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戏曲联?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戏曲联?

    众人都感觉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史蒂金却是微微一笑道:
  
      “不急,让我们先听听这画舫的表演,苏先生难道不想宣传一下你们华夏的传统戏曲吗?”
  
      听着这话,就算是在场记者们也听能出,这这个画舫的上联,必定就是在这戏班演唱的曲目当中。X
  
      苏怀也不作声,任由史蒂金请出画舫中的戏班,戏班演奏的是最近火热的华夏新戏《三国演义》,正是虎牢关的那一场精彩战役。
  
      纪巧巧,郭维,冷哲等人都是专心听着当中的戏词,心想这史蒂金倒是胆子不小子,竟然刚出关于华夏戏曲的联。
  
      仁娜也不由哼道:“这瘦排骨还真是狂妄,竟然敢出《三国演义》的上联,看苏呆子不对死他!”
  
      纪巧巧却笑道:“这史蒂金是写恐怖,最爱吊人胃口,你表明上看到的,绝不会是他真正的目的,我觉得他肯定会来个出其不意的,八成不会是《三国演义》中的联。”
  
      海哥,顾让却都是聚精会神,生怕漏掉当中的唱词了。
  
      众记者们原本也都小心翼翼,生怕漏洞了什么上联的信息,但是这《三国演义》的戏剧实在是很精彩,众人看到当中‘三英战吕布’都瞪大眼睛,看得目不转睛,看到精彩的武戏,都连连拍手叫好。
  
      只有接联队众人,都没有心思看,只是紧张的等待史蒂金的出联。
  
      毕竟现在谁输,哪一方都要承认自己是“蛮夷”,这可在直播中双方赌斗,谁输谁都要颜面扫地,更重要的是,双方不仅仅代表自己,还代表两大民族的面子。
  
      赢了固然是高兴,要是输了……只怕后半身都要被自己国人口水淹死。
  
      此事后演出足足半个小时,直到演到了吕布戏貂蝉中,大家精神都有些绷不住了。
  
      托尔金见那演出貂蝉的女演员嗓音极为好听,不由对卡尼耳语几句,就见站起来,走到画舫主席的柱子上,提笔写上一句:
  
      “妙人儿倪家少女”。
  
      显然是在联关外,额外出题,但这并不违反规定,毕竟苏怀和托尔金赌斗的是,苏怀接上所有下联。
  
      众人都心想:这托尔金怎么知道这女演员姓“倪”?这句上联有什么难的?
  
      海哥刚想上去,就被郭维一把抓住了,道:“海老师,这上联不是吹这女演员的,仔细看,这是上联是‘妙’拆成的‘少女’和‘倪’拆成的‘人儿’,整联奥妙在拆字!”
  
      海哥这才恍然大悟,心说,这差点就上了大当了!
  
      这托尔金这些奇幻文学协会的大师,和曰本人不同,曰本出联比较看中意境,隐喻,而这欧美人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他们欧美的传统是字谜,所以这对联与其说是对联,不如说是字谜。
  
      由两字拆开为一联,出联极有创意,但是对接联的人来说,却是难上加难。
  
      你先要找两个可拆的汉字,而拆开之后,还要正好对上这“妙人儿倪家少女。”
  
      众人都苦思冥想,都难以找到两个字,来恰好对上托尔金这字谜上联。
  
      都只能望向苏怀,苏怀却是正拍着纸扇,摇头晃脑正欣赏上面的貂蝉的唱段。
  
      仁娜正想着急问,却听苏怀转头对郭维道:“这诸葛亮什么时候出来?”
  
      郭维一愣道:“老师你记错了,这时期还有吕布,诸葛孔明还在后面很远,今天只怕是等不到了。”
  
      苏怀连连摇头:“可惜可惜~~”
  
      正摇头惋惜间,旁边的顾让却听着眼睛一亮,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也起身上前,找工作人员提起笔在另外一边的柱子上写道:
  
      “大言者诸葛一人。”
  
      郭维,冷哲顿时拍手叫好:“好!“大诸’两字拆成‘一人’‘言者’!对仗还如此工整,顾老师果然是厉害!”
  
      “佩服!佩服!”
  
      两人见顾让解除难题,都是振奋不以,这场蛮夷之争,他们可一步都输不得。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也都纷纷拍手叫好:“顾老师好样的!”“对的漂亮!”
  
      卡尼微微皱眉,托尔金目光却是看向了苏怀,心中暗自想到,他出这‘倪家少女’,有些牵强之嫌,没想到这苏怀竟然用三国人物名就对上了,显然是比他棋高一着了。
  
      难不成,这种字谜联,华夏古文人也对过吗?
  
      否则,就算苏怀能有本事接上,恐怕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吧?
  
      托尔金心中也是越发怀疑,此时见自己的酒杯酒已经没有了,于是对看你道:
  
      “酒太燥,卡尼给我冰一下酒~~~”
  
      卡尼顿时心领神会,心里一笑,上前又到柱旁写道:
  
      “冰冷酒。”然后对接联组那边拱了拱手,那意思是:“有种再来~”
  
      众人看着都是一愣,大部分人都没看懂这是什么意思,这上联未免太简单了吧,不像是托尔金的水平才对。
  
      胡一南,孟顿都是抓耳挠腮,也想表现一下,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们今天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余地发挥了。
  
      他们看这“冰冷酒”三个字,很是简单,不过是都是“点”字旁,随便想个词并不难吧。
  
      可转念一想,这托尔金一代文字学大师,独自创立了《魔戒》中的“精灵语”,怎么可能出这么简单的上联呢?
  
      当中必有奥妙!
  
      可问题是,他们根本都看不出什么奥妙。
  
      此事众人一筹莫展,苏怀却是看着桌上装饰花瓶中鲜花,伸手拿下一朵,对旁边的海哥好奇问道:
  
      “海老师,你为人风雅,对这风花雪月向来懂得多,这是什么花呢?”
  
      海哥看了看却是苦笑道:“这是丁香花啊。”
  
      “哦……我听说这丁香花可以做茶,不知道配这冰冷酒,怎么样呢?”苏怀好奇问道。
  
      海哥虽然听不出这两者有什么联系,但见苏怀对他眨眼,也知苏怀在提醒自己,“冰冷酒”的上联,下联可以对“丁香茶”。
  
      虽然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两者有什么联系,但是他对苏怀是百分之百信任的,咬牙起身,在另外一边的柱子上写出“丁香茶”三个字。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出联出的莫名其妙,这下联对得到是简单,面前也算是可以吧,说不出有什么不好的。rw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