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有魅力的犯罪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有魅力的犯罪

    “比利先生……”苏怀看了一下他的号牌,问道:.
  
      “那能请你给电视机前的观众讲讲,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什么吗?”
  
      比利振作精神,做出一副毫不退让的神色,描述道: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案件故事。故事中,一位男孩的父亲被人用匕首刺死了,男孩是第一嫌疑人,培训团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最终男孩被宣布无罪。
  
      电影潜移默化的思想是,只要存在合理疑点,就不能随便认定有罪,里面描述的就是我们西方文明最伟大的‘疑犯从无’~!我们不会让无辜的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更不会毁灭他们身为人类的尊严!。”
  
      “好了,谢谢。”苏怀拍手赞许道:
  
      “比利先生说的非常好,其实这部电影里的立场,就像是此时此地的各位一样,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谁也没有办法和你们辩驳……”
  
      犹如铁塔一般的施辛格,此时也站到了比利身后,好像是在跟他撑腰一般。
  
      可苏怀说到这里,却是话锋一转问道:
  
      “那么,比利先生,我再请问你,这部经典的好莱坞电影里,说了究竟是谁杀了男孩的父亲没有?”
  
      比利一愣,望向了施辛格,施辛格也是哑口无言,比利只能道:“这倒是没有……”
  
      “嗯,也就是说,好莱坞电影中只宣扬了法律不能给人随便定罪,但是却没有说该如何为一个无辜者伸冤是吧?”
  
      苏怀说着问比利道:
  
      “比利先生,你难道不认为,在一个案件中,无法为无辜者伸冤,也是极大的罪行,并会产生恶劣的示范效应吗?”
  
      苏怀说到这里,很多看过《12怒汉》的人都陷入了思考,他们还真的没想过,这部电影并没有说凶手是谁……
  
      施辛格怒道:“苏先生,如果你想引导比利先生说出你想表达的言论,那么你就太小看比利先生了!”
  
      比利也是在稍微动摇之后,就坚定道:“我不认为这部电影有什么问题。”
  
      “嗯。”苏怀却没有继续穷追猛打,反而笑道:
  
      “那我再问比利先生,你看过《教父》吗?”
  
      这部电影名气可比《十二怒汉》大得多,被誉为好莱坞最伟大的电影质疑,在场的代表,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大半都看过。
  
      苏怀继续道:“电影中,其中有一个情节是,一位刺客刺杀了反对毒品交易的教父。
  
      刺杀的幕后主脑和警长,要求和教父的儿子谈判
  
      教父的儿子,趁机想出计划杀掉了刺杀主使和警长。
  
      而杀人之前,教父的帮派,就给他准备了没有登记,不会留下指纹的黑枪,告诉他如何在杀人之后,低头平稳不吸引注意力的走出餐厅。
  
      只要做到这两点,在律师的拼命辩护下,陪审团就很容易产生合理的存疑,法律便拿他没办法。”
  
      苏怀描述了一遍剧情之后,转头问比利道:“比利先生,我这段描述没有错误吧?”
  
      比利脸色变了变,似乎已经猜到了苏怀要表述什么,勉强地点了点头。
  
      苏怀此时停下脚步,问在场众人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在好莱坞电影构建的世界中,在这个和现实世界几乎一样的背景下,律师指导当事人,如何‘合法’的发最,不被追究,已经成为一门重要的生意。
  
      似乎只要当事人不蠢的话,经过几次法律程序,基本就会懂得如何规避法律的制裁。
  
      《教父》整个故事中,教父本人发家史,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从杀死原有的街区的流氓头子开始,不断的杀人越货,生意越做越大,血债越来越多,却一直难以被追求……”
  
      苏怀话说到这里,原本理直气壮的施辛格也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苏怀要干什么了。
  
      “而且这似乎不是个例,好莱坞电影中出现过很多类似的桥段,潜移默化的改变观众的意识背景,所以在西方人们的心中信仰的,不是华夏的‘杀人偿命’,而是只要‘技术巧妙,毁灭证据,律师高明,杀人就未必偿命。
  
      你们不遗余力宣传‘不能因为可以的证据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然后灌输给民众,只要有好律师,就能颠倒黑白,把法律变成一门生意,这难道不是极为恶劣的示范效应吗?”
  
      “荒谬!这只是电影故事罢了!!”施辛格失声吼道,他出来讨伐苏怀,是想趁着舆论氛围,趁机排挤苏怀出电影圈,没料到,苏怀竟然调头开始针对好莱坞了!
  
      “哦……只是故事,那么现实呢?比如贵国的一个著名的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先生的杀妻案?”苏怀淡淡地道。
  
      现场的新欧代表,脸部肌肉顿时都是一僵,“辛普森杀妻案”是新欧是一起非常著名的谋杀案。
  
      这位橄榄球巨星被控告谋杀自己的妻子,所有的证据确凿之极,指向辛普森就是杀人凶手。
  
      但是就是因为辛普森有钱,花了数千万美元,请到了最好几个大律师,找了最好的专家查找疑点。
  
      结果,在几乎全新欧洲人民都认为他有罪的情况下,以‘疑犯从无’的原则,无罪释放了……
  
      这引起来无数人的臭骂,说是新欧法律保障有钱人的法律,如果辛普森不是有钱,他一定会被判有罪。
  
      几乎所有新欧人都通过这个案件感觉到,那些大律师的能量,已经大到可以颠倒黑白的地步了。
  
      同样的案件,能不能请得起这种‘好律师’,得到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施辛格此时有些恼羞成怒了,顿时苏怀涨红了脸道:
  
      “华夏的法律制度难道就没有问题吗!?”
  
      苏怀却是摆摆扇子,很是鄙夷地道:
  
      “施辛格先生,你似乎还没搞清楚重点,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你们法律制度有问题,我说的,是你们对待‘犯罪’态度有问题。
  
      法律当然不是万能,总有人有漏网之鱼,
  
      但是你们问题是,整个欧美,都着重宣扬罪犯可以通过技巧逃过刑法,在犯罪之后,逍遥法外,风光度日。
  
      你没发现吗?好莱坞电影中很多罪犯都通过法律成功逃离的法律的制裁,而现实中也出现了这种事情,你们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耻辱的,反而宣扬这就是所谓的‘法制精神’,这就是罪犯的人权!!
  
      这于华夏宣扬的是‘杀人者死’,而且是最没有尊严的死去的‘布法天下’效果截然相反!!
  
      你们根本没意识到,你们传播一种‘强大的罪犯’很有魅力的氛围!”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