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四章 你丫连意大利语都会!?

第一千零四章 你丫连意大利语都会!?

    苏怀竟然竟然要现场创作歌剧唱段!?
  
      别说观众听着都觉得难以置信,就连一旁帕瓦罗蒂听着瞪大眼睛,他心中感激苏怀刚才给他台阶下,心想可不能让苏怀当场出丑,于是沉声道:
  
      “苏先生你别开玩笑了,咱们是东西歌会,哪里有时间等你创作歌曲?”
  
      这句话虽然有责备的意思,可事实上,却是在帮苏怀解围,惹得主持人马丁都面露不悦地望了他一眼。?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苏怀却是笑道:“帕老师不必担心,现在没了抽签环节,直播时间应该还有富裕,而且写一幕歌剧唱段罢了,并不需要多长时间。”
  
      普契尼原本是蓄意讥讽苏怀无知,并不真的打算让他写歌剧。
  
      以他身份地位,刁难一个歌剧外行,还是华夏人,已经有失风度,可听苏怀这么狂妄,却抑制不住怒气了,低声道:“那苏先生,就请吧,我就台下等待,直到今天晚会结束之前,只要你能写出来就好……”
  
      那意思是,今天春晚还有4个多小时,你慢慢来,看看你是否真有这个本事。
  
      “不必这么麻烦,现在就可以来了。”苏怀神色如常,脸上依然带着那惯有的微笑,现场的观众们也是一阵骚动。
  
      什么情况?苏圣人这是说来,就来了!他真要创作歌剧!?
  
      “这一幕在皇宫下的合唱……”在普契尼惊疑的眼神中,苏怀说着清了清嗓子,在全球观众的注视下,突然毫无预兆地唱了起来:
  
      “东方升起月亮,鹳鸟在空中歌唱,四月天,雪还没有融化……(意大利语)”
  
      众人的眼神都是呆滞了片刻,我滴个圣母玛丽亚啊……这家伙唱得真是歌剧的唱段啊~~!
  
      很多欧美观众都听说一个传说,说这苏圣人能七步成诗,曾经在泰山,一天之内连横扫全泰山的留诗,但是很多人都不信的。
  
      而今天春节晚会,苏圣人竟然又再发狂言,不过这次不是诗歌,而是歌剧了。
  
      要知道,这普契尼大师可是突然上台,事前没有任何知道,所以苏怀也不可能先有准备,这完全是临时的应对。
  
      可他竟然在几句话的时间内,就创作出《图兰朵》中的唱段了?
  
      虽然苏怀唱的磕磕巴巴,但是几乎所有观众都听出,这首歌的风格,非常像是刚才的《沧海一声笑》的调调,明显就是一首五音歌曲。
  
      只是更令人讶异的是,苏怀唱的竟然不中文,而明显是一种古欧罗巴语,主持人马丁忙看向帕瓦罗蒂:
  
      “帕老师……这是?”
  
      台上,台下所有的人都是同样惊疑地看向帕瓦罗蒂,他们都知道,台上除了普契尼之外,只有帕瓦罗蒂,多明戈等人懂得古欧罗巴语言。
  
      可看过去的时候,就发现帕瓦罗蒂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不用说话,大家都明白了。
  
      我滴歌妈呀……这多才多艺的苏圣人,竟然他娘的还懂古欧罗巴语!?
  
      帕瓦罗蒂也是脑袋都是懵的,苏怀唱得虽然磕磕巴巴,很艰难的样子,但是确实是意大利语~
  
      在场的人并不知道,这首歌剧《图兰朵》的唱段,其实是改编自中国的江南小调,在苏怀原本的时空的中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苏怀看也在网上过这个意大利语版本的视频,所以能能调出相关记忆。
  
      苏怀当然不会意大利语,他只是非常笨拙地,用鹦鹉学舌一般的方式跟着视频记忆唱出来,可这也足以让普契尼,帕瓦罗蒂等人吓了一大跳。
  
      毕竟在这个时空,已经没有多少人懂得古意大利语了,更何况他还是华夏人。
  
      这就好像,在中国看到一个老外,竟能用文言文背出唐诗一样,哪怕是他发音很奇怪,也会令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苏怀一口气唱完这首《东方升起月亮》,台上的人都没人说话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评论。
  
      观众们也是面面向觎,苏怀虽然会古意大利语很让人惊叹,但是这歌远没有《沧海一声笑》好听啊,要说能收录在歌剧《图兰朵》中,恐怕这苏怀有托大了。
  
      可此时,普契尼眼睛瞪着大大的,像是被人一记重锤集中胸口,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道:“你……你这现场创作的……”
  
      旁边的主持人马丁听不懂,但是却觉得这歌非常一般,于是故意挑唆问道:“普契尼大师,你觉得这个歌曲用在《图兰朵》中怎么样?”
  
      心里也是暗想,苏怀就算懂意大利语,也不可能有资格放在歌剧第一大师普契尼的作品中吧?
  
      普契尼却是老脸微微颤抖着,很艰难地道:“我不确定,我无法评论……我要把这歌曲带回罗马歌剧院,让我的同事看看,商量一下才行。”
  
      现场众人都是一片哗然,这是什么意思?普契尼大师竟然认同苏怀的歌剧创作了?
  
      此时,普契尼其实比任何人都震惊,因为他已经赫然发觉,苏怀的这首五音《东方升起月亮》,完全适合《图兰朵》那一段令他遇到瓶颈的桥段。
  
      甚至比他预期中最高要求,更进一步,实在是太契合这部歌剧了!
  
      但是他怎么能承认苏怀在歌剧创作上,超越自己呢?
  
      苏怀看着普契尼那痛苦万分的表情,心里不由都笑趴了,这首《东方升起月亮》原本就是他那个时空的普契尼,根据华夏的民间小调改编的版本。
  
      当然不比这个时空的普契尼版本差了。
  
      全场观众却都是觉得,苏怀唱的这几句意大利语五音非常一般,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普契尼不当面批评苏怀乱来,就连华夏观众也觉得很怪,不由都有些心虚在台下讨论起来。
  
      “这歌很普通嘛……调子一点都不好听。”
  
      “是啊,比《沧海一声笑》差远了。”
  
      “我完全听不出来好在哪里……”
  
      这时候主持人马丁也着急不以,还以为普契尼自持身份不好意思当面批评,于是眼珠连转道:“苏老师,既然您说这是华夏五音,但是你这古欧语的歌曲大家也听不懂,您能不能翻译成中文唱唱,让大家好理解。”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