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章 啦啦~啦~啦~啦~

第一千章 啦啦~啦~啦~啦~


      而当这“五笑”唱完之后,第二段后,观众们都想听后一段的歌词,却没想,周院士却是把歌词的五音用一个字,唱了起来:“啦啦~啦~啦~啦~~”
  
      而顾和尚也跟着哈哈起来“啦啦~啦~啦~啦~”
  
      两人原本都狂放不羁的狂生,此刻竟然像是两名喝醉的酒鬼般,只是唱着这一句:“啦~啦~啦~啦~啦~~”狂笑声,竟把刚才的沧海,苍天,江山,清风的磅礴气概也都给盖了过去。
  
      现场观众原本被这一声声连绵不绝狂笑,惊得目瞪口呆,人人都在等待第二段优美文言,没想到竟然等到是这一阵阵狂笑。
  
      可这宛如老酒鬼般的笑声,却是那么开怀,逍遥,那种视天地万物与无物的气概,是只有破除功、名、利、禄之后的,才有的本性之乐~~!
  
      观众们愣住了几秒之后,看着台上两个老顽童似的老头和和尚高声“啦”着,优游自得;优哉游哉的样子,竟都被被这一声声狂笑感染,竟然也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啦啦~啦~啦~啦~~”笑唱起来了。
  
      什么烦恼,忧苦,悲伤,都在这狂笑声中一笑而过,那笑声中的胸襟和视野,令人都觉得自己之前的念头是多么可笑。
  
      什么比赛,什么投票,不过是衬这逍遥调~
  
      一时间全场都是响起这种大笑声,很多人都是笑得捂着肚子,好像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
  
      东西两队的歌手们,看着全场一片“啦啦啦”的狂笑,都是瞠目结舌,谁能想到这如此简单的一首五音调,竟然有如此感染力,让所有人忘乎所以,完全沉醉其中。
  
      这老头和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一旁的帕瓦罗蒂和猫王,却是双目炯炯,同时望向一个身影。
  
      全场逍遥狂笑,如此豪迈坦荡,狂放不羁,却唯独有笛音清澈如水,正因为有了这清澈飘逸的笛音控制,周院士和顾和尚的狂浪不羁的笑声,才能一浪高过一浪,却还能保持丝毫不乱。
  
      看着台上俊秀身影,灯光下,苏怀一身青衫飘飘,在布置如绿林雅阁的舞台上,笑吟抚笛,姿态美妙之极,远远望去,就如在翠竹山岭间,松柏伫立,更显得潇洒出尘。
  
      帕瓦罗蒂和猫王心中,都是浮起一种玄妙的感觉。
  
      现在全场狂热,年轻人又最容易得意忘形,这老头和这和尚都在狂笑不羁,可这年纪轻轻的苏怀却是乱中取静,刚极至柔,在狂风骇浪中,如置身无人之境,岿然不动,此等胸怀与意境,比这些狂放不羁大笑的人,反而更显得那份逍遥和自在。
  
      苏怀艺术心境之高,难道真到了超凡入圣的地步……?
  
      此时台上足足笑了两分钟,直到周院士和顾和尚“啦~啦~啦~”的唱笑累了,笛声才渐渐缓下来了。
  
      台下各国观众也是有些笑累了,此刻音乐停下来,才想到到刚才自己的失态,但是却又依然感到心里那股畅快淋漓的磊落豪情,觉得舒怀不以。
  
      观众们都觉得好笑,各自望了望旁边的人,在现场寂静了几秒之后,全场才立刻沸腾起来了。
  
      “好个沧海一声笑~~!”
  
      “笑得痛快啊~”
  
      “哈哈哈~~我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好是好,可惜后面一段怎么只有歌词~?”
  
      “管他呢~音乐有时候就不需要歌词~~你一起啦的时候感受不到那种痛快吗~”
  
      “太爽了~太过瘾了~我怎么觉得这才是唱歌呢~!?”
  
      “什么爱情,什么浪漫啊,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浪漫啊~~~”
  
      别说现场观众了,就连帕瓦罗蒂和猫王也心服口服,感叹万千地站了起来,由衷地鼓着掌。
  
      西方队原本巨星云集,可此时望向苏怀,都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不是音乐素养上,或者唱功上的比较,而是他们能感受到苏怀身上有一种接近人类内心本真的强大文化力量。
  
      《沧海一声笑》的曲调并不高明,那老头和和尚唱功更是平常,可音乐中营造那个胸怀境界,却彻底打动了所有人。
  
      他们每个人都感受到,苏怀所处的音乐艺术位置,都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
  
      主持人马丁和两队队长上台了,这位以口才著称的主持人,此刻连目光都不敢和苏怀对视了,只是他还是听到导播室内传来的命令,于是问刚刚上台的帕瓦罗蒂道:
  
      “帕老师,之前苏先生说了,他要用一首传统的华夏五音歌曲,请问这首《沧海一声笑》是五音歌曲吗?”
  
      马丁不问歌曲好听不好听,歌词有美不美,也不问华夏那三件传统乐器有什么玄妙,反而抓住这个“五音”不放,这让电视机前华夏观众都有些怒了。
  
      “这混蛋还有完没完了!””我真想撕烂他这张臭嘴~!”
  
      可就看电视镜头里,身材魁梧犹如城墙一般的帕瓦罗蒂,转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打量了下马丁,确定他不是开玩笑之后,才露出种被羞辱的表情怒道:
  
      “你刚才跟着唱了没有?”
  
      马丁一愣,有些尴尬道:“唱了啊~”
  
      “那你再把那会的那句唱一遍。”帕瓦罗蒂瞪眼道。
  
      马丁有些无奈,但是这被帕老师点名,硬着头皮也要上了,于是哼道:“啦啦~啦~啦~啦~~”
  
      “这是几个'啦'~~!”帕瓦罗蒂狠狠瞪着眼睛问道.
  
      “这……”马丁满脸疑惑,暗自数了一下道:“五个啦啊……”他根本不懂帕瓦罗蒂为什么会这么问。
  
      “五个啦,五个音!这不就是华夏五音吗!?这一整首不就是这一个调吗!你还问这是不是五音歌!?”如果不是在在春节晚会,帕瓦罗蒂早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了!
  
      “这就是华夏五音~!?”马丁嘴巴张得快能吞下拳头了,苏怀说要做五音歌,竟然完全用这个五音调做了这一整首歌!?
  
      现场的所有观众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他们一起“啦”的音调,就是华夏的宫,商,角,徵,羽五音啊?
  
      这等于说这个《沧海一声笑》,就是首华夏五音普及教材啊……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