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九十三章 新欧华裔文化部长

第九百九十三章 新欧华裔文化部长

    说着,老矮就把苏怀,和宋英祖,郭英兰一起架到了现场,文艺频道的节目是春节晚会座位席上直播的,与舞台上收音线路不同,不会影响台上语言类节目的表演。
  
      而现场节目的嘉宾的主持人,早已经是开始节目了。
  
      苏怀原本以为是谁呢,一到热闹的观众席上,就看到主持人珍妮旁边,除了多明戈和莎拉布莱曼之外,还有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白人。
  
      苏怀看到他前面的名牌上写着威廉,心里暗想,这家伙应该是全球音乐最权威的排行榜——《公告牌》的创始人吧。
  
      在这个时空,苏富比参股了五大唱片公司,这公告牌就是苏富比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之一。
  
      他们派来的嘉宾,显然就是来黑东方队的了……
  
      苏怀心里原本暗想,为什么没有亚洲的嘉宾呢?可正这么看着却就看到一个亚裔的中年女性,前面还摆着两本书,封面上的名字分别是《人在新欧》,《孩子你慢慢来》。
  
      苏怀先暗想,这又是哪位?自己人吗?
  
      正想着,只听老矮在他耳边小声道:
  
      “这是章华的妹妹章应,章华去新欧立住脚之后,就把他一家老小都带过去,章华一路栽培她这妹妹,这章应是在新欧堪萨斯上的大学,现在是新欧的华裔工会的文化部长,不但是个畅销作家,而且是名无可救药的文艺中老年妇女……天天就喜欢说咱们华夏国内野蛮,洗脑啥的……小苏,你可得小心点啊。”
  
      说着,老矮还低声嘀咕道:“章华那孙子……一个人移民,还带了一帮子亲戚,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我呸,不就是娶了洋妞爬上去的吗?”
  
      话里话外,都充满着对章华和其家人的不屑。
  
      苏怀听着心里暗想,丫的,新欧文艺竟找来一个汉奸,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此时,显然节目已经开始了,众人都在讨论刚才令全场沸腾《我的祖国》。
  
      刚刚主持完红地毯的主持人珍妮,无缝地接手这个现场节目,依然是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到疲累的模样,正在问大帅哥多明戈对《我的祖国》的评价,多明戈很老实地道:
  
      “这是首歌曲确实非常好听,我无法点评……”
  
      旁边的“月亮女神”莎拉布莱曼,却是微微有些不满,接口道:“抱歉,我来说两句。”
  
      “莎拉你对《我的祖国》这首歌有什么意见吗?”珍妮问道。
  
      一头长发的莎拉,有些激动道:
  
      “我觉得这首歌,完全不是华夏的传统音乐,而是一首俄国的红歌,这是一首西方文化的音乐,而且是具有灌输意识形态的歌曲,我认为这种歌曲,非常不适合在春节晚会的舞台上表演.”
  
      莎拉布莱曼是欧美歌坛著名的反战,反民族主义代表,最厌恶偏激的民族主义者了,也最不喜欢俄国的红歌,所以当面抨击也不奇怪。
  
      刚才的全场大合唱,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所以直指《我的祖国》是俄国红歌。
  
      春节晚会的直播,需要合家欢乐气氛,台上不能乱说话,但文艺频道这边,主要是针对年轻观众的,所以嘉宾可以畅所欲言,全球的年轻观众都不喜欢沉闷的节目,说话越火爆,他们反而越高兴。
  
      旁边的章应也是一派专家模样,添油加醋道:“这么说来,刚才那一段的合唱很像是歌剧的形式啊,说是华夏传统音乐,未免有些牵强了。”
  
      此时收看文艺频道的各国网友们,也都在直播间,用文字热烈讨论着这个话题了:
  
      “这是俄国红歌吗?”
  
      “我觉得更像是歌剧。”
  
      “反正各个影子都有吧。”
  
      “这放在传统音乐组似乎有些不妥当啊。”
  
      “不过唱得很好听吧~?”
  
      现场关于这是不是华夏传统音乐讨论,已经蔓延开来,欧美的观众,也都放下了之前调侃的态度,开始认真态度对待这次的东西歌战了。
  
      因为这首《我的祖国》,真切地打动了他们。
  
      既然是比赛,那就是有规则的,是不是华夏传统音乐这点,非常重要。
  
      苏怀还没有作声,此时总政文工团的宋英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争辩道:
  
      “萨拉女士,章部长,既然你们说这不是华夏传统音乐,是西方音乐,那么好,我请问你们西方歌手阵营中,有人能像郭老师那样的方式,演唱刚才的《我的祖国》吗?”
  
      萨拉布莱曼和章应顿时都是一愣,均是哑口无言,刚才那郭英兰的演唱听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实际上那种奇特的感染力和发音方式,他们都是闻所未闻的。
  
      欧美乐坛虽然极为多元化,各路歌手各具特色,但是像是郭英兰这种唱法的人,却好像一个都没有。
  
      苏怀在旁边听着都乐了,这要是帕瓦罗蒂和猫王这种大师,就不会问这种傻问题,莎拉布莱曼和章应毕竟见识有限,不懂这当中门道啊。
  
      一身红裙的“辣妹子”宋英祖此时也是自豪无比,提高音量道:
  
      “为什么你们没有歌手能这么唱?因为刚才郭英兰老师的唱腔根本就不是歌剧,或者任何西方音乐的方式,而是华夏的戏曲。”
  
      萨拉布莱曼有些吃惊,而章应却是直接笑了起来:“这怎么会是戏曲呢?华夏戏曲都是咿咿呀呀……唱起来韵律非常怪异。”
  
      听着章应那肆无忌惮的笑声,苏怀心里有些不舒服,心想:这话欧美人可以说,你个华夏人怎么能这个态度呢?于是用淡淡的语气道:
  
      “郭英兰老师的念白方法,是山西梆子的念白的发声,没有任何假音,全凭借一口嗓子用真音歌唱,才能有这么饱满的情感,章部长既不是华夏人,不懂传统戏剧可以理解。”
  
      听出苏怀语带讥讽,章应也是神色微微一变,打量了一下苏怀,用那柔美文雅的声音道:
  
      “苏先生,你说这是华夏传统戏曲,可这样情绪饱满的发音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这话听起来是故作好奇,但是明显还有后着……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