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女神的《斯卡保罗集市》

第九百八十八章 女神的《斯卡保罗集市》

    主持人一提醒,帕瓦罗蒂此时才从刚才的“山歌”惊叹中,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他感叹山歌奇妙的时候,还在比赛呢!他们歌剧怎么可能输给山歌!?
  
      电视机前的观众只看帕瓦罗蒂,挺着大肚子点评道:
  
      “这华夏山歌,虽然非常有特色,但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用音太过单一,一直在高音区游荡,虽然乍听起来非常惊艳,但是如果多听几首恐怕就是千篇一律了,至多只能算是小调。”
  
      观众席上的郭维,仁娜等苏门中人,听着都不由暗骂道,这大胡子真是缺德,你吹捧歌剧就算了,非要踩一下别人,真是太无耻了…
  
      帕瓦罗蒂说这话的时候,却望向苏怀,原本以为苏怀会反驳,却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作声,像是承认了,心里暗怒,不对啊……这小子是想说他们华夏小调就能赢欧罗巴歌剧吗?你以为就你们华夏有自己的小调吗?我们欧罗巴也有的是。
  
      帕瓦罗蒂心里也越发愤怒,提高了音量,介绍了下一位重量级歌手:
  
      “既然东方组派出了一位小调民歌歌手,我们西方组也并非没有民歌小调,比起华夏民歌炫技不同,我们欧罗巴的民歌,更重视情感……”
  
      原本帕瓦罗蒂不需要说这么多话的,可现在情势危机,他也不得以要做一番宣传拉票,道;
  
      “下面是由莎拉布莱曼女士演唱的《斯卡保罗集市》,这首是由英吉利中世纪的歌谣《妖精骑士》改编……描述了一个爱情故事。”
  
      这个名字一宣布,现场立刻就响起一片呼唤,“莎拉~~!”“莎拉~!”“月光女神~~”“女神~”
  
      欧美观众仿佛听到这个名字,才从刚才《辣妹子》灵动醉人的山歌中清醒过来,拼命的叫好起来。
  
      刚才宋英祖的歌声虽然犹如百灵鸟般轻盈,但是论到女高音,这是世上公认只有这位“月光女神”的声音更加飘渺空灵,号称为天籁之音~~
  
      此时导播室里却都乱了,孙总监有些惊慌道:
  
      “怎么回事,第二首不是歌剧《歌剧魅影》的咏叹调吗?怎么临时改歌了!?”帕瓦罗蒂这是临时改歌啊!?
  
      旁边联合直播的新欧国际频道的凯总监,却似乎早有预料道:
  
      “慌什么,反正不是有伴奏带吗?帕老师都说出去了,难道临时让他改?反正现在少了抽签环节,时间足够,换歌就换歌吧。”
  
      孙总监此刻也是哑口无言,这场春节晚会,西方队大牌云集,加上有新欧,欧罗巴国际频道人撑腰,他根本也做不了什么。
  
      这原本东方队后出人的优势,现在西方歌手临阵改歌,反而变成了劣势了……
  
      刚才宋英祖唱民歌,帕瓦罗蒂也让最擅长的欧罗巴民歌的萨拉布莱曼回应……这分明就是作弊啊。
  
      导播室内,一旁老矮也是敢怒不敢言,低声骂道:“这帮混蛋,明明是咱们后出场,却是变成宋英祖对莎拉布莱曼,这还怎么比。”
  
      小张,小王也都是着急地摇着扇子,都是紧张地望着票数,现在热线投票数字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不过莎拉布莱曼如果出场,这恐怕是今天晚上东方队唯一接近的一次了。
  
      此时春晚会场,看着一身长裙,宛如圣女的莎拉布莱曼上场,现场立刻都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望着台上。
  
      只看一盏耀眼的聚光灯打下来,一些白裙的莎拉布莱曼宛如在淡淡的月光中包裹着,轻柔飘渺的吉他悠远传来,宛如把人带往了苏格兰牧场,还有原野外那布满欧石楠的荒原,空灵飘渺的声音宛如荒原上的风声般飘来~
  
      “你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那里有欧芹、鼠尾草、迷迭草和百里香~
  
      代我问候那儿的一位姑娘~
  
      她曾是我心上的人~
  
      告诉她为我缝一件衬衫~
  
      绿林深处的小山旁~
  
      那里有欧芹、鼠尾草、迷迭草和百里香~
  
      山雀追逐在积雪覆盖的山林~
  
      所有的接口都要用手工缝制~
  
      军毯遮盖着大山的儿子~
  
      她曾是我心上的人~~”
  
      欧美的观众听着,很多人都不由微微抬头,有些红了眼眶,随着这动人的歌声,他们回想起歌谣中那凄美的故事。
  
      故事中,一位士兵临死钱问身边的人,你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那里有我的爱人在等我,让她为了缝制一副,编制花黄,为我找一处安静平和之地下葬,请帮我找到她,因为她是我一生挚爱……
  
