苏怀继续边画那些奇特的符号,边解释道:
  
  “‘方’字的情况与‘牛’、‘半’相类,都是古今字形演变造成的差异。
  
  ‘方’字的甲文象耒形,徐中舒《金文诂林》认为当训为‘一曰臿土谓之坺’的‘坺(垡)’,即耕地翻土之义。
  
  如唐·韩愈《送文畅师北游》:余期报恩后,谢病老耕垡。
  
  至于它后来有了方形、方向的意思,则是同音假借的缘故。
  
  ‘圆’的演变过程略有些复杂,最初形体作“○”表示圆形的意思,后来在其下方加了一个鼎形,因为绝大多数的鼎都是圆形的,意为鼎口的圆形,继而“鼎”形类化为“贝”形,即为现在的‘员’,再后来在‘员’字之上加了一个‘囗’,就成来现在的‘圆’……”
  
  苏怀这番解释,引经据典,《金文诂林》《送文畅师北游》却并非是明孝陵中的资料,范主席和华夏文联众人,心里都暗叫不好。
  
  现在可是编汇官方字典,可是不能用民间资料来引用的啊!?
  
  如果费马提出质疑,这该怎么收场?
  
  范主席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费马,却发现费马不单单是没有抓住机会出声刁难,反而眼神出露出震惊的神色,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光是范主席等人,就连范龙佩理事心中都很疑惑,费马怎么会是这个反应?
  
  可马上!他们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苏怀提到的《金文诂林》,很可能在苏富比的文物中就有记载!
  
  所以,费马才会如此吃惊!
  
  苏怀继续,画着甲骨文解释着:
  
  “这‘出’字甲文从止从凵,‘止’象脚之形,其本义是脚;‘凵’即是‘坎’,地下陷也。
  
  人类早期曾以地穴为居,这个‘凵’很可能就是居住的地穴,‘止’的脚形是朝外的,所以‘出’就是象从坎穴中走出之形,隶变以后,类化为两山相叠的字形。
  
  ‘重’的早期字形从人从东,‘东’象橐形,是一个两端扎起的大口袋,所以‘重’字象人负重之形,义即为重。
  
  后来将‘東’的一竖与‘人’字表示腿的竖划合并,再在下边加上两横,或为饰笔,或为羡划,与字义无关。
  
  ‘重’字到小篆都看不出所谓‘千里’的样子,朝鲜方面的资料是依小篆字形将其析为‘从壬东声’,虽不正确,总还算是靠点谱。
  
  所谓的‘千里’重,也是隶变时类化的产物……”
  
  苏怀一番解释完,心里也是感叹,还好,他别的古汉字不行,可这甲骨文却是必修课,教材他是学过,现在能用得上了。
  
  他没注意到,费马看着他的表情已经彻底的变了,不光是费马,范龙佩等理事也是一样。
  
  因为,所有人都在想同一个事情。
  
  苏怀能掌握这些他不该拥有的知识,是不是华夏国内又发掘了新的古代皇陵,发掘了就连苏富比集团都没有掌握的古代珍贵文物……?
  
  难道这世界,又要迎来华夏文化新一轮的飙风……!?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