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这蓝色,是天还是湖?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这蓝色,是天还是湖?

    在京都电视台的直播间里,主持人正在大声地为吉川菊造势着:
  
      “吉川老师出了一个令人无法揣摩的题目,上联既不是物品,也不是文字,而是一副画!
  
      也就是说,想要对出这幅上联,首先必须解开这幅画的意思!可这幅画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蓝色!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旁边的嘉宾评论员也信心满满,替吉川菊吹嘘道:
  
      “我们都知道苏怀号称华夏文圣,文字功底据说天下无双,上次在泰山就以一首气势惊人的《将进酒》替下了吉川老师的《独醉吟》。
  
      而这次,显然吉川老师也做了万全的准备,才出一个绝妙的画联,我看苏怀就算再高明恐怕也是一头雾水~!
  
      这不仅仅是文学较量,更是智商的较量~!究竟谁才是炎黄文明中最聪明的民族呢?”
  
      曰本观众此时,也大都忘记了自己也是炎黄文化圈的一员,提到泰山诗会,都是心里隐隐作痛,这苏圣人崛起,不就是上次泰山诗会吗?
  
      这次如果能在这里击败苏怀,起码能抚慰他们多次受伤的心灵了。
  
      他们就不相信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题目,苏圣人还能答的上来!
  
      而金陵卫视转播节目的主持人,却都是在大骂: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虽然本届元宵节的对联活动,没有规定出上联的形式,但是也不能这么胡来吧?哪里有涂成蓝色的一幅画就能当上联呢?”
  
      电视前的华夏观众也是拍桌子骂道:
  
      “这小曰本当自己是毕加索呢?还搞什么印象派啊~”
  
      “这画说什么都可以了?这怎么对出来?”
  
      “这就是胡来!”
  
      在佛塔顶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中,纪巧巧用手微端动人的下巴,考虑着,她其实已经看出这画的端倪了。
  
      海哥见她这模样,不由问道:“纪小姐,你已经看出这画的玄机了?”
  
      纪巧巧微微点头道:
  
      “是啊,海老师,这吉川先生其实已经给出了提示,说自己画的是这溪湖美景,你觉得这溪湖美景中,有什么是蓝色调的?”
  
      海哥一愣,抬头一看万里无云的蓝天,恍然拍手道:“是蓝天!!”
  
      顾让却补充道:“不止,还有这倒映蓝天的湖水。”
  
      郭维和冷哲听着都在也都是反应过来,在心里暗自佩服,这海哥,顾让虽然没有什么急智,但是见识却比他们强,已经看出这画中的玄机来了。
  
      可纪巧巧虽然猜出画中端倪,却依然叹息道:
  
      “可真正难的是,这画中,到底是蓝天还是碧水?这个怎么判断呢?我却是没有头绪……最后只怕必须评审来断定了。”
  
      众人这才恍然过来,说到底,这画联究竟是刁难,还是巧妙,最后的评判都在联合国安理会这些委员身上,而刚才摆明了苏怀已经得罪了布朗议长那些人……
  
      可想而知,现在苏怀就算猜出上联的内容,比如认为这画联是:“天碧如蓝”,那么他写出下联是:“水净似镜”,可一旦吉川菊却一口咬定自己的上联是:“湖映碧天”,那么同样可以判断苏怀输。
  
      这就是说,这画联实际上是一个陷阱,无论苏怀写出什么下联来,都很可能被判输掉。
  
      一切都得看布朗议长的意思了。
  
      众人忧心中,却见苏怀上前,提笔竟然写下一个两笔打出一个叉(X),然后在后面又写了一个“二”字。
  
      众人看着都是满脸疑惑,苏圣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既然知道上联不是蓝天,就是碧水,怎么会对出这种对出这种下联?
  
      可纪巧巧,郭维,冷哲等人心念一动,都猜到了苏怀是什么意思了。
  
      郭维不由大声嚷道:“好!!对得好!!”
  
      冷哲也拍手道:“妙啊~~!”
  
      刚才碰了一鼻子灰的卡尼,听到两人起哄,不由皱眉道:“什么好,什么妙,两位何不解释一下吧?”
  
      郭维双手插在胸前道:
  
      “你这还不明白啊?吉川老师出的这副画联,暗藏两种意思,或蓝天,或碧水,无论你写哪个下联都会判错。”
  
      冷哲接口道:“所以嘛,老师打了个叉(X),然后写个二的意思就是,两个答案,无论回答哪个都是错!不如不回答!”
  
      电视机前原本不知上联意思的华夏观众,此刻听到两人解释,这才恍然大悟,顿时对着电视大骂道:
  
      ‘好个小曰本,这是耍阴招啊!?”
  
      “根本就是给人苏老师下套啊!”
  
      “还好苏老师聪明!揭穿了这小曰本的阴谋。”
  
      “混蛋,来这套,真是卑鄙~~”
  
      郭维和冷哲故意在直播中这么大声道出吉川菊的阴谋,就是想掀起舆论的质疑,让吉川菊的意图暴露,不让布朗议长有包庇的机会。
  
      布朗议长原本立场中立,并没有和出联队沟通好,此时被郭维冷哲这么一提醒,心里也是来了气,心想你们是把我们安理会当猴耍吗?
  
      冷着脸对吉川菊质问道:
  
      “吉川先生,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用两种模拟两可的上联,来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吗?”
  
      此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布朗议长语气越发严厉,一旦发觉哪一方在算计安理会,他都会毫不留情的下狠手,直接对其
  
      文联下手惩罚。
  
      安理会的权威是绝不容动摇的!
  
      现场的元介一和锦织一互看一眼,都是吓得心脏猛跳。
  
      这吉川菊这次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临时改的题目,被人戳破了,这可要把他们曰本文联都搭进去了!
  
      可此时,就看吉川菊微微一笑,拱手道:
  
      “布朗议长,我想是华夏文联的各位是误会了,我根本没有设下圈套的意思。”
  
      “屁话!那你这光画个蓝色是怎么解释?”仁娜在旁边娇声喝问道:
  
      “中间根本没有任何提示这究竟是湖水,还是天空的?你还说不是圈套?”
  
      吉川菊笑道:“没有任何提示,就是最好的提示,因为这蓝色既是水,又是天,而这上联就是……”
  
      吉川菊故意停顿了一下,等众人都好奇望向他,才双目一张,铿锵有力地吐出四个字:“水,天,一,色。”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