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何必求问老子?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何必求问老子?

    托尔金叼着烟斗,不以为然道;
  
      “这事不归我说,但我认为,现在时代发展,也过去已经不同,整个世界已经是一所地球村,任何文化都是属于世界,就像是奇幻小说全世界的人都看,全世界的人都写,不能说奇幻就是专属于欧罗巴的文化,其他人没资格写吧?”
  
      说着,托尔金看了苏怀一眼,笑道:“我认为大灾难之前的文物,都是属于世界人民,谁发现就谁拥有,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反正文物也不能吃,也不能穿,放在谁家,还要花钱保管,何必挑起争执呢?”
  
      这话说完,全场的一百多名各国记者都笑了起来,显然都觉得托尔金这话有些道理。
  
      两派现在争议,都是文物归属,可托尔金却从更高的角度论述了这个问题。
  
      这时,新欧洲的记者情绪高涨,赶紧转而问苏怀:“苏先生,觉得托老师的话有没有道理。”
  
      双方在元宵节开始之前,都要为自己争取道德优势,这点非常重要。
  
      刚才托尔金的话,显然非常高明,极具说服力,他没有说哪个国家拥有文物所有权,而是全世界是一家,人人都是这个权力。
  
      苏怀却听着心中不耻,表情上却是微笑道:
  
      “托老师这话,很像是我小时候有个同学骑自行车,车胎没气时路过车行时,车行老板总说,我帮你打气吧,一次一毛钱,那同学宁愿自己推回去,回家打气,老板就酸他,一毛钱算什么,何必不让我帮你打气呢?
  
      我那同学则说,既然一毛钱既在老板你口中不算什么,为什么老板你非要收我这一毛钱呢?何不直接帮我打气呢?”
  
      苏怀说着,望向托尔金问道:
  
      “托老师既然说各国文物都是属于世界人民,那么你保管,和我保管也没区别吧?那你们为什么不还给我们,让我们自己保管呢?”
  
      这话说得全场人都是一愣,随即华夏和亚洲各国记者顿时也都是哄堂大笑,哈哈,苏圣人嘴炮绝技真是天下无双啊!说得太好了!
  
      欧美人向来都是双重标准,很多冠冕堂皇的话,说别人可以,指向自己了,就死不承认了。
  
      托尔金顿时也是为之语塞,他早听说过苏圣人言辞犀利,却没想到竟然这么难缠。
  
      此时苏怀才正色道:“所谓世界大同,只是你欧美联邦认为人人都应该与你相同罢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自己传承,这些文物对本民族意义非凡,比如我们炎黄的诗词歌赋对联,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说相同,请问你们欧洲诗赋哪里和我们相同?”
  
      安理会的众委员们,都听着在心里微微点头,苏圣人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论诗词,炎黄文明确实是天下无双。
  
      这时,却听托尔金身后突然有人,讥讽出声道:“诗词歌赋楹联,这些杂学,不知谁堪圣人。”
  
      众人望去,却见是给托尔金推轮椅的一个金发青年,众人都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却都都听出他话语中的讥讽。
  
      而且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讥讽,在说苏圣人和他的炎黄文学,都是不入流的小道同时,也出了一个上联的格式。
  
      如果你想反驳,就必须以下联来回应。
  
      托尔金却是微微皱眉,对身后人道:
  
      “卡尼,你别轻佻卖弄,有空不如构思一部好的小说故事,去警醒人心。”说着对苏怀抱歉道:
  
      “苏先生,我这孙子卡尼,年少轻狂,你请多见谅。”
  
      托尔金这话,看似是教训,其实是讥讽华夏的“诗歌歌赋对联”是轻佻卖弄,与卡尼上联中的讥讽“诗词歌赋是杂学”,是一个意思。
  
      苏怀没有作声,却听后面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诗书易礼春秋,许多正经,何必求问老子?”
  
      这下联的意思,诗词歌赋虽然看似小道,但是背后内核却是‘诗书易礼春秋’圣人之心,你不懂装懂,何必来问我?
  
      “哈哈!”
  
      “回得好~!”
  
      现场的华夏人听着都哈哈大笑,拍手不已,转头望去,接联的原来是苏门大弟子郭维。
  
      郭维原本才情不低,这几年天天跟着苏怀耳濡目染,文学修养也是一日千里,加上他也学了几分自己老师的调侃风趣,在苏门中也算是对联头号高手。
  
      论真实水平,其实早已经超越了海哥,顾让这些成名人物了。
  
      那叫卡尼的青年,是欧美文联最近冒起的后起之秀,又是文坛巨擘托尔金的孙子,哪里受过这种侮辱,顿时怒道;
  
      “郭先生,你今天咱们是文坛盛会,你怎么能出口成脏,难道这就是你们华夏的礼仪之道!?”
  
      欧美记者们此刻也是格外愤怒,心想现在可是记者会现场,你竟然当着安理会委员的面,自称为“老子”骂别人是自己儿子,这未免太过阴损了!
  
      只听旁边的纪巧巧却是娇笑不以道:
  
      “真是好笑,你上联问的谁是圣人,郭维可是回答这个答案罢了,怎么能说骂人呢?”
  
      卡尼却是冷笑道:“纪小姐,原来你们华夏人认为自称‘老子’,不算是污言秽语啊,可就算是如此,这位郭先生恐怕也担不上这‘圣人’的称号吧,就算是孟子,也不过是‘亚圣’罢了……他说这话,至苏圣人于何地?”
  
      卡尼这话,非常有讲究,儒家孔子被推为圣人,可往下就算是孟子般杰出,也只被称为亚圣。
  
      郭维自称“老子是圣人”,这是把苏怀置于何地?
  
      华夏记者们顿时暗叫不好,这托尔金的孙子,还真不简单,竟然挑拨苏门内部关系。
  
      可此时,郭维和纪巧巧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卡尼微微皱眉不悦道:“不知郭先生在笑什么。”
  
      郭维猛然收敛笑容,冷然讥讽道;
  
      “我笑你书读得少,不知我老师在前年修复道家《道德经》,现今道家已重新奉老子李耳为道家先祖圣人,你问‘谁堪圣人’,我回你‘求问老子’,这有什么错?我劝你回去多读点书在来这里显摆吧。”
  
      这话一说,不光是卡尼,就连托尔金都微微有些错愕,虽然他博览群书,贯通中西,但是却并不知道这几年苏怀带来华夏文化的变革,不知万经之王《道德经》重现人世,更不知作者是李耳,被道教被奉为“老子”。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