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不送玫瑰送丁香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不送玫瑰送丁香

在布朗议长等人看懂苏怀的这“丁香茶”下联之后,均被苏怀的绝世才学,给震的头皮发麻,卡拉夫人望着苏怀更是钦佩,好奇问道:
  
  “苏先生,你能这么快对出托老师出的上联,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华夏古人做过相似的对联?”
  
  苏怀谦虚道:“我哪里有这个本事,不过是看过华夏古人有类似的对联,而且这是关乎一个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卡拉夫人立刻来了兴趣,满脸好奇地问道:“苏先生,能跟我们讲讲吗?”
  
  苏怀拿起花瓶中的丁香花,侃侃道:
  
  “其实,虽然西方把玫瑰誉为爱情之花,但是在我们华夏,丁香才是爱情之花。
  
  古时,有位年轻英俊的书生赴京赶考,天色已晚,投宿在路边一家小店。
  
  店家父女二人,待人热情周到,书生十分感激,留店多住了两日。
  
  店主女儿看书生人品端正、知书达理,便心生爱慕之情;书生见姑娘容貌秀丽,又聪明能干,也十分喜欢。二人月下盟誓,拜过天地,两心相倾。
  
  有天,姑娘想考考书生,提出要和书生对对子。书生应诺,稍加思索,便出了上联:‘氷冷酒,一点,二点,三点。’
  
  姑娘略想片刻,正要开口说出下联,店主突然来到,见两人私定终身,气愤之极,责骂女儿败坏门风,有辱祖宗。姑娘哭诉两人真心相爱,求老父成全,但店主执意不肯。
  
  姑娘性情刚烈,当即气绝身亡。店主后悔莫及,只得遵照女儿临终所嘱,将女儿安葬在后山坡上。书生悲痛欲绝。
  
  不久,后山坡姑娘的坟头上,竟然长满了郁郁葱葱的丁香树,繁花似锦,芬芳四溢。书生惊讶不已,每日上山看丁香,就像见到了姑娘一样。
  
  一日,书生见有一白发老翁经过,便拉住老翁,叙说自己与姑娘的坚贞爱情和姑娘临死前尚未对出的对联一事。自发老翁听了书生的话,回身看了看坟上盛开的丁香花,对书生说:‘姑娘的对子答出来了。’书生急忙上前问道:‘老伯何以知道姑娘答的下联?’
  
  老翁捋捋胡子,指着坟上的丁香花说:‘这就是下联的对子’。
  
  书生仍不解,老翁接着说:‘氷冷酒,一点,两点,三点;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
  
  书生听罢,连忙施礼拜谢:‘多谢老伯指点,学生终生不忘。’
  
  老翁说:‘难得姑娘对你一片痴情,千金也难买,现在她的心愿已化作美丽的丁香花,你要好生相待,让它世世代代繁花似锦,香飘万里。’
  
  话音刚落,老翁就无影无踪了。从此,书生每日挑水浇花,从不间断。丁香花开得更茂盛、更美丽了。
  
  后人为了怀念这个纯情善良的姑娘,敬重她对爱情坚贞不屈的高尚情操,从此便把丁香花视为爱情之花,而且把这幅‘联姻对’叫作‘生死对’,一直在大灾难之前的华夏民间流传。”
  
  电视机前的观众,原本心思都在对联比试之上,没想到这苏怀竟然说出这对联中,这样一番凄婉故事,都不由听着如痴如醉。
  
  就连欧美观众,都不由扼腕感叹:
  
  “怪不得苏怀能一下子就对上呢!原来真的是华夏古人对过的。”
  
  “这托尔金自以为聪明,没想到撞到枪口上了啊~~”
  
  “呜呜呜,这故事太感人了~”
  
  华夏观众也是听得入神,也都是恍然大悟:
  
  “难怪呢,苏老师把这下联从‘丁香花’改为‘丁香茶’,不光是更配了这‘氷冷酒’,更是免得别人说他和托尔金对了个‘姻缘对’啊~~!”
  
  “哈哈,人家是俏书生配美娇娘,这苏老师看着托尔金这老头,心中肯定是尴尬死了。”
  
  “还好苏老师机智,改‘花’为‘茶’,否则真要出大事了~哈哈。”
  
  托尔金此刻却是头皮都要炸了,旁人都被苏怀述说的爱情故事弄得如痴如醉,却没注意到苏圣人在这华夏元宵节,正大力推行他们华夏的文化!
  
  要知道,在西方代表爱情的花是玫瑰花,而玫瑰花的来历是源自一个希腊神话故事,可远不如这“姻缘对”凄美,婉转。
  
  今天过后,只怕往后的“情人节”,就有不少人从送玫瑰,要改成送丁香花了,这直接摧毁他们欧罗巴的文化传统了!
  
  况且玫瑰还是英吉利的国花!这让身为英吉利的托尔金,感到胸口郁闷不以,没料到自己出的对联,竟然被苏怀巧言令色,变成毁灭他们欧罗巴文化的工具了!
  
  此时,在电视前,已经有不少花商,都是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去多进一些丁香花!!马上情人节就要到了,这可是一年中卖花最好的商机了!
  
  现在还没有人预料到,苏圣人一副对联,一个故事,就让玫瑰花这个情人节产业,遭遇重创。
  
  此刻画舫现场的史蒂金也是忍不住了,轻轻拍手道:
  
  “苏先生编得一个好故事啊,果然不愧是编剧出身。”
  
  苏怀还没有回击,旁边的布朗议长,却是淡淡地道:
  
  “编故事也好,民间流传也罢,这也不是今天的重点,史老师今天让我们听了这么久的戏,可以出联关题了吧,按照规则,你这上联可必须是关于这个戏剧的,否则可是犯规。”
  
  这时,在场媒体记者们都有些意外,显然,安理会方面在经过了这几轮的对联比试之后,已经开始站到苏怀这边了。
  
  其他人错愕间,只有苏怀心中暗笑,这布朗议长对自己示好,可不光是觉得自己对赢,更重要的是,他还想让自己给他修复古欧罗巴的建筑历史呢。
  
  史蒂金也感觉到布朗议长在给他压力,顿时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这联关题,当然是和这戏曲有关的。”说着,也走上前去。
  
  接联队众人都好奇地看着他,心想不知道这位“恐怖之王”究竟会出什么难题,来刁难他们呢?
  
  只见这史蒂金举起他细长的胳膊,他身边主席台的柱上写出一个“盛”字……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