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功夫喜剧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功夫喜剧

?此时大屏幕上的故事在继续,因为搞错了药材和文物的包裹,黄飞鸿和一位华夏武师大战。
  不同于琼斯教授的硬汉威猛,房龙扮演的黄飞鸿庄重不足,顽皮有余,在和对方打斗场面中,给人非常轻松快乐之感。
  看着房龙的手被枪杆打到,哎呦呦缩手的滑稽模样,全场观众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这段太好笑了~”
  “有趣有趣~~”
  就连那些挑剔的影评人都乐了,施辛格和李纳多都惊讶地发现,旁边的詹妮弗正笑得花枝乱颤。
  “这有什么可笑~?不过是滑稽表演罢了。”施辛格很是不悦地皱眉。
  他也发觉了房龙的与众不同,和刚才他扮演的琼斯教授很不一样,房龙并没有大打斗中展现出冷血和沉稳,也没有在对抗中爆发自己的气势和愤怒,而是在打斗中一边叫,一边做鬼脸,表现的是自己有多疼。
  在观众心目中,琼斯教授是超人,而房龙扮演的年轻的黄飞鸿有很多缺点和无奈,不是那种传统的铁血硬汉。
  这种风格,显然是房龙独创的,比起那种武侠的一板一眼,显得更加有趣,吸引人。
  “小聪明罢了。”旁边的导演卡梅隆微微笑道:
  “动作冒险电影,毕竟是要以动作冒险为主,喜剧只能是点缀,观众需要看到的是刺激。”
  正这么说着,就看大银幕上黄飞鸿和武师打斗,房龙使出了醉拳:
  “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金!”
  “曹国舅,仙人敬酒锁喉扣。”
  “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
  “汉钟离,醉步抱坛窝心顶~~!”
  观众们看着银幕里的房龙,满脸醉意,看似东倒西歪,踉踉跄跄,众人都觉得他仿佛要倒了似的,却见他挥拳提脚,每个招式都像是醉汉打拳,却是开合吞吐,收放卷舒,一场潇洒舒展,众影评人都是看着惊叹不以。
  “原来这就是醉拳啊,华夏武术真是神奇啊~”
  “动作这么舒展,还可以攻击这是怎么做到的?”
  “感觉像是跳舞,但是速度和力道又很猛,真是艺术啊!”
  影评人看着都是赞叹连连,李小龙却在旁边摇头道:“房师侄,你这醉拳打得不到家啊,跟比苏老师的差得太远了,你怎么连一点他的神韵都学不到呢?”
  房龙也是微微脸红,低声道:
  “苏师兄的武术水平,在我们少林寺都无人能及,我怎么能跟他比。”
  苏怀却是展开折扇,连连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我那只是花架子,论实战远不如李师叔的截拳道,论电影效果更不如你这种功夫喜剧,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后面的施辛格和李纳多,听着周围影评人的称赞连连,也都是有些不舒服了,刚才他们的可都没有受到这么多追捧。
  这些人是不是搞错了冒险动作片的重点?耍宝逗乐算什么本事?
  导演卡梅隆也表情凝重了起来,却依然自信道:
  “放心,虽然在打斗动作设计上,咱们不如这些华夏人,但是在惊险场面上,他们却受限于资金,技术,他们绝拍不出我们呈现的那些惊险场面。”
  此时房龙扮演黄飞鸿跟那名夏武师在火车站边的草地上打斗正酣,火车汽笛响起时,他才反应过来。
  “哎呦~~火车~~!”
  众人哈哈大笑中,就看房龙从旁边的路人手中抢过一把雨伞,直接在铁轨上疯跑,追着正在加速的火车,音乐也越发急促起来。
  观众们这时都瞪大眼睛,想不通他找雨伞做什么,眼看房龙就要追不上火车,观众们都有些着急道:“完了,追不上了……”
  就在这时,却看房龙在铁轨上一个鱼跃,伸出雨伞勾住火车最后那节栏杆。
  “我靠~~!”全场人都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但是他们本能的以为这是“特技!”。
  可影评人们的瞳孔却瞬间放大了!这是一镜到底的!没有任何剪切,所以才有这么强的视觉冲击力。
  这好像不是特技,而是房龙真的自己去跳着用伞去勾火车的!?
  此时大荧幕上,房龙勾住火车尾部,但是双手抓着伞,整个下半身都仰面在铁轨上拖着!他不断地挣扎蹬腿,镜头从上给下去,铁轨飞速地后退,他像是随时都要卷到火车下一般。
  观众们看着这个镜头,似乎都能闻到车轮与铁轨摩擦的高温味,车身巨大的震动与嗡鸣声,带来了身临其境的恐惧感。
  所有人都没有尖叫,应该已经因为紧张地叫不出来了,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而被挡住地人也忘记骂人,也本能地跟着站起来,一下子后面全部都依次站了起来!
  直到房龙最后不断挣扎,在嗡鸣的车轨中不断尝试,凭借腰腹力量,勉强上车,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坐下!挡住了!”这时候才响起此起彼伏的抗议声,那一条站起来的观众才都反应过来,都是很不好意思地坐下了。
  一种影评人和记者们,都已经看傻了,都是互相问道:
  “这个镜头是怎么拍的?”
  “我不知道,太真实了……”
  “火车应该不是道具吧?”
  “特效吗?”
  “不是特效,特效抠图会有破绽,颜色和背景多少会有些不一样,刚才绝没有任何特效。”
  作为作为好莱坞技术派导演先驱的卡梅隆,也看着完全陷入了沉思,他脑子里浮现出无数中拍摄技术,但是都没有办法实现刚才那一幕,这是怎么坐到的呢?
  施辛格此时笑容也有些僵了,却还是勉强笑道:“我看很简单,不过就是拍慢动作,然后播放时候加快了速度,卡梅隆导演,你说是不是?”
  施辛格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量想让旁边的影评人,都听到他这个解释。
  卡梅隆没有作声,他还是不敢确信,哪怕就是这样,房龙也是吊在行驶的火车上,这可是太危险了。
  “不可能这么拍的……”卡梅隆导演深呼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如果这样拍,任何演员都不会答应的,演员工会会把制片组告得倾家荡产,这无异于谋杀,肯定是用了某种视觉差的拍摄手法。”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