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呵呵,这是假文物.

第九百四十三章 呵呵,这是假文物.

    华夏文联众人是愤慨望向了范主席,希望他出来说句公道话,范主席却是罕见没有替苏怀撑腰,因为他心里知道一个重要的问题!
  
      明孝陵中的二十三史,根本已经全部公布了!
  
      所有未解密的那些内容不是在“修复”,而是根本就残缺了,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什么‘新朝’的记载!
  
      苏怀刚才说的,是他的“民间资料”,根本没有切实证据……说白了只是在诈对方罢了。
  
      可苏怀为什么会这么有信心这么说呢?他应该不是这样冒失的人才对,范主席心里疑惑不解。
  
      此时,在苏富比集团和欧美两大文联联手刁难下,被逼入绝境的苏怀,却是说出了一个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回答:
  
      “我知道这印的来历,并非光是因为华夏二十三史的解密,而是我祖辈收藏的文物中,就有一枚跟这个一模一样的‘旭东文德男家丞之印’……”
  
      苏怀说道这里,脸上嘴角浮现出一丝令欧美文联代表们毛骨悚然地笑意:
  
      “所以苏富比集团这枚金印,根本就是个假文物罢了。”
  
      “什么!”
  
      “你胡扯!”
  
      “荒谬!!”
  
      女专家和几名苏富比集团的人,都是怒拍桌子而起,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苏怀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苏富比集团的古董鉴定可是业内最权威的,而马龙又是集团内首屈一指的人物,他怎么会拿出在这个场合拿出一个假文物呢?
  
      靠鼓捣文物起家的苏富比集团,竟然会弄不清真假文物!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老马龙首次露出凝重之色,声音浑厚道:
  
      “苏先生,这话你可不能胡说,这关系到我们集团的声誉,刚才的话我就当作没听到,如果你再敢说一遍,那我就正式起诉你诽谤我集团名誉。
  ”
  
      “你想听的话,我再说十遍都可以。”苏怀却是轻轻拍着扇子,不以为然道:
  
      “你们把这货当宝贝,其实不过是华夏古代假文物贩子做的假玩意罢了,竟还想高价回卖给华夏人?我看只能当破烂卖……”
  
      说着,苏怀竟当着所有人的面,用扇子指着自己的鼻子,缓缓道:“我苏怀说的,这东西一文不值,那这东西在所有华夏人眼中那就是一文不值,你信吗?”
  
      这句“你信吗?”在场众人听着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苏圣人这话之中的嚣张,狂妄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苏富比集团威胁他要起诉,结果他竟反过来威胁苏富比集团!
  
      可众人再仔细想想,以他苏圣人今时今日,引领炎黄文明的超然地位,如果他苏大圣人说苏富比的华夏文物都是假的,那么华夏人把这些宝贝看成垃圾也不是不可能的。
  
      毕竟“苏怀”这两个字,在华夏人心目中是定义炎黄文化的存在,就算苏富比所有专家都加起来也是无法比拟的。
  
      苏圣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我苏大圣人今天就是要仗势欺人,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马龙重新打量了一下苏怀,他没想到苏怀如此咄咄逼人,冷冷笑道:
  
      “苏先生,这里是教科文组织不是你撒泼打滚的地方,凡事要讲个道理,我们谈论的这金印罢了,这印上,规制,纹饰,凿痕,材质,甚至上面沾着的海泥颗粒,我们苏富比十几名专家都检验过了,毫无破绽……你一句话就说是假的,还仗势欺人,泼我集团脏水,这难道这就是你作为华夏文坛代表的气度吗?”
  
      明明是老马龙先开口威胁的,可现在却指责苏怀仗势欺人,众人心里无不觉得这马龙奸商无耻之极。
  
  
      苏怀却是突然笑道:“要证明这印章是假的,又有何难。”
  
      “你能现场证明?”老马龙脸色终于变了。
  
      “当然能。”
  
      苏怀面对周围人惊异的目光,提了一个要求:“安秘书长,能不能让人给我一根线,不用太长,三十厘米就行。”
  
      苏怀心想,这次是你们自己撞上门来找死,我就当着教科文组织各国代表的面,让你们文物都变成一文不值的赝品。
  
      安秘书长知道苏怀是要他这个第三方做个见证,有些犹豫问道:
  
      “光是这些就够了?联合国总部有相关的仪器,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调过来。”
  
      “不,不,棉线就够了。”
  
      安秘书长虽然不太明白,还是回头吩咐了一句,让人取来一根白色的棉线,应该是从哪里的毯子上临时扯下来的。
  
      苏怀见众人都满脸疑惑,于是解释道:
  
      “我父亲找寻的民间资料中,找到一本书叫做《素鼎录》,是专门鉴定古董的,其中有一个技巧叫做——‘悬丝诊脉,隔空断金’……”这听起来很高大上的名词,是他以前看过一本叫做《古董局中局》小说中的。
  
  
      看众人都一脸惊奇,这个玄奇的名词,很像是什么古老的道家法术……可由苏怀这位道家高人说出来,就充满了一种神秘色彩了。
  
      苏怀俨然摆出一副鉴宝大师的模样,淡淡地道:
  
      “名字听起来很浮夸,其实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把金印用棉线掉起来,在半空中等他静止不动,如果是真货那么就会正正当当的,而假货因为工艺制造不严谨,重心会容易倾斜。”
  
      众人这才在心里点头,这个道理倒是很简单,真文物都是精心雕琢的,而假文物都是民间仿造的,工艺自然改不上真货,有公差是很正常的。
  
      女专家听着苏怀要掉起那枚金印,顿时呵斥道:“你疯了,这可是一级文物!”
  
      老马龙却是摆摆手沉声道:“让苏先生玩一手杂耍吧,这东西坏了,苏先生赔就是了,他们中华公司家大业大,这点东西还是陪得起的。”
  
      苏怀听着他讥讽,却是不为所动,把两条棉线分别栓在两枚金印的飞熊纽鼻上,然后将他们高高端起,用指头揪住另外一侧的线头,突然松手,苏富比的一位专家“哎呀”了一声,急步上前去接。
  
      只见案枚金印被棉线吊在半空,滴溜溜转了几圈,然后静止不动了。
  
      众人瞪大眼睛看去,那枚金印竟然真的微微向前倾斜了!重心明显是不稳的!
  
      众人都是一阵惊呼:“真是歪了!”“怎么会!?”“这东西真是假的!?”
  
      马龙和一众专家此时都直接“腾!”地站起来了!
  
      怎么可能?他们苏富比收藏这件金印竟真的有问题……?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