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救命诗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救命诗

安理会的布朗议长开口,双方自然是不答应都不行,德义无奈咬牙道:“好,那就听布朗议长的。”
  
  苏怀也点头道:“就按照布朗议长说的吧,我没意见。”他其实也就是吓唬这小亲王,他明知王先生人是来掉包文物的,怎么可能去把事情闹大。
  
  布朗议长见双方都很给自己面子,也是非常满意,对德义亲王笑道:
  
  “亲王阁下,今天是元宵节,你可以出任意诗词对联题目,来考苏先生。”
  
  苏门众人都是偷笑起来,苏老师刚才可是连托尔金几个人都难不倒,你个亲王能出什么题目难倒老师?
  
  可真偷笑呢,却听到德义想了想,打量了一番苏怀道:
  
  “好啊,都说你苏圣人诗写得好,那我就考你诗就好了,这摔坏这么珍贵的文物的人原本该打,要你能在一首诗中写出8个‘不打’,字面上又不出现一个‘打’字,我可以不追究这事,否则,你们的中华公司就承担全部赔偿。”
  
  仁娜听着脸色一变,这意思是说,要从9000万要赔到一亿8000万!?你们也太不要脸了!
  
  众人都没想到这德义亲王竟然出题如此刁钻,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这要写出“不打”,又不能有“打”字,这怎么下笔。
  
  托尔金顿时都微微笑了起来,看来这曰本亲王并非草包吗,起码刁难人还是有一套的。
  
  而面对如此刁难,苏怀却是不以为意,轻轻展开折扇:“好,那你且听好了。”
  
  众人都是一惊,怎么这苏圣人说来就来?
  
  托尔金想到刚才苏怀的神奇,顿时朗声道:“亲王阁下,这作诗是要有诗题的,你不出题,让苏先生怎么好下笔。<>”
  
  德义经托尔金提醒,这才想起来,嗯了一声道:“这我倒是忘记了,那就以‘夜’为题吧。”
  
  苏门众人都是回头狠狠瞪了眼托尔金,这老爷子还真是狠辣,原本题目就已经这么难了,你还要难上加难,规定在一个范畴中,这就算是苏老师,也不可能答上来了!
  
  仁娜正好抗议,却听到苏怀一摆扇挡住她的嘴,然后悠悠走向前,在众人面前来回渡步思考。
  
  德义亲王顿时冷笑不以,心想这么难的题目,我就不信你能有办法应付,转头对布朗道:
  
  “布朗议长咱们这也要规定时间,我还有事要忙,不能无限制的等下去吧。”
  
  布朗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托尔金就道:“本届元宵节活动对联都是要求在五分钟之内,不如就以五分钟为限。”
  
  德义亲王听玩,就转头对自己秘书官道:“你马上开始计时吧。”
  
  布朗议长此时都微微皱眉,觉得这托尔金有些不像话了,对联再难也很短,这诗起码要写8句,5分钟哪够?
  
  可当布朗议长刚要替苏怀说话,就听苏怀的悠然的吟诵声传来了:
  
  “月移西楼更鼓罢,渔夫收网转回家。”
  
  郭维听着顿时惊喜叫道:“这是不打鼓,不打鱼!两个不打了!”
  
  而苏怀第二句念来:“雨过天晴何需伞,铁匠熄灯正喝茶。<>”苏门中又有人喝彩道:
  
  “这是不打伞,不打铁!四个不打~!”
  
  德义亲王顿时愣住了,心里一惊,这……都行!?
  
  而苏怀每念一句,苏们的人都喝彩一阵:“樵夫担柴早下山,猎户唤狗收猎叉。”
  
  “哈!这是不打柴!不打猎!”
  
  “美人下了秋千架,油郎改行谋生涯。”
  
  “妙啊~~这是不打秋千,不打油啊!八个不打~~哈哈哈~!!”
  
  不到一分钟,一下子这八个“不打”就出来了,而且里面还没有半个“打”字。
  
  众人正想喝彩呢,德义亲王却满脸不服,心想这不就是打油诗吗!?你堂堂苏圣人,怎么能拿这种东西糊弄过去!
  
  可还没来得及发飙,却听苏怀竟然还没有念完,后面还轻悠悠念了四句:
  
  “难忘金陵万里血,国耻岂待儿孙平
  
  愿提十万华夏民,越马扬刀入东瀛。”
  
  顿时,现在就犹如冷风过境,不少人都打了一个抖索,众人都不敢作声,不悦而同望向德义亲王,而德义亲王已经在嘴边的抗议,硬生生憋了回去。
  
  苏怀这是在提醒他,你别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被摔碎的那文物又是从哪里来的,再敢多嚣张一句,这溪湖景区十万华夏民众,虽不能“越马扬刀入东瀛”,但把你小亲王扔到湖里,可是没半点问题的!
  
  德义亲王这看着苏怀面无表情的望着这边,分明是威胁他!明明想怼回去,可一想到这里是金陵……顿时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竟然不敢多说一句了。<>
  
  布朗议长心里暗道这苏圣人发飙,万一在元宵节闹出什么群众运动来,他可挡不住,于是干咳一声:
  
  “亲王阁下,我看这诗中却有八个‘不打’,也没有提半个打字,苏先生这题可是答上来了。”
  
  德义有些不甘心地点了点头道:“好……”指了指那个女员工道:“你可以走了,这里不关你事了。”
  
  仁娜顿时怒道:“不是说好了,这诗作上来了,你就不追究了吗!?”
  
  德义亲王冷然道:“我说了不追究,没说不追究几人,这一首诗一个人。”
  
  苏怀刚才当面威胁他,他怎么都不甘心缴械投降。
  
  剩下那男员工对苏怀拱手道:“苏老师您不用管我,我就是小人物,贱命一条,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不碍事。”
  
  苏怀却摆手道:“德义,你再继续出一题吧,这次最好难一点。”
  
  刚才那“救命诗”相传是明朝才女朱淑贞做的,而琼瑶阿姨在《还珠格格》中又稍做修改了一下,更文雅了一些,看过《还珠格格》的人,人人都会念,在苏怀看来实在太小儿科了。
  
  德义听苏怀竟然还敢接招,这次也是下定决心,要出首最难的,于是狠声道:
  
  “好!苏先生既然这么大口气,那我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还是春节中,那就请你苏圣人以‘春’为题,做首词吧。”
  
  众人心想,这题这么简单?以春为词的题,还是词,在场任何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正这么想着,德义亲王却朗声道:“唯一的要求是,这首以春为题的词中,要有50个春字。”说着转头就对秘书官道:
  
  “开始计时吧~~”
  
  众人听着都怒了,这什么意思啊,就5分钟,你要50个春的词?平均一分钟10个!?6秒想一个?这时间哪里够!
  
  你这是故意出这种耗时间的题,硬逼苏老师认输是吧!
  
  可还没等众人来得及抗议呢,却听苏怀直接念了出来:
  
  “春风,春暖,春日,春长,春山苍苍,春水漾漾。春荫荫,春浓浓,满园春花开放……”
  
  布朗议长和安理会众人都惊了,我的天,你就这么直接就来了啊!!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