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五章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第一千零五章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
  
      和刚才的《沧海一声笑》不同,苏怀唱的这个五音歌…非常一般,跟“好听”完全搭不上边,马丁让苏怀唱中文,就是想让大家脑海中去掉《沧海一声笑》的惊艳。
  
      这样,就算普契尼自持身份,不好意思批评苏怀,起码能让观众听懂,能最大限度的拉低东方队的票数。
  
      毕竟古欧语听不懂,大部分观众们无法直观的来判断这歌难听到什么程度,还以为古欧语歌原本就是这么难听呢……
  
      苏怀哪里看不出马丁想让自己出丑,却是从容道:“可以啊,小宋你来~~”苏怀挥了挥手,满脸懵懂的宋英祖就上来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心想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宋英祖会唱呢?难道……这也是华夏古曲?
  
      “苏老师,这歌不是……”台上宋英祖小声问道,苏怀点了点头笑道:“就是咱们排练的那首,你就清唱就好了”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宋英祖也清了清嗓子,在完全没有配乐的情况下,嘹亮婉转的歌声,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
  
      比起苏怀唱得平淡无奇,宋英祖清唱歌声,却完全展现了这首五音歌曲的清丽、婉转。
  
      这种华夏五音独有的流畅的旋律,包含着周期性反复的匀称结构,和刚才《沧海一声笑》的结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风格却是截然不同。
  
      对比《沧海一声笑》的豪迈和逍遥,这首《茉莉花》却是更加具有东方含蓄的美感,而且令旋律优美,郎朗上口。
  
      在宋英祖的动人的嗓音中,就连主持人马丁都是听得痴了,而台下柯克和罗素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欧美观众听着都是沉醉不已,只有少部分都是互相看了看,好像在问。
  
      “这是刚才那歌吗!?”
  
      “不可能啊,同样的曲调,只是歌词改了,怎么会这么好听?”
  
      此时台上的苏怀,望着下面一张张惊讶的脸,心里也有些尴尬,暗想,他唱功原本就一般,加上刚才是鹦鹉学舌般的唱得意大利语,完全丧失了这首歌曲的美感,所以刚才唱出来效果不好……
  
      这《茉莉花》,果然还是宋英祖这种民族歌手唱起来,更优美动人了啊~
  
      唱完之后,现场响起一片惊叹掌声。
  
      “太好听了~~”
  
      “真是优美典雅至极~”
  
      “好个茉莉花啊~”
  
      台上的主持人马丁已经彻底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了,他刚才还觉得《东方升起月亮》旋律一般,歌词很出色。
  
      也料到这根本是丫苏怀唱得太烂了!原版竟然这么好听!
  
      莎拉布莱曼和多明戈也是互看一眼,心里都暗想,这歌如果是刚才表演,恐怕同样会秒杀他们两人了,还好……这传统音乐组只比三组……否则他们票数还会输得更多。
  
      “苏先生……有这么好听的原版,是您创作的吗?”马丁觉得苏怀刚才是故意戏耍他们,也是有些无语道。
  
      “这原本是传统组的备选歌曲之一,是华夏流传的传统江南小调改编,只是传统组只比三首,于是这首落选了。”
  
      苏怀存心施威当场,单单是一首歌剧来展现华夏五音魅力,普通观众感受不出来,于是又补充道:
  
      “其实华夏五音不单单可以作为歌剧,甚至还可以改编为古英文的赞美诗,古人还根据这首五音,创作了英文的赞美诗~”说着苏怀用唱了两句:
  
      “奇哉~妙哉~~耶稣名~~鲜花于奇花中最香馨,早也,暮也,我常念,欣然传出,使人听。”
  
      这首《茉莉花》可谓是苏怀原本时空,西方人最熟悉的中国曲调了。
  
      不单单有歌剧版本,还被美国传教士富善,改编为了基督教赞美诗《耶稣美名歌》选入了《颂主圣名》赞美歌集。
  
      苏怀用英文唱出《耶稣美名歌》,观众又是一阵轻呼声响起,此时台下的柯克和罗素,都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他们两人都是听得懂英文的,这首《茉莉花》五音歌,在历史上竟真有这么多语言的版本?
  
      心里暗暗想到,这苏怀上次说华夏民间资料中,有一些记载欧罗巴文献的,看来并不只是说说,不单单有《死海古卷》,还有华夏五音赞美诗,欧罗巴歌剧啊……
  
      这苏圣人周中,到底还拥有多少文化知识的财富啊。
  
      此时,台上普契尼,原本心中所有的骄傲自豪,都被被苏怀带来的一次次震撼彻底摧毁。
  
      他面对苏怀那张年轻俊秀的面容,首次产生了一种渺小感,看着苏怀,只感觉对方身上无法度量的文化底蕴,给他带来一种巨大无比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让他无法呼吸,摇摇欲坠,几近昏倒时,却听到苏怀的声音传来道:
  
      “音乐哪里有国界,类型,歌剧也好,五音也罢,那都是人自己给自己的局限,五音用在歌剧,那便是歌剧一种,我是以歌剧胜了普契尼大师你,不损半分欧罗巴歌剧的名声……”
  
      苏怀这几句话,当着全世界的观众的面说出来,众人皆是动容。
  
      普契尼原本已经有些万念俱灰,心中已经想退出歌剧界,再也不搞创作了,但现在看苏怀说话,处处维护他们歌剧的名声,要不是这样,今天过后,只怕歌剧几百年的盛名,都会毁于一旦了。
  
      他岂不是成为欧罗巴音乐界的罪人,想到这里,普契尼也不由对苏怀大为感激,望着苏怀,老脸微红道:
  
      “苏先生,在艺术修养上,胜我太多,我由衷佩服,刚才是我狭隘了,苏先生见谅。”
  
      苏怀微微点头,说道:“我不过是抄袭古人曲调,取巧罢了,普契尼大师你却是自己原创,我哪里能比。”
  
      普契尼终于也感到压力一轻,心悦诚服道:
  
      “没想到苏先生竟然对歌剧有这么深的造诣,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华夏五音这种形式可以做出如此动听音乐,等晚会结束,还希望苏先生来罗马歌剧院,亲临指导我一番。”
  
      苏怀忙道:“不敢,欧罗巴歌剧博大精深,我这小辈以后有机会,一定去罗马歌剧院找普契尼大师指教。”
  
      他这几句话发自肺腑,原因也是他自己知道,自己肚里也就这么一首《茉莉花》的五音改编的歌剧唱段,让他再出第二首,他可就没这本事了。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