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念经与R&B

第九百八十七章 念经与R&B

    见众人被《辣妹子》这首山歌惊艳,帕瓦罗蒂第一反应,就是开始怀疑这歌根本不是华夏传统音乐。??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苏怀知道帕瓦罗蒂不服气,面对质疑,从容解释道:
  
      “这种山歌的演唱技法,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主要是来自于用气,用气控制真假音融合,唐代的《乐府杂录》,就有最早说华夏古人演唱技法:‘善歌者,必先调其气.既得其术,即可致遏云响谷之妙也.’……”
  
      帕瓦罗蒂却是追问道:“这用气,我们各国歌手都知道,但是刚才那位女歌手一直在一个很高音韵上,却没有给人‘扁’‘干’‘紧’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声振林木,响遏行云的感觉……这令人诧异……”
  
      说着帕瓦罗蒂望着苏怀,死死地盯着他道:
  
      “众所周知,汉字发音非常死板,太过顿挫,不像是古欧洲语一般连贯,所以对演唱者来说非常难以驾驭,可刚才那位女歌手似乎用了一种极为特别的方法,明明是同样几个汉字,同样的音区,却展现了千变万化的音色变化……这似乎不是华夏人传统发声方式吧?听说苏先生民间资料中记载有很多国家的资料是吗?”
  
      全场顿时是一片哗然,难道宋英祖的唱法,不是华夏传统?而是苏怀偷其他国家的技艺?
  
      想到苏怀还修复了《死海古卷》的圣经内容,观众们也不禁暗想,莫非这唱法也是其他国家的?
  
      苏怀听着却是满脸鄙夷道:
  
      “帕老师,既不懂音乐历史,就不要说出来令人发笑了。”
  
      “你说什么?“帕瓦罗蒂怒道,苏怀这个外行人竟说他不懂音乐史!?真是荒唐!
  
      苏怀缓缓展开折扇道:“华夏传统山歌唱法发音之所以独特,是华夏汉字其实最早的发音并非是罗马音,而是借鉴了梵文十四字幕的贯一切法,魏朝李登《声类》,陆法言的《切韵》诞生之后。华夏汉字,才有‘声’‘韵’的概念,其中以‘宫商角微羽五声’为声,‘开齐撮合’为四韵……”
  
      说着苏怀望着帕瓦罗蒂道:“帕老师知道r&b这种风格吧?”
  
      帕瓦罗蒂气得没说话,他当然知道!
  
      苏怀笑了出来:“华夏传统民歌的诞生,其实和黑人歌手创造r&b类似,因为古人民间文化水平不高,所有民歌用字都很简单,无法通过字音而创作出旋律的变化,只能在‘韵’在下功夫,于是就有重韵不重音的山歌唱法……”
  
      现场歌手听着都是大为惊讶,苏怀竟然把华夏山歌的发声方式和r&b类比,真是闻所未闻,但是仔细一想,却有异曲同工之秒。
  
      黑人歌手很多r&b,大量就是用“贝比”这个词,不断反复就能唱出不同的韵味来……不过与r&b不同的在于,山歌的音韵极高,要驾驭如此灵巧,难度更是大上百倍不止。
  
      “这只是苏先生你空口白话说的罢了。”猫王在旁边出声质疑道:“你有什么证据?”
  
      苏怀见猫王也冒出来了,却是早有准备问道:
  
      “猫王先生,你也一直在好奇,为什么我们的女歌手能在极为狭窄的高音区里发出如行云流水般的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你听过华夏僧人念经吗?”
  
      “念经?”猫王和帕瓦罗蒂都是听着满头问号,怎么唱歌跟念经有什么关系?
  
      “华夏僧人念经,其实是在练气,一本复杂的经文,他们可以通过一个韵,把所有不同的字都念出来,听起来异常怪异,但是念到深处却可以发出一种‘嗡鸣’之音,仿佛钟声一般极为好听。”
  
      苏怀点拨两人道:
  
      “而山歌同样是是这个原理,只不过为了让声音传遍大山,所以选择了穿透力极强的高音区,所有音韵的闪转腾挪,都在这狭小的高音区中展现,用韵到深处,产生却是‘鸟鸣’之声,清脆嘹亮。
  
      这种高音声韵,秀丽轻巧、清脆甜美,也只有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诞生,所以华夏古人形容歌声好听,会说犹如黄莺出谷~”
  
      帕瓦罗蒂和猫王这才听着恍然大悟,原本他们都觉得宋英祖的歌声极为好听,但是想不出什么形容来,此时听苏怀一解释,才联想到,宋英祖的“山歌”却是宛如山中鸟鸣。
  
      明明声音极高,却轻灵秀丽,显得丝毫不费力气,完全没有歌剧高音的那种压迫感,既悦耳,又令人赏心悦目,真是美不胜收。
  
      看着帕瓦罗蒂和猫王在台上都是哑口无言,此时无论是台上的欧美歌手,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意识到了一个令他们意外的事实那就是华夏的传统音乐组的底蕴,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单薄……
  
      光是这山歌的灵秀之美,就足以和歌剧抗衡。
  
      而苏怀的引经据典,更是令人大开眼界,令人对这首《辣妹子》印象更加加深,其精彩程度也不逊色于舞台上的歌唱表演。
  
      这两者相加,只怕投票结果就难说了。
  
      此时,众人关心中,就看主持也拿到了最新的数据,激动地道:“刚刚的表演结束,西方队的得票是178万张,而东方队的得票是121万张……西方队暂时领先。”
  
      帕瓦罗蒂声色更加凝重起来,虽然他们暂时领先,但是也是多亏了他们率先出场的缘故,现在结果其实相差无几,在等几分钟,随着投票增加,只怕他们这第一场会输。
  
      望着苏怀,心里暗自想,自己这次是大意,这家伙故意之前深藏不露,其实早有准备,没想到华夏传统音乐竟然有山歌这样的杀手锏……
  
      这时,现场的春晚观众,已经有不少人议论起来:
  
      “还以为歌剧在传统演唱中一枝独秀,没想到华夏竟然有这么美的山歌。”
  
      “说实话,我觉得歌剧张着大嘴唱一点都不好听,哪有这山歌轻快。”
  
      “今天算是长见识了,看来华夏文化底蕴真是深不见底啊!”
  
      “谁说华夏古人不懂音乐的……真该拉出去枪毙。”
  
      见气氛不对,新欧主持人马丁立刻岔开话题问帕瓦罗蒂道:“帕老师,这第二场你们是不是也将派出一位女歌手?据我所知,论到女高音,歌剧也是非常令人惊讶。”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