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酒和茶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酒和茶

    新欧的网络直播间里,也讨论热火朝天,纷纷都觉得这次的对联,双方都大失水准。
  
      “托尔金老爷子,这是喝多了吧?怎么会出这种简单的上联?”
  
      “是啊,苏怀可是连‘水天一色’都能对出来的啊!这冰冷酒别说苏怀了,我都对的出来,比如——汉堡包!”
  
      “什么汉堡包,你偏旁没有相似性,冰冷酒都有点!”
  
      “这也不难啊,比如柠檬茶,都有‘十’字吧?”
  
      “可这丁香茶,是什么意思呢?”
  
      “我觉得不好,但是也说不出哪里不好,他也都有‘丿’啊……是吧。”
  
      “有些牵强,也勉强算可以吧。”
  
      直播间里主持人都评论道:“可能是之前是双方精彩的对联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中间难免不能每副对子都能保持高水平。”
  
      此时各国观众正在热烈讨论着呢,《三国演义》的戏曲终于结束,演员们纷纷谢幕,画舫内掌声如雷。
  
      此时一边的卡尼才满脸兴奋地站了起来,对苏怀鞠了一躬:“苏先生承让了!”
  
      对面郭维马上起身,反驳道:“别行礼,说清楚,什么承让不承让?这丁香茶对冰冷酒,有什么不对的吗?”
  
      众人也是满头雾水,布朗议长也沉声道:“托老师,麻烦你解释一下当中的原理吧。”
  
      此时托尔金对卡尼点了点头,卡尼就趾高气昂地走上前去,在“冰冷酒”后面加了六个字“一点,两点,三点。”,然后很得意地拍了拍柱子道:
  
      “这才是完整的上联~~~~”
  
      仁娜看着顿时怒道:“你放屁!哪里有出联出一半的,而且这‘冰冷酒’跟‘一点,两点,三点。’有毛线关系!?”
  
      卡尼见仁娜发飙,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极为克制,很是绅士地道:
  
      “仁娜小姐误会了~其实这上联中,前三个字的偏旁是暗的,后面六字注释是明的,明暗结合,巧妙之极,普通人确实很难看得出来。”
  
      仁娜听着一愣,又看了看那上联却是,却是鄙夷笑了起来:
  
      “笑话,你会不会数数,这后面的‘冷酒’,却是是‘两点,三点。’可这第一个‘冰’字哪里是‘一点’,明显是‘两点’……”
  
      仁娜这话说完,满以为接联队众人都会赞同他,却发现大部分人都是若有所思,而纪巧巧更是秀眉微蹙,似乎察觉到了不妙。
  
      但是布朗议长等人,都是赞同仁娜的看法,纷纷点着头。
  
      华夏观众在电视前看着,也都是嚷起来:
  
      “这托尔金是老糊涂了吧,这冰字明明是两点水啊~”
  
      “哈哈,他是不是有老花眼啊~”
  
      “故弄玄虚,把自己搞糊涂了吧!”
  
      就看此时的卡尼,虽然尽量收敛自己的那得意笑容,眼角的笑意却一点都藏不住了,转头望向苏怀解释道:
  
      “这汉字是华夏人发明的,苏先生也说这华夏古人智慧超越我们,莫非各位不知,这‘冰’字,在古代华夏的写法应该是……”卡尼边说着,边上去在柱子上,写了一个‘氷’字。
  
      这时候仁娜顿时都看得一呆,然后才恍然大悟过来,顿时怒道:
  
      “既然你出的是华夏以前的古汉字,为什么你刚才在柱子写的是现代的‘冰’!?”
  
      卡尼转头对苏怀笑了一下,菜解释道:“我想以苏先生的汉字修为,自然是看得出当中的玄妙,难道连我这蛮夷都懂的,苏先生能看不懂?”
  
      卡尼这话里充满着讥讽,刚才他输得一败涂地,可那是他自己,现在他有自己爷爷托尔金这位大文豪撑腰,顿时气焰高涨起来。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此时,才看明白这上联的奥妙,顿时都是抱着脑袋惊呼道:
  
      “我靠~!这联出的太狡猾了!”
  
      “怎么能用古汉字!这分明是故意误导。”
  
      “这托尔金也太老奸巨猾了吧!”
  
      “他要是直接写,氷冷酒,一点两点三点,苏老师一定能对上来的,可他故意写省略了后面的一段,又用了简体,简直是阴险!”
  
      “完了,这丁香茶,怎么都对不上啊……”
  
      “这怎么搞?”
  
      此时郭维,冷哲,海哥,顾让等人的手心都在往外冒着冷汗,原本这一联对不上也没关系,毕竟这不是守关联,可刚才苏圣人和托尔金赌约,哪一方文人输了,就自认是“蛮夷”,他们输了这场,就等于是代表华夏先人输了啊!
  
      此时托尔金也是微微笑了起来,对苏怀道:“苏先生,看来你们华夏古人并没有把所有对联,都摸得通透嘛……”
  
      苏怀听出他笑声中的得意,不由奇怪地望着他:“托老师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我这丁香茶,对得有错吗?”
  
      托尔金满脸奇怪,一旁的卡尼却冷哼道:“怎么?这丁香茶,怎么对一点,二点,三点?难道你要衍生出一木,两木,三木?”
  
      苏怀没有说话,也让海哥过来耳语一句,海哥顿时满脸欣喜,上前到另外一边柱子上提笔写道:
  
      “百头,千头,万头。”
  
      众人一看,都是站了起来,可都不明白这“丁香茶”哪里有“百头,千头,万头。”
  
      卡尼哈哈大笑道:“什么百头,千头,万头,难道这丁香茶不是论杯算,而是论头算?”显然完全没看懂。
  
      不光是他,电视前的观众也几乎都没看懂。
  
      此时纪巧巧才欣喜道:“原来是这样,你们看看这百,千,万上面的部首!!!”
  
      众人仔细一看,这才纷纷叫起来了:“原来是上头的部首!”“这头说的是偏旁头!”
  
      原来这‘百’字的上头是“一横”,而“丁”字的上头也是“一横”。
  
      而“千”字的上头是“一撇”,而“香”字的上头也是“一撇”。
  
      而“万”的上头是……咦,不对啊!这万字上头是“一横”而“茶”之上头是“草字头”啊!不一样啊!
  
      卡尼刚想大笑讥讽苏怀两句,却被托尔金一手拉住了,只听布朗议长突然好奇问道:
  
      “这‘茶’的古代汉字怎么写?”
  
      只听纪巧巧笑答道:“茶古代汉字还是茶,但是这万却是……”说着纪巧巧上前,在柱子上写出一个“萬”!!
  
      赫然间,全场都是响起一阵惊呼声!
  
      最后的“茶”果然是“萬字头”!
  
      这苏圣人不仅仅是对上如此刁难的一题了,而且看出对方隐藏了一个古代汉字误导他,他竟然同样用一个古代汉字回应!!
  
      卡尼刚才说,托尔金出的上联是:“明暗结合,巧妙之极!”
  
      而这苏圣人的下联,更是以繁体对繁体,让这对境界又更进了一层!
  
      简直是完全把托尔金这位文字大师,玩弄于鼓掌之中啊……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