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最后那联是什么?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最后那联是什么?

    这下子在场众曰本诗人都站了起来,各个都是满脸“这不可能”的表情,直到托尔金把苏怀那些“无情对”念了一遍,众曰本诗人才都满脸呆滞,陷入沉默中。
  
      这种感觉,好像又回到苏怀在泰山之巅,给他们那种碾压感,苏怀明明是一个人,可却能给你一种高不可攀,无法度量的浩瀚感。
  
      作为一名文人,在苏怀面前,你能深刻的理解“渺小”这个词的含义,过了好一会,众人才都低声感叹道:
  
      “他这能对上来?”
  
      “如是我闻,对安非他命……真是亏他想的出。”
  
      “问道南山,他竟能对出盘尼西,这真是神来之笔。“
  
      托尔金看了看一言不发的东山纪,沉声问道:“东山先生,你还是一直在想那个千古绝对的上联吗?”
  
      东山纪微微点头,缓声道:“这联从我偶得以来,已经思索了一年之久,现在又集合这么多同僚一起,集思广议,却依然没有解出。”
  
      吉川菊,锦织一输给苏怀之后,就跑回来了加入了东山纪的研究组。
  
      为了这幅在古书中找到的千古绝对,保证一定能难倒苏怀,东山纪已经不知道花费了多久时间来验证。
  
      只有集合所有人的力量,绞尽脑汁,挖掘自己的极限,如果还对不上下联,他才确定这是真正的“千古绝对”。
  
      “那东山先生的意思是,苏怀绝不可能解出吗?”托尔金试探地问道。
  
      “根据那本古籍中记载,这上联确实连华夏古人都不曾对上,苏怀的民间资料中必然也没有记载,他就只能靠自己。”
  
      东山纪说着,用坚定的表情道:“我可以确定,他绝对不可能对出下联。”
  
      托尔金却是怀疑道:“东山先生之前的判断,应该是基于苏怀的本事,主要是靠了他的华夏古资料吧?可刚才他能对上那些无情对,已经证明了他不只是靠那些资料……”
  
      尼尔盖和史蒂金同样是抱有这个疑问。
  
      东山纪却是沉稳道:“我之所以做出这个判断,没有半点小看苏怀的意思,主要是基于三点原因。
  
      第一,我知道苏怀学究天人,天赋远胜于我,所以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思索,希望能解出这题,而现在还有这么多同僚和一起研究,但却依然找不到好的下联,苏怀再聪明绝顶,也不过一人,没理由胜过我们这么多人。
  
      第二,就算苏怀有这本事,真能对出下联,但是今天比赛对联的有时间规定,只有区区五分钟,时间上也不够。
  
      第三,这次是景区定名联,出题要符合溪湖景区的风景,哪怕是他真能在规定时间内解出此联,可他如果用了溪湖景区之外的词语,那么同样不算对出。”
  
      东山纪说完,目光坚定地望向了托尔金道:“基于这三个理由,我坚信最后我们不会输。”
  
      托尔金听着东山纪这番分析,心情安定了不少,转头看向史蒂金,尼尔盖道:
  
      “你们怎么看?”
  
      史蒂金满脸冷漠,低声道:“托老师你看过这上联,心中有谱,但是我们却都没看过,我还不信真能有难住苏怀的上联。”
  
      尼尔盖也道:“东山先生,现在你该给我们见识一下那千古绝对吧,我们也想研究研究。”
  
      之前双方商量出联时,曰本方面就坚持,在最后溪湖广场定名联,就一定要用他们这“千古绝对”。
  
      奇幻文学协会原本不同意,但是东山纪给托尔金看了那“千古绝对”之后,托尔金当场就同意了。
  
      而曰本人保密工作做的极好,除了托尔金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那上联是什么。
  
      今天奇幻协会三剑客,都被苏怀挫败,心里均是愤愤不平,还想出最后一联,挽回面子,如果这时东山纪还卖关子,他们就真的不服了。
  
      东山纪想了下,也终于点头道:“好,既然这样,两位也来参与这联的研究吧,反正现在还有古董拍卖会,我们还有时间。”
  
      说着东山纪拉过两人的手,分别在两人的掌心,用笔划写出了五个字。
  
      两人都是一愣,然后才异口同声道:“这是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联!?”
  
      东山纪做一个嘘的手势,沉声道:“请两位务必保密,如果想到了下联,可以告诉,我们马上取消这联,用二位的创意。”
  
      史蒂金和尼尔盖互看了一眼,心里都是同样一个念头……比起来他们之前出的根本就是小儿科啊,果然……能难倒苏怀这位华夏文圣的,只能是华夏古人啊……!
  
      此时,苏怀众人到溪湖广场中心时,现场已经是人山人海。
  
      他们的浏览车,从酒坊街一路行驶,看到各出花灯,灯笼,还有不少穿着景区古装的年轻姑娘在拍照。
  
      这仿汴梁的古街上,小商贩吆呼声,和人群的喧闹声一起,路旁的灯笼上,写着各种灯谜对联,还有单身年轻男女古街的爱情树上,买上一个小副牌挂在树梢,留下上联,希望有缘人能接上下联。
  
      这情景,就好像回到了华夏古时,元宵节那种风雅感觉。
  
      “还是过咱们华夏自己的节日好啊~”苏怀不由感叹了一句,这样吟诗作对的恋爱方式,可真比现代式的相亲查户口,浪漫多了。
  
      这已经多少年,苏怀都没看到这样的元宵节氛围了。
  
      一旁仁娜奇怪道:“看你说得,你好像以前过过元宵一样?”
  
      苏怀哈哈一笑道:“到了~”
  
      众人到了会场现场,不过观众并不知情,他们是从后面的地下停车场里上来,溪湖广场上正表演着舞龙等传统文化节目。
  
      广场对面的酒坊街的那个三楼高的古楼台,则相当于是贵宾席,居高临下视角极好,而且可以不受其他游客的打扰。
  
      在这段时间,苏富比集团早已经是把拍卖华夏文物的事情,宣传得人尽皆知了。
  
      所以虽然大家都很期待最后的那个压轴对联,苏圣人究竟能不能对上来,但同时也很好奇这个拍卖环节。
  
      苏怀和布朗议长并肩而行,上了那个造型优雅的阁楼天台,一打眼就已经看到了风度偏偏的蒙巴顿公爵,以及个头矮小,穿着和服的德义亲王。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