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欧美反省,咱制度有问题?

第九百三十四章 欧美反省,咱制度有问题?

    纪巧巧脸色微微一变,道:“这谁不知道有上千万人……宋院长问这个做什么?”
  
      宋濂继续问道:“那纪小姐知道不知道,二战曰军投降,最终国际法庭判处了华夏战区,有几名上将以上的曰本战犯死刑?”
  
      纪巧巧摇了摇头,她是女才子,心思都在文学艺术上,对战争了解极为有限。
  
      旁边的王先生却是道:“7名。”
  
      宋濂却是到沉声道:“可我认为还少一名,所以我想担任国际法庭的法官,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你是说……曰本的天……”纪巧巧说道一半,却不敢再说下去了,这里到处都是摄像,被人听到可不得了。
  
      “可他已经过世了……”旁边的郭淮轻声道。
  
      “我不会追究他的罪责,可我会让战犯名单上有他,此事,我从事法律生涯以来的毕生梦想。”宋濂用极为平静的语气,像是说着一件极为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却令在场的其他人都肃然起敬。
  
      宋濂此时才对苏怀鞠了一躬,正式感谢道:“谢谢苏先生帮我。”
  
      苏怀却是一手挡住他下沉的身子,笑道:“宋院长不必如此,我不是帮你,我是顺道罢了……”
  
      在场的苏门弟子听着无不莞尔,他们这位老师不知道“顺道”做成了多少大事了。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电视节目之后,为期两周的联大会议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
  
      在各国代表,这个一年一度的国际大会,讨论着各个议案。
  
      而这次联合国大会与往届不同,众多发展中国家,终于开始以华夏马首是瞻,开始和欧美在各个领域议题中开始针锋相对。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就连一向不敢反抗欧美的曰本,朝鲜等亚洲国家,也都开始偏向华夏了。
  
      在极为敏感的能源问题上,欧美两州想不顾华夏反对,强行通过各国碳排放法案,结果一投票,就彻底傻眼了。
  
      华夏代表一举手表态:“华夏反对这项提案。”
  
      结果现场哗啦啦一排人都举手附和:“反对这项提案”总数竟然超过了3分之2.
  
      新欧和欧罗巴代表们都是互相看了看,心里都感觉凉了半截,华夏国际影响力提升之快,真是令人咂舌啊。
  
      原本只有非洲方面是华夏的盟友。可现在,就连亚洲各国都支持华夏了。
  
      欧美虽然发达,实力强大,但是论人口和国际总数,亚洲和非洲加起来可是远远超过他们的。
  
      更可怕的是,就连古巴等几个美洲国家,也成为了华夏的盟友。
  
      自从苏怀崛起,明孝陵发掘之后,国际文化局势大潮流悄然转变,炎黄文明展现了巨大的影响力……
  
      可谁也没有想到,只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东方文明就壮大到可以和西方文明抗衡的地步了。
  
      不光是能源协议,就连原本最受到非议,最被认为会通过的“废除死刑”提案,也毫无悬念的被大会否定了,投票的结果同样是压倒性的。
  
      大部分国家都支持“各国根据国情,自行定义包括死刑在内的刑法。”
  
      这个消息一出,就立刻引发了欧美社会的轩然大波,如果这件事情是在一天前发生了,那么绝对会引发无数人的愤怒,但是在经过苏圣人在电视节目上宣讲,和卡拉夫人的支持之后。
  
      各国媒体也都报导了这次的事件。
  
      最新的一期的《京都日报》罕见给予了苏怀正面评价,他们打出的标题是:
  
      “死刑的意义!法家的发布天下,炎黄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在报纸的详细评论中,引用了很多苏怀的论述,文章最后评价道:
  
      “西方主流舆论相信,人性本善,都是可以被恩情感化的,而上帝教则认为人身来就带罪,所以人性本恶,可东方的儒家去带来了崭新的观点,他们提倡‘中庸之道’,相信人性有善有恶,需要引导。
  
      从这点来看,死刑社会意义,远远大于法学意义。”
  
      报纸上并没有提关于新欧士兵犯下的罪行,因为日本官方不允许提,而朝鲜方面的报纸同样表达了支持的态度。
  
      而相对于亚洲这边保守,欧美的媒体态度则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变,此前他们对苏怀言论群起围攻,称他是“人类文明的公敌”。
  
      而现在,却都开始对苏怀大加称赞了,似乎要弥补之前的失误。
  
      《纽约时报》头版写道:
  
      “联大会议开幕式,死刑的讨论成为了当天最热门的话题,与人们想象中的不同是,在经过一场激烈的辩论之后,死刑的意义得到了重新的解读,让我们了解了死刑背后的深远意义。
  
      在一天之前并没有人想到,东方文明对于法律有着与西方截然不同的解读,而且看上去非常有道理。
  
      虽然我们无法因为一场辩论得出最后的结论,可我们都必须承认,我们应该容忍其他国家有限度的保留死刑,在他们的传统之下,死刑是他们法律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之前忽略一部分人民的声音,我们应该像是卡拉夫人一样,开始转变自己的观念了。”
  
      反对党的《华盛顿报》的首席专栏作家卡廷,则是把矛头对准了好莱坞,直接在文章中大骂道:
  
      “看看这些光鲜亮丽,愚蠢的明星吧?他们明明只是一群演员,却到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表一些脑残言论,叫嚣得废除死刑,却被苏怀打得流花流水!
  
      这些好莱坞明星,参与政治话题的行为,简直令人恶心!说白了他们就是想提高自己的身价,我真弄不懂,为什么他们会成为我们国家的联大代表?
  
      等等,可苏怀也是电影人?可他的头脑比施辛格那个肌肉白痴强上一百倍呢?难道我们的国家教育制度出了问题吗?
  
      昨天的电视节目,让我首次为自己身为新欧人,而感到羞愧……”
  
      欧罗巴方面的反应,则更加理性一点,《太阳报》的报导中,对死刑的看法虽然没有出现改观,但是对于那位瑞士杀人魔的事情却极为愤慨。
  
      “我们欧罗巴的法律实在令人难以理解,我们为什么要给一个变态杀人范这么好的待遇呢?”
  
      《巴黎晚报》则评价:“苏怀的死刑说,令整个西方法学界感到羞愧!”
  
      卡拉夫人的态度转变,站到苏怀一边,让欧美方面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开始进行深刻反省了……
  
      很多人都把矛头对准了国家制度,都在反思是不是他们欧美的制度有问题呢?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