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六章 《普庵咒》中的流行乐

第一千零六章 《普庵咒》中的流行乐

    可苏怀虽然是实话实说,但是电视机前的观众眼中看来,就大不一样了。
  
      众人西方队三番四次挑衅苏圣人,苏圣人次次以实力碾压对手,还能处处给对方留面子,这份胸襟,实在令人心折。
  
      欧美观众看着普契尼这种大师,竟然都对苏圣人彻底叹服,全场都是鸦雀无声,心里都不是滋味,所有人都知道,这场传统音乐组比赛,他们败了……
  
      不光是人气票上败了,就连音乐上也是败了个彻底。
  
      只怕在第二场流行组开始之前,票数差距还会拉得更大,如果票数拉到1000万票,那就算后面有猫王,和‘流行之王’麦杰逊,想追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心情都越发紧张起来,心里都首次浮现出一个他们从未想过的念头:“难道这次东西歌战,我们会输吗?”
  
      传统音乐组比赛结束,苏怀从台上退了下来,舞台交回给了语言节目,现场回到了欢声笑语之中。
  
      苏怀在后台休息,苏门众人都赶过来了,翠翠上前挽着苏怀的手,连连称赞道:
  
      “老师~您真是太有厉害了~咱们今晚赢定了。”
  
      而这时,苏怀看周院士,郭英兰脸色都有些白,显然是太过劳累了,于是一挥手,对众道:“走,咱们去吃饭吧,休息一下。”
  
      为了准备演出,节目开始之前,大家都没有吃晚饭,年轻人就算了,郭英兰,周院士都是年过七旬,只怕身体早就撑不住了。
  
      接下来的2个小时,流行组的曰本,朝鲜和欧美歌手争夺,直到最后房龙,小龙说唱曲之前,都不关华夏歌手的事情,他们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于是众人呼啦啦地到了金陵卫视的餐厅吃饭,用餐间,各个都是兴高采烈,谈论着今天三首华夏传统歌曲,欢声笑语。
  
      而宋英祖和郭英兰原本都是不知名的军旅歌手,今晚一战成名,也引发了众人极大的好奇,都纷纷询问苏怀是怎么发掘到这样两位歌手的。
  
      苏怀却只是笑而不语,郭维上前给他敬酒,苏怀却是摆摆手道:“现在不是时候,等下有贵宾会来。”
  
      贵宾?
  
      众人有些疑惑中,就看门口进来一行领导模样的人,众人都站了起来,原来为首的文化局的欧阳局长。
  
      只看欧阳局长满面红光,进来就和苏怀握手哈哈大笑道;
  
      “苏老师,今天你可真是为我们华夏音乐争光了啊。”说着给苏怀介绍旁边的人,原来都是各个团委文工团的各个领导。
  
      苏怀却没有他们这么兴奋,而是平静道:
  
      “今晚输赢只是一时的,光靠我一个人,明年过后,只怕这春节晚会就又要停办了。”
  
      众人都是笑笑觉得苏老师这话太谦虚了,欧阳局长也是打趣道:
  
      “老师这里也没其他人,其他亚洲歌手都去准备流行组的比赛,您不用说给他们听?”
  
      众领导也是哈呵呵笑了起来,一众苏门弟子也是互相看看微笑不以,他们就喜欢看苏老师碾压老外之后,还装深沉的教训人。
  
      众人稍微寒暄了一下,欧阳局长才道出来意:
  
      “苏先生,我真是没想到啊,咱们华夏传统音乐这么优秀,我们这次来,也是要拜托苏先生您,今后可得多创作一些民族歌曲,好让我们各个文工团都有演出的机会,咱们可以多多发展华夏乐坛自己的力量。”
  
      原本这些文工团的领导,都认为在通俗音乐上,华夏和西方差距太大,没想到苏怀今天给了他们希望,都心里痒痒准备大展拳脚一番。
  
      苏怀却是出人意料地摆摆手,很认真的道:
  
      “各位领导高看我了,其实我没有你们想象中有才华,今晚这几首歌曲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欧阳局长,和众文工团领导都是一愣,心想苏圣人这是不想帮他们啊。
  
      苏怀见他们不信,于是坦然解释道:
  
      “这《茉莉花》是华夏流传下来的江南小调,《我的祖国》是一首革命歌曲的改编,《辣妹子》是民间资料中的一手山歌改编罢了……我都是传统文化中找的灵感,我也都是抄袭古人的罢了。”
  
      欧阳局长在一旁苦笑问道:“那《沧海一声笑》呢?那种诗词总不是古代资料吧?”苏圣人要是撒手不管,他们就算想发扬华夏传统音乐,恐怕也力不从心。
  
      其他人并不知道,苏怀以往展现的诗歌是华夏古人大作,可《沧海一声笑》还真不是,这首歌词是著名“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黄霑创作的,是现代人创新。
  
      在原本时空,中国在抗日战争,大批艺术家为了避难都移居香港,台湾,也留下很多传统文化火种。
  
      两地不单单是开创了武侠小说的时代,也谱写了《铁血丹心》,《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这些有华夏古风的流行歌曲。
  
      可当这批老人逐渐老去之后,香港和台湾受西方影响的年轻人一代文化产业,却明显衰落了下去,有古风的流行歌曲也几乎绝迹,反而rnb,电子乐之类的西方流行乐大行其道。
  
      苏怀当然相信黄霑之后,还会有后来人承下这华夏传统音乐的衣钵,但是他希望在这个时空,这个过程能短一些,再短一些。
  
      想到这里,苏怀也坐下来了,拿过了周院士古琴,当中众多的文化局和文工团众多领导的面弹奏了起来。
  
      众人听到悠远的琴声响起,不由都暗想,这首曲子莫非是苏老师的新作?
  
      只是这曲子比起之前春晚上几首,更显得古意,几乎不能成曲。
  
      不少懂音乐的苏门弟子,也不禁私下嘀咕讨论起来:
  
      “这曲子也太散漫了……一个音拖的太长了。”
  
      “这听着真是让人快睡觉了。”
  
      “这肯定是华夏古代人听的,节奏过于慢了。”
  
      “我看华夏古人的音乐水平,比苏老师差远了。”
  
      “就是,还是苏老师厉害一些。”
  
      “苏老师才是咱们华夏几千年历史,开天辟地,第一大才子呢~~”
  
      可正在这时候,却突然苏怀弹奏到其中一段时,众人呢明显听到了:“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这一句的五音阶,都是微微一愣。
  
      苏怀这时才停下拨琴的手指,对刚才觉得这首曲子很无聊的的众人,正色道:
  
      “这首是华夏古曲《普庵咒》,总长15分钟,我从当中11分32秒出截取了一小段旋律,写出了这首《沧海一声笑》流行歌曲……”
  
      这话是回答欧阳局长的问题,众苏门众人和领导们却都是一愣,没想到这《沧海一声笑》是从这样一首曲子中找到的旋律?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