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新朝是什么朝?

第九百四十二章 新朝是什么朝?

    见马龙脸色微微有些变动,柯克赶紧故作疑惑问道:“那为什么不是魏印?”
  
      这话如果由苏富比方面问起来,会有咄咄逼人的意味,柯克用好奇的语调来问,显得恰当得多了。
  
      苏怀望了这位不怀好意的欧罗巴文联主席,从容道:
  
      “魏印虽然继承了汉印,在章法上保持了汉印的从容自然和线条劲挺外,但是在字法的严整及铸印的工艺上,较汉印已有一定差距,而这个字体写得极为古朴严谨,勾画非常端正,艺术水准是魏印达不到的……”
  
      这话一说,马龙还好,他身后的女专家脸色却变了,沉声逼问道:
  
      “这字体只能证明是汉朝,其中雕刻的官职是一个虚衔,华夏汉朝历史中没有记载,你怎么能确定是什么时期的?”
  
      众人听着都是暗自诧异不以,原来这苏富比集团都无法断定这印的具体年代吗?拿出这种东西考苏怀,还真是刁难人啊!
  
      可苏怀是怎么断定具体朝代的?
  
      “苏富比的专家既然业内最为权威,知道不知道这个印文中‘男家丞’是什么意思?”苏怀突然反问道。
  
      女专家看了老马龙一眼,老马龙点了点头之后,女专家才沉声道:
  
      “我们对比了华夏各个时期朝代的文物,推测这个‘男家丞’,应该是指的这官吏男长子的印章……”
  
      在场华夏文联众人,听着无不悲愤莫名,海哥和顾让等人都不自觉捏紧了拳头。
  
      因为这话中,已经透露了苏富比早就从搜刮的文物中得知华夏历史,但是他们却为了自己的利益,隐瞒了近百年,让华夏一直背负蛮族的骂名至今!
  
      这帮混蛋,简直是可恨至极!!
  
      这时却听苏怀一阵哈哈大笑:“你们搜刮了这么多东西,竟然连基础的知识都搞不懂,这‘男’字明明就是男爵的意思~”
  
      女专家听着却并不惊讶,反而意味深长地望了苏怀一眼道:
  
      “久闻苏先生博古通今,熟知华夏历史,却不知如果这个‘男’字出现在魏,隋,宋时的印中,那么确实就是指的爵位的意思,但是汉时是采用秦时使用自商鞅变法后定下的自公士至彻侯二十等爵,其中并无‘男’这个爵位……”
  
      众人都是一愣,没想到当中还有这个问题,可还没等众人惊讶完,却见苏怀一拍脑袋满脸懊恼道:
  
      “是啊,你说得对,汉朝时确实没有‘男爵’这个爵位,所以那是我搞错了,这并非汉印啊~~而是新印~~是新朝的印~~”
  
      众人见苏怀当众反悔,都很讶异,华夏文联的人更是面面向觎,就连范主席心里都暗想这‘新朝’是什么朝代?华夏历史上可并没有这个朝代啊?苏怀究竟是在说什么?
  
      马龙此时也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骂道:“苏怀,你不用装疯卖傻,你懵的就是懵的,说不出门道就算了,还歪掰出什么新朝,你们华夏这几千年来,从秦到明,哪里有什么新朝!?你是想当我们是蠢吗?”
  
      马龙终于开口接茬,苏怀才突然收敛笑容,冷笑道:
  
      “马先生,我就说你们苏富比收的都是假文物把,竟然不知道新朝。”
  
      说着,苏怀提高音量道:
  
      “西汉自汉武帝后,皆以外戚辅政,公元5年十二月,汉平帝死后,王莽指使同党向太皇太后王政君上书,要求让他代天子临朝。王政君无奈,只好顺从这一要求,由王莽摄政,称为‘摄皇帝’。
  
      公元8年,梓潼人哀章制作铜匮,内藏《天帝行玺金匮图》与《赤帝行玺某传予黄帝金策书》,伪托汉高祖遗命,令王莽称帝。于是王莽便到高帝祠庙接受铜匮,然后戴上王冠觐见太皇太后,坐在未央宫前殿,即天子位,定国号为“新”。至此天下大乱,后王莽死于乱军之中。
  
      王莽共在位16年,而新朝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很短命的朝代之一。
  
      这新朝,用的就是周天子的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
  
      苏怀说完,转头问范主席:
  
      “这一段华夏二十三史中并未解密完全,外人不知,范主席已经看过,如果你们不信,那就等一年半载的时间,等华夏政府修复揭秘出来,就可以看到了。”
  
      苏怀这一席话,令现场众人都是各地互相看了看,华夏文联众人都不知道,苏怀究竟是不是在故布疑阵?而欧美文联方面则是心里吃惊华夏二十三史中,竟然还有未公布的文献?
  
      感到最震惊的无疑是马龙等苏富比集团的人,他们原本以为这“新朝”是苏怀瞎掰的,可他竟然说得出如此具体的事件,显然不是随口胡说了。
  
      这华夏汉朝之中竟然有个只有区区十六年的‘新朝’,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们虽然搜刮的文物虽多,可新朝只存在十六年,在华夏历史长河中如同沧海一粟,根本难寻踪迹,华夏公布的明孝陵资料中也没有记载。
  
      苏怀能点出苏富比集团不知道的古董知识,这可是威胁到了苏富比集团古董界权威地位了。
  
      不过幸好,苏怀却说出一年半载之后,才解密相关资料,这已经超过了教科文组织竞选的时间了,这个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马龙沉声大骂道:
  
      “苏怀,是你把我们都当蠢货吗?
  
      你说的这些谁能证明?新朝,我还旧朝呢!一年之后解密什么文献,你有种就现在拿出证据来,空口说白话就想蒙骗在场文联代表,给你们那姓范的投票,你倒是计划得周全啊,要是去从商,只怕我马龙都没你这么会耍手段~~”
  
      马龙这番大骂,跳过了苏富比集团不知道‘新朝’来历的问题,直接把炮火对准苏怀,说明他只是为了给范主席拉票罢了。
  
      柯克也是摇头叹息,假装劝道:“我看各位就一人退一步,这事也没有定论,不用做无谓争执,马龙老先生也不用急,以苏先生的高才,就算不用那些未解密的资料,也一定可以证明这文物的来历的。”
  
      罗素也跟着附和道:“是啊~以苏先生的学识,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未揭秘的虚无东西来证明吧。”
  
      两人一搭一唱,高帽子给苏怀戴上,实际上却是故意逼苏怀上绝路。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