      歌中的欧芹、鼠尾草、迷迭草和百里香,是中世纪时,欧罗巴分别代表善良,力量,温柔,勇气的花草。
  
      这四种花草同时也代表着对死亡的抗拒,相传百里香的名字,是由于希腊女生维纳斯目睹特洛伊战争的惨重伤亡,不禁潸然落泪,泪珠落如入世间幻化成百里香……
  
      如此美好的故事,在莎拉布莱曼的天籁般的嗓音下,更显得凄美动人。
  
      座位上的柯克和罗素都是连连点头,心里暗道,还好……还好……刚才宋英祖的《辣妹子》实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幸好莎拉布莱曼来了,否则全欧美只怕也没能压得住华夏山歌的歌手了……
  
      就连座位席第一排的范主席,也是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传统音乐上,东方队想赢还是差一口气了,欧美的古典音乐并不只是歌剧啊,民谣也是如此动人……音乐打动人心到这个地步,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台上的猫王偷看一边苏怀的表情,想欣赏他惊讶和慌乱,却意外发觉苏怀丝毫不为所动,心里也是暗想,这小子心计还真是深沉,帕瓦罗蒂临时改歌,他竟然没有表现出惊慌,还能故作姿态……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
  
      猫王感叹苏怀深沉,却不知道苏怀正在沉浸在回忆中,因为莎拉布莱曼这首英吉利民谣是翻唱,他听过原版一位叫西蒙的男歌手唱过,意境更好。
  
      莎拉布莱曼歌声虽然曼妙,但未免太过华丽,绝美了,少了那一分真实的情感了。
  
      原版男音那种沧桑静寂,像是迟暮老人望着远方在自言自语,是不是错过了最珍视的美好。
  
      而女音就像是女孩在等待他人的回归,站在高原上望着草原细声哭泣……比起来苏怀更喜欢前者。
  
      一曲完毕,当音乐停下来的时候,现场掌声几乎是立刻想起来了,无数欧美观众都是泪流满面,完全陷入了到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当中了。
  
      就连东方队的曰本歌手玉置浩二,听着都不由摇头感叹:“太好感人了……月亮女神果然名不虚传~”
  
      东方队各国歌手也是小声讨论
  
      “真是厉害……”
  
      “这可是把刚才《辣妹子》压下去了。”
  
      “这可不能比,虽然都是民歌,但是情感丰厚度上差得太远了。”
  
      就连猫王心里,也不由暗自佩服帕瓦罗蒂的当机立断,如果单纯是比拼歌唱技巧,宋英祖那灵巧的韵音技巧,只怕也不比莎拉布莱曼的高音逊色。
  
      可《辣妹子》这歌曲在深度,可无法与《斯卡保罗集市》悲情相比……
  
      这种传统歌曲本身上的差距,恐怕华夏再能派出多厉害的民歌歌手,都无法与莎拉布莱曼空灵飘渺的《斯卡保罗集市》抗衡了……
  
      宋英祖那神乎其技的山歌韵音,想来就是华夏最大王牌,除她之外,华夏阵营内只怕也再找不出第二位,唱功和莎拉布莱曼抗衡的女歌手。
  
      更何况《斯卡保罗集市》这样情感丰富的歌曲,也不是任何山歌能抗衡的。
  
      座位席上柯克也是心里暗自有些得意:就算东方队有天下无敌苏圣人的加持,能有几位天才歌手,可这两大阵营的音乐底蕴差距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说到底,这次虽然比的是演唱演出,可实际上还是东西方底蕴的较量。
  
      就算山歌能抗衡歌剧,对方却还有欧罗巴民谣啊……除非华夏还能找出另外一种更优秀的传统曲风。
  
      就在现场的观众们,心里都不禁同情下一位上场的华夏歌手,无论东方队上谁,对上莎拉布莱曼,恐怕都会一败涂地吧……
  
      曰,朝,印等国的歌手,也在心里暗想,还好莎拉布莱曼参加的是传统音乐组,其实这位月亮女神的曲风多变,这首《斯卡保罗集市》放在流行音乐组也是可以的,那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他们这些亚洲歌手,谁上去,也只能是月亮女神的炮灰了……
  
      玉置浩二等人,都是同情地看向了华夏阵营那边,心想,不知道接下来一场苏怀准备派出哪个倒霉蛋,去当月亮女神的炮灰呢?
  
      观众们也好奇地望向台上,想知道苏圣人准备派出哪位歌手送死,却发现了苏怀不在台上,反而是坐到了华夏歌手的阵营里,原来苏大圣人正和队伍中那位慈祥的老太太在说话。
  
      咦?难道这位老太太就是下一场面对月亮女神的歌手!?
  
      不是吧……上一场派小姑娘,这一场派位老太太?
  
      此时,苏怀停下了给那位老太太按摩肩膀的手,笑道:“郭英兰老师,我先上去给您介绍歌曲了,您先准备一下吧。”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