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七盛联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七盛联


      众人都心里暗想,盛……这《三国演义》中,有什么是盛?似乎也没有武将名字有盛吧?
  
      海哥不由轻声问郭维道:“三国中可有人名字中有盛?”
  
      郭维道;“有位叫陈盛的武将,但是却并不知名……”
  
      正说着,就看这史蒂金写出第二个字竟然还是“盛”。
  
      众人顿时都倍感诧异,连着两个“盛”字,是什么意思?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巴,史蒂金提笔继续写出第三个“盛”字,接着继续写着,直到写到第七个“盛”字才停下来。
  
      众人都纷纷互相看着,纪巧巧不由问道:“史老师,你这联是不是还差几个字?”
  
      史蒂金放下笔坐回座位,冷然道:“一字不差。”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这联究竟是什么意思?七字联全部是同一个字?这怎么成联,又怎么关于《三国演义》这部戏曲呢?
  
      各个台的主持人和嘉宾都在探讨:
  
      “这上联究竟是什么意思?”
  
      “七个盛字,怎么能叫做联呢?”
  
      “如果按照字面的意思,盛字,应对衰,可也不必连写七个之多吧?”
  
      史蒂金见全场人都被自己这联难住了,心里颇为得意,故意问苏怀道:
  
      “苏先生,你们华夏古人可做出过类似的对联?”
  
      众人目光都望过来,苏怀却是淡然道:
  
      “这种同字联,也并不稀奇,南宋时王十朋,就做出一副对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卡拉夫人听着很是疑惑,好奇问道:“咦,这对联有什么名堂?”
  
      苏怀轻描淡写地道:
  
      “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字,有不同读音,不同的意思。
  
      这三种解法为。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浮云长涨,长长涨,长长消.
  
      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浮云长长涨,长涨长长消.”
  
      众人听着都是恍然大悟,心中暗想,原来这同字联竟然是这样解啊!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苏怀说的这联毕竟似乎有一副完整的句子,而史蒂金出的这联却是只有一个“盛”字重复,根本不成句,这是什么意思呢?
  
      史蒂金此刻听苏怀这么说,却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更为自信道:
  
      “苏先生果然是大才,竟然能解出这同字联的奥妙,可我这出联可比那王十朋困难多了,毕竟我只能在这《三国演义》的戏曲之中来出题,可没办法随心而做。”
  
      史蒂金话里话外,似乎强调自己这上联是《三国演义》戏曲中的,这可是把众人难住了,怎么都想不同这七个“盛”,和三国演义有什么关系。
  
      众人都是埋头苦想,却怎么都琢磨不出任何头绪来,刚才的“氷冷酒”多少还可以从字面上看出些端倪,可这“盛”就一个字,读音也只有“成”一个多音。
  
      可“盛”“成”两字,根本够不成一个具体意思。
  
      虽然知道了解法,可任凭众人绞尽脑汁,却还是摸不到脉络。
  
      苏怀此时端坐一旁,也不卖关子了,在冷哲面前写了个“行”字,冷哲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在另外一遍柱子上也写下七个“行”字。
  
      不过这下联写出,现场却依然是鸦雀无声。
  
      上联众人看的一头雾水,下联也是犹如天文……这联关的应对,就连这些文坛顶尖人物,都无法揣摩,别说是其他的吃瓜群众了。
  
      史蒂金面无表情,眉头却微微皱了皱,也看不懂苏怀这下联的意思。
  
      众人都是面面向觎间,布朗议长忍不住干咳一声道:
  
      “史老师,你现在可以公布你这上联的意思了,这七个盛字是何意?”
  
      史蒂金颇为自得地拍了拍自己大衣,站了起来,走到提联的木柱边,道:
  
      “这盛字,有两种多音,一种读做‘成’,一种读做‘场’……”
  
      这话一说,郭维顿时就不服地嚷起来:“根据新出版的《华夏大字典》来看,这盛只有‘成’音,哪里有‘场’音?”
  
      史蒂金那张苍白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玩味的笑容道:
  
      “请问郭先生,你们刚才听的《三国演义》是什么戏?”
  
      “古绍兴戏啊。”郭维道,这是他们华夏大灾难后流传下来的戏曲戏唱腔之一。
  
      “那我问你,这古绍兴方言中,盛怎么读?”
  
      史蒂金的问话,让郭维顿时愣住了,直接望向了边上那些演员,那‘貂蝉’怯生生地道:“确实可以念‘场’……”
  
      众人都大呼上当,这史蒂金仿佛强调让他们注意《三国演义》戏曲,却没想到,这联不是用的戏中内容,而是用得这绍兴古语,他们谁会知道啊!
  
      “可这,成,场两字,有能成什么联?”卡拉夫人还是不明白道。
  
      “卡拉夫人,这联你要多读才能知道其中意思,不如这上联的一三五六字都读成‘成’,把二四七字读成‘场’,连着读试试。”史蒂金道。
  
      “成场成场成成场……”卡拉夫人一读快之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声音不就是刚才台上演戏时,敲锣鼓的象声词吗!?
  
      众人都是惊讶地张开嘴巴,
  
      我靠……这都行,不光用方言,还加上用象声词!?
  
      还有这样出联的!这家伙简直是太贼了!
  
      仁娜顿时都怒火中烧,起身指着史蒂金骂道:“你既然是用象声词,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非要误导我们仔细听《三国演义》,简直是混蛋!”
  
      这联跟《三国演义》有毛关系啊!随便什么戏,都是要用这锣鼓吧。
  
      史蒂金却道:“奇怪了,我是让你们注意听戏曲,难道这锣鼓就不是《三国演义》戏曲中的一部分吗?”
  
      他一开始就蓄意误导,就是让接联队的人产生误解。
  
      说完,史蒂金转头望向苏怀道:“现在苏先生,你可以解这下联了吗?”
  
      苏怀却是用奇怪的表情望着他:“史老师不是已经帮我解了吗?”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