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画联点评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画联点评

    众人沉浸在这美景中,仁娜不由兴奋地指着溪湖中堤道上的桥,兴奋问道:“那就白娘子和许仙相遇的断桥吧?”
  
      郭维窘迫道:“不是……那是玉带桥……”
  
      众人都不由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卡尼此时来了精神,见接联队众人气焰高涨,也挺起胸膛朗声念道:“木塔重重,四面七棱八角~~”
  
      显然,卡尼想挽回面子,出了一个上联,想赶紧跳过刚才的话题。
  
      郭维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纪巧巧却笑盈盈地上前,这卡尼一路上三番四次挑衅,苏怀自持身份没有管他,这小子还以为苏门无人了。
  
      众人只看,纪巧巧在卡尼面前扬了了摆手,卡尼一愣,心想莫非纪巧巧已经对出来了。
  
      于是抬头看了看,那被苏怀说得神乎其神的斗拱结构顶,心中一动,接着道:
  
      “斗拱塔,塔顶尖,尖如笔,笔写五湖四海。”
  
      这原本的短联,变成长联,难度顿时难了数倍不止。
  
      没想到纪巧巧微微思索之后,也不回答,只是指了指远处溪湖中的玉带桥,向卡尼拱手之后,又双手平滩,向上一举。
  
      卡尼顿时怒了,心想你是怎么意思?故意逗我是吧,恼道:
  
      “纪小姐,如果对不出下联,就换人就好了,何必故弄玄虚?”
  
      纪巧巧却盈盈笑道:“我已经对了,你难道没看出来?”语气中颇有些惋惜。
  
      别说卡尼没看出来,就连郭维,海哥,顾让都是一头雾水。
  
      这时只看纪巧巧扬起手道:
  
      “这是第一句的下联,叫做‘一掌平平,五指三长两短~’,第二联,我对着溪湖中玉带桥拱拱手,就是‘玉带桥,桥洞圆,圆似镜’,然后两手平摊,向上一举,就是说‘镜照华夏九州’。”
  
      卡尼顿时哑口无言,虽然纪巧巧摆明是在戏弄他,可却如此巧妙地对出他的下联,还想出这种“打哑谜”的方式,奚落他,这份才情,已经不知道比他高明到哪里去了。
  
      心里这才明白,苏门中藏龙卧虎,他根本没资格和苏圣人一较高下。
  
      众人都是呵呵笑了起来,心想卡尼虽然算是西方文坛年轻一代中,很杰出的人物,可比纪巧巧还差得几个量级了。
  
      此时众人走到平台另一边,就看到一位穿着和服的老人,正坐在平台最末尾,对着一副画板,聚精会神的绘画着。
  
      不少人都认出这人是曰本的“酒仙诗圣”吉川菊。
  
      这家伙出名的狂放不羁,不知道会在这里出什么难题呢?
  
      郭维作为苏门代表,上前一步干咳声道:“接联队已经按约来了~”
  
      留着一头犹如金毛狮王蓬松长发的吉川菊,转头过来,扬手把画板上的画递过来,大笑道:
  
      “苏圣人,泰山一别真是久违了。”
  
      “吉川先生,久违了。”
  
      苏怀微微笑着算是打个招呼,心里却想:你这吉川菊花茶还在啊。
  
      不过想想泰山诗会上,这位曰本诗人留下的《独醉吟》,成为酒亭的定名诗多年,也不是俗手,这怕这关不会那么容易过了。
  
      郭维上前朗声道:“吉川先生,既然这里是联关了,那么就请您出上联吧。”
  
      吉川菊大袖一挥,大笑道:“你们何必着急,不如我们从这里先欣赏一下这溪湖的湖光山色。”
  
      说着,他望着远方感叹道:“苏先生真是有眼光,竟然能选了这样一个灵秀之地作为景区,我早上来时,原本是已经准备好了一出上联: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
  
      海哥,顾让听着都是微微一惊,这种叠字对联并不稀奇,但是能出到这么应景,文雅的,却是难得。
  
      如果吉川菊以这个为联关的上联,只怕他们这短短时间内,也很难对出适合的来吧?
  
      可正这么想着,却听旁边的纪巧巧,思索几秒,就缓缓轻声道: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
  
      两人顿时转头过去,都用惊讶的目光望向纪巧巧,而卡尼更是瞪大眼睛,觉得难以置信!
  
      他原本也是恃才傲物的人,却没想到世上有比他才华胜他十倍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这天下第一女才子,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吉川菊也是满脸惊讶,对纪巧巧拱拱手:“纪小姐真是聪慧过人,在下甘拜下风了,苏圣人恐怕都及不上你才思敏捷~”
  
      旁边的郭维和冷哲却都是一笑,心想这你就错了,这叠字联可是咱们老师最擅长了,你是没听过《唐伯虎点秋香》的评书罢了?
  
      不过吉川菊称赞纪巧巧过后,却并不气馁,反而感叹道:
  
      “我在塔顶观溪湖景致,却突然觉得这上联过于累赘,不足以表达出这绝世美景,非得一番丹青才能描绘出这景致之美。”
  
      众人都知道,这吉川菊是浮世绘的高手,刚才就看到他在作画,心想难道他想把自己的画当作上联?
  
      果然,就听吉川菊拉过画板道:“这幅画是在下拙作,请劳烦各位为我品评提字了~~~”
  
      众人接连遭遇之前的“事件联”和“物品联”,也都想到了这幅画就是吉川菊的上联的画联。
  
      可聚精会神瞪眼一看那画,却是都傻住了。
  
      这幅画纸上,什么都没有,而是一整面纸,都被涂成蓝色罢了……
  
      所有人都互相看看,满脸的费解。
  
      这是什么鬼上联!?
  
      就一张蓝画布?
  
      不光是布朗议长和安理会委员们都是一头雾水,就连接联队的众诗人都是摸不着头绪。
  
      这作画题字,以画中景物作上联并不稀奇,比如你画高山环路,那对联者就可以认为上联是“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
  
      只需要在在画布上提上:“高高下下树,叮叮咚咚泉。”就算是对上了。
  
      可吉川菊这画联,却是无山,无水,无人,无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连轻松对出叠字联的纪巧巧,都面露难色,完全不懂这吉川菊卖的什么关子。
  
      众人都一筹莫展之时,苏怀却是迈步向前,提起笔来。
  
      大家都是精神一争!苏圣人终于亲自出手了!
  
      都瞪大眼睛看去,不知道苏大圣人会如何解这个难题。
  
      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苏怀提起笔,并没有写下一个辞藻优美的下联,而是在画布边,打了一个‘叉’,然后又写了一个“二”……
  
      咦?这是什么意思?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