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三章 谁说华夏五音不能写歌剧?

第一千零三章 谁说华夏五音不能写歌剧?

    众人惊讶的目光和议论声中,只看普契尼大师杵着手杖,走到苏怀身边,打量了他一番,才道:
  
      “苏先生,我承认你这《沧海一声笑》却别有风味,观众愿意投票给你,我无话可说,但是这话要分两头说,普通观众欣赏水平终是有限,我相信如果是专业音乐人来评论,《我的太阳》《斗牛士之歌》不一定就输给你那三首歌,你觉得我这话说得有没有道理。”
  
      苏怀也没想到,这时空普契尼还活着……心里暗道,这话这位个歌剧大师虽然当众摆谱,但是道理却是没错,也不反驳,只是谦虚道:
  
      “所谓文无第一,原本音乐就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喜好之别。”
  
      “我可不这么认为。”普契尼老头根本不吃这苏怀恭维,反而严肃摆手道: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我就是觉得在音乐艺术水平比较上,我们歌剧比你们华夏五音更加先进,更加富有感染力!”
  
      帕瓦罗蒂,多明戈听着都是满脸尴尬,心里暗想,这场比赛东方队赢了,苏怀自己可以谦虚一下,可您老人家这么说,在普通观众听来就有点死鸭子嘴硬的味道了,咱们歌剧可是输了900多万票啊……
  
      不过,普契尼并非强词夺理,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对苏怀道:
  
      “我这么说,苏先生可能心里不服气,但是我的道理也很简单,那就是现在中文流行歌曲都是七音做成的,而我们欧罗巴的古典歌剧却从来没有用五音谱写的……”
  
      众人听到这里才明白普契尼的意思,他是想说:“华夏五音能做的,我们欧罗巴七音可以做,但是我们欧罗巴七音旋律做得到的,你们做不到,所以你们华夏五音不如我们。”
  
      苏怀原本心里暗想,如果说旋律和和音,欧洲音乐确实比华夏流传下来的音乐更加丰富,但听普契尼说五音不能写歌曲,却是眯起了眼睛,道:
  
      “普契尼大师,这话恐怕说得不对吧,你所谓的华夏五音不能用做歌剧,只怕你是自己功力不够,对音乐见识过于狭隘了,你做不到,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
  
      众人都是一阵惊呼,没想到苏怀竟然敢和普契尼大师针锋相对。
  
      普契尼听到他这几句话,却心里暗想,从刚才几首华夏歌曲听来,这苏怀音乐素养之高只怕不输于他,但是论别的音乐类型他或许不是苏怀的对手,但是谈到歌剧,普契尼却觉得苏怀是在班门弄斧。
  
      只是苏怀敢这么说,恐怕也不是对歌剧一窍不通,于是微微皱眉道:“苏先生难道也懂古欧罗巴歌剧?”
  
      他这话问的极为巧妙,他问不是“苏怀懂不懂歌剧?”而是问的“懂不懂古欧罗巴歌剧?”
  
      这两个听起来很相似,但是其中却是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差别,那就是语言!
  
      虽然帕瓦罗蒂,多明戈在春晚上唱的是中文歌剧,但是在欧罗巴古典歌剧院演出时,还保留一些古意大利语的歌剧演唱,这门语言原本在欧罗巴都是小众,连坐在贵宾席上的欧罗巴文联主席柯克都不懂,就更别提苏怀这个华夏人能懂了。
  
      苏怀不答他的问话,却道:
  
      “普契尼大师,我听说你最近在创作一部叫做《图兰朵》的古欧罗巴歌剧,在其中有一段,在一幕在皇宫下的合唱旋律和歌曲,你一直没有创作出合适的……之所以这部歌剧一直推迟上映,就是因为遇到这个创作瓶颈。”
  
      普契尼凝神听他说话,原本以为苏怀发觉了他下的套,没想到苏怀突然话锋一转,点出他最近最苦恼的事情来了,不由脸上变色,好一会儿才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苏怀展开手中折扇淡淡一笑,说道:
  
      “晚辈略懂古欧罗巴歌剧,普契尼大师如果信得过我,不如等到春节晚会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合作谱写这段旋律歌曲……我相信能解决《图兰朵》中的这个烦恼。”
  
      苏怀这话可谓是给足了普契尼大师的面子,但是在普契尼听起来,却是苏怀故弄玄虚,哼了一声道:
  
      “我创作上的事情,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苏圣人这样的权势人物,能了解到也不奇怪。
  
      可哪怕苏先生你懂一些歌剧乐理,但我没有找到创作灵感,苏先生你又不知道《图兰朵》中的编排,怎么能帮我们谱曲?”
  
      说着普契尼冷笑了一声讥讽道:“苏先生恐怕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些吧,只怕是威尔第大师复生,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吧。”
  
      威尔第是“意大利歌剧之父”,在100年前改革了歌剧,适应现代人的审美,是所有歌剧创作者心目中的艺术巅峰。
  
      苏怀微微皱眉道:“普契尼大师,这威尔第改良歌剧时,用了不少欧罗巴和非洲的民谣,融会贯通到歌剧中,可没有这种画地为牢的论调。”
  
      普契尼原本在歌剧界地位崇高,虽然知道苏怀说的有些道理,但是在春节晚会现场,被他这个华夏人指责他“狭隘”,怎么能不怒,怒极反笑:
  
      “既然苏先生这么自信,何不现场用这华夏五音,来创作这《图兰朵》中的旋律?
  
      你苏怀别卖嘴皮子了,有本事情现场证明一下。
  
      一旁周院士和顾和尚,都是瞧着苏怀,知他音乐底子其实一般,但是竟装作一派大师做派,侃侃而谈,教训普契尼,不免也在心里笑了起来。
  
      可又不禁心里暗暗着急,这普契尼现场刁难,这该怎么回应呢?
  
      台上的女主持人王小丫,也是赶紧打圆场道:
  
      “普契尼大师您别开玩笑了,苏老师虽然是学究天人,但是意大利歌剧自有传承,创作周期极长,现场创作,时间哪里够,就算是威尔第大师复生,恐怕也做不到~”
  
      话音刚落,却听苏怀笑道:“既然普契尼大师要求,那我也可以试试看,用华夏传统五音改编出这段歌剧旋律出来。”
  
      全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一愣,苏怀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还真想用五音,写个意大利歌剧不成?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