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盛唐风,大秦骨!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盛唐风,大秦骨!

    东方队众人,都看到苏怀旁边乐队的鼓手,脸色发白,表情就是像要被杀头似的,感觉他快晕倒了。
  
      面对对方现场大合唱,还要硬着头皮上,他都感觉腿有些哆嗦,大家甚至从这里都可以看到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这时合唱猫王歌曲的欧美观众们,也注意到苏怀上台了,于是唱得更大声了,他们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在最后把他们气势压下去了!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不由大骂不以:“这帮王八蛋有完没完!”
  
      “这么乱来,都影响东方队表演了。”
  
      “怎么还在尖叫……”
  
      这种类似演唱会气氛最沸腾时的合唱,几乎是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打断的!
  
      华夏观众也只能干着急。
  
      这时候,终于有人注意到了华夏队最后一位歌手了,就看那个在发布会露过脸的崔建,他戴着一个五角星军帽,穿着一件土旧的军衣,手上抱着吉他,两只裤腿一高一低,直愣愣地站在舞台上。
  
      欧美观众看得都是瞪大眼睛,面前眼前这位如此不拘小节,狂放不羁的小痞子,很多都直感大脑冒气,这小子他妈是哪里找来的货?
  
      瞧他那副赖样,活像是个土窑洞里钻出来的。
  
      华夏观众也是有些着急。
  
      与台下一身亮片表演服,梳着大背后,留着厚重鬓角,堪称潮流巅峰的猫王相比。
  
      这个东方队压轴的歌手,实在是太土了……感觉他像是从sx的煤矿里刚刚跑到一个农贸市场来赶集的老农,土里巴几,还痞里痞气。
  
      就这德性,还能唱出什么摇滚……
  
      全场欧美观众,都还在排山倒海般的唱着:“来摇滚吧~所有的人,来摇滚吧。”正欢呢。
  
      台上鼓手就开始紧张地打鼓,开始了东方队最后一组的表演,可因为全场的合唱影响,他一开始的鼓点,明显都有些凌乱,甚至就连前排观众们都听出他节奏乱了。
  
      完全被现场的合唱给“带走了”。
  
      无论是唱歌,还在演奏,最忌讳的就是旁边一个节奏不同的音乐,两种不同节奏,会产生巨大的干扰。
  
      “完蛋……他慌了。”范主席旁边的郑贵阳,也是在手心里捏了把冷汗。
  
      而欧美观众这时更兴奋了,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歌声影响了这个华夏人,声音也唱得更大了。
  
      声浪越高,别说台上的人了,就连后台走廊上的仁娜也翠翠,都感觉到有些呼吸困难。
  
      宋英祖和郭英兰都都对望一眼,心里暗想,如果最后一场是她们,只怕还没开口,心气就垮了吧……
  
      正在这时候,只见台上崔建对着麦克风,强作镇定了一下,然后突然扯开嗓子“轰”地一下窜出吼声: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顿时,全场都傻了一下,每个人都突然感觉仿佛从地心里喷出一股泥石流来,又好像是太阳当空万里无云之际,突然冒出歌闷雷。
  
      一下子就砸得他们晕头转向。
  
      也就那么一瞬间,这两千个欧美观众的大合唱,都被崔建这一嗓子吼断了线。
  
      就这么一愣神间,再想找到节奏,接上一齐唱起来,就完全做不到了。
  
      而崔建的声音,像是一阵荒野长风,咆哮着把一切都吞没。
  
      在这吼声中,欧美观众们突然发现自己和身边的同类,好像都是全部赤身露体的站在旷野上,一无所有。
  
      而对方却用那种原始而坦荡苍凉的歌声,刮起风暴,剥夺他们,像是鞭子抽打他们虚伪**佞。
  
      这使制造这场闹剧的欧美观众,突然感到惊慌,羞愧,苦痛,怨恨,乃至有些恼羞成怒。
  
      可这时,突然苏怀的飘渺的笛音响起,清风般扫过荒野,让这阵燥热冷却了下来。
  
      “脚下的地在走~
  
      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随着崔建的荒野般的歌声,和苏怀清幽的笛音结合,整个春晚现场都被这种荒凉广袤的气氛笼罩。
  
      猫王露出惊讶的表情,呆呆望着台上。那表情好像在说“怎么会……摇滚乐可以加入竹笛声吗?”
  
      刚才《梦回唐朝》苏怀是用唐诗的气象压住了摇滚的狂躁,这次却是用竹笛的清幽来平衡。
  
      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却都是华夏独有的音乐方式。
  
      这家伙,实在太天才了些了吧!!
  
      崔建的声音演唱时激越、悲壮,可明明表现出悲愤,凄凉的感情,却偏偏唱得有种铮铮风骨的硬朗感,又是别有一番风味。
  
      歌词中的唱的是“一无所有”,可听得人却都感觉他是“一往无前。”
  
      明明好像唱得是爱情,却像是一首像诗又像墓志铭。
  
      比民谣的追忆青春、流行歌的卿卿我我、摇滚乐的追求自由这三个大主题,又到了另外一种层次。
  
      这跟刚才的盛唐气息又截然不同,这也是华夏另一面吗?
  
      可猫王想到这里,却是抬头望向台上,心里暗想,虽然用笛音能暂时压制这摇滚乐的狂放,可你也压不了一整首,到了副歌的最情绪顶点,你的竹笛可顶不住。
  
      可正这么想着,却突然看到苏怀手中的竹笛已经换成了另外一种乐器!
  
      西方队的滚石,老鹰,皇后乐队众人都是看得瞪大眼睛,这是小号,还是喇叭之类的东西?
  
      正这么想着,随着崔建唱到“噢......你何时跟我走”,一阵烈风风撕裂空气,破空而出。
  
      众人都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尖利的乐器声,只感觉黄土高原大风鼓荡,漫天黄沙铺面而来。
  
      那种苍凉,孤傲,不屈的劲道,硬生生把摇滚乐狂放不羁给拎了起来!
  
      唢呐这种乐器虽然是阿拉伯发源,但是在这时空大灾难中已经失传,现场人人都以为华夏古代乐器。
  
      这首《一无所有》在苏怀原本时空,被叫做西北风歌曲,有着浓郁的sx风骨,而那片三秦之地,也就秦的发源地。
  
      三秦之地,与大灾难之后的华夏一样,荒芜贫瘠,黄土高原,苦菜烈酒,一样的一无所有,同样的强敌环视。
  
      可那一无所有,野蛮落后的秦,朝不保夕的秦,强敌林立的秦,却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如何灵励精图治,举国都唱着: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海难平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雄~~”
  
      这“一无所有”却能“一往无前”的风骨,才是鸦片战争之后160余年的国家危亡,濒临文明死亡边缘的民族,大灾难之后,支离破碎的民族,还能重新奋发图强,重新崛起的底蕴!
  
      盛唐固然壮阔豪美,但华夏屹立不倒,却还是靠着这赳赳老秦的铮铮铁骨。
  
      面对狂放不羁的摇滚乐,《梦回唐朝》是用的盛唐之风,而《一无所有》用的是大秦之骨!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