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你们这是假货啊!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你们这是假货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怀心中隐隐有些难受,但他非常能理解这种情绪。【△網WwW.】
  
  在他原本的时空,因为圆明园遭到英法联军洗劫,文物大批流落海外,很多中国商人,只要在拍卖会上看到圆明园被抢走的中国文物,都会格外上心,出高价买回来。
  
  曾经有一对中年英国兄妹,在打扫去世亲人的房间时发现的乾隆时期瓷瓶,结果没想到拍出超过5亿人民币天价,震惊英国媒体。
  
  不少英国人称这为“瓷器爱国主义”,还有很多笑中国人的“愚蠢”。
  
  而这背后,都是有一帮像是蒙巴顿这样的人,推波助澜,否则一个小小的花瓶,怎么可能卖5亿。
  
  而眼前不过是一个金梳背,就算有其学术价值,也绝不可能值1300万的天价。
  
  掠夺走你的东西,再以炒作的手法,天价卖给你,这竟在那些“世界最文明国度”,是完全合法,而且理所应当的生意!?
  
  真是厚颜无耻!
  
  此时,那名郑董事长在热烈的掌声上台了,而德义亲王满脸笑容,见苏怀神色不悦,心里更是觉得痛快,眼珠一转,朗声道:
  
  “这第一件拍卖文物是苏先生挑的,那么就由苏先生来颁发这件珍贵的文物吧。”
  
  让苏怀亲自给他们做宣传,苏大圣人肯定会气炸了吧,德义心里很是得意,却没料到苏怀竟然没有丝毫拒绝的意思,很顺服地拿起了那件金梳背,然后走到郑董事长面前。【△網WwW.】
  
  “谢谢,苏老师,能买到您挑选的文物,真是我的毕生荣幸。”郑董事长挺着大肚子,满脸的春风得意,可苏怀并没有把手上装着金梳背的盒子给他,而是仔细端详着看了看那盒子。
  
  郑董事长微微一愣,似乎察觉到苏怀的意图,有些为难道:
  
  “苏先生,您如果喜欢这小玩意,我可以转给您,只是我这做小本生意的,价钱不能低过这拍卖价了……”
  
  德义亲王在旁边哈哈大笑道:“苏先生如果喜欢,我可以单独送你个小玩意,君子可不应夺他人之美哦?”
  
  苏怀却是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误会,我不是要这金梳背,只是我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好像是我曾祖父和李飞鸿保护下的那一批文物中,有件一模一样的。”
  
  这话一说,德义亲王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怒道:
  
  “苏先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可没偷你们的文物!这是大灾难时期华夏移民传到曰本的!”
  
  苏怀却是淡淡道:“我曾祖父和李飞鸿保护那批文物时,确实曾经制作一批仿造品给那些在掠夺我们文物的外国人,这个嘛……”
  
  苏怀说着把那个盒子举起来,朗声宣布道:
  
  “我看这物件根本不是真的,而是仿冒的华夏文物。【△網WwW.】”
  
  霎时间,全场数万民参加元宵节活动的观众们,都响起一阵阵惊呼。
  
  “怎么回事?这文物是假的!?”
  
  “苏富比拍卖行竟然卖假文物?”
  
  “怎么会呢?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
  
  “不会吧……?”
  
  这下子,不光是郑董事长和德义亲王听呆住了,就连蒙巴顿公爵都有些措手不及,苏怀这究竟是说什么?他们这些文物都是经过鉴定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苏怀到底想干什么!?
  
  德义亲王的脸微微发抖着,看着眼前苏怀,简直不敢相信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冷然道:
  
  “苏先生,你这可是在污蔑我们大和皇室的信誉,我请你收回这句没有根据的话!”
  
  说着,德义亲王挺直了胸膛,质问苏怀道:“苏先生!你懂什么是文物吗?”那意思是我们皇室珍宝千千万,我天天泡在里面长大,你算什么东西,能分清真假?
  
  旁边的蒙巴顿公爵,也是干咳一声道:
  
  “苏先生,这拍卖会上文物,都是经过我们苏富比集团专家鉴定过的,有官方认证书,你这样贸然质疑,似乎不妥吧。”
  
  现场的华夏观众确实也有些动摇,虽然苏圣人在文坛享誉盛名,但是古董鉴定需要很专业的知识,苏圣人就算有民间资料,只怕也不具备权威性吧?
  
  苏怀此时面对各方的质疑,却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蒙巴顿和德义亲王道:
  
  “二位,我虽然不是什么专家,但是华夏传统工艺还是懂的,唐代金器上的金珠,制作工艺被称为‘碾珠’,先是把金丝切成等长的线段,然后加热烧熔,金汁滴落在受器里,自然形成圆形,再用两块平板来回碾成滚圆的珠子。
  
  焊缀的时候,用混着汞的金泥把珠子粘在器物上,加热后汞一蒸发,就焊上去了……”
  
  众人听着苏怀这番极为专业的解释,都是面面向觎,显然都没有听过这种工艺方式。
  
  但是电视机前和网络上观众,却都觉得苏怀并非是完全外行。
  
  “原来是苏怀懂的不是文物鉴定,而是工艺知识啊。”
  
  “是啊,景区里,他不是制作榫卯结构的木塔,还有那石拱桥吗?”
  
  “这确实,他不是从化学角度分析的,而是从工艺角度说的。”
  
  不过觉得苏怀在胡扯的,也大有人在.
  
  “放屁,他就是随便编~”
  
  “什么碾珠?听都没听过,我不信华夏古代工艺会有这么先进。”
  
  “都是他空口说白话!有人信就出鬼了!”
  
  在观众们各持立场中,只看电视机屏幕里的苏怀,把那金梳背给镜头特写道:
  
  “因为唐代这种工艺很麻烦,所以后世都是改用‘炸珠’的办法,把烧熔的金汁直接点在冷水里,利用温度差异,结成金珠。炸珠比碾珠省掉了一道程序,但比后者要粗糙,金珠尺寸不能控制,且形状不够圆。
  
  这个金梳背就有这个问题:花蕊中的珠子圆度不够,且大小不一,挤在一起显得笨拙凌乱。”
  
  溪湖广场的现场,数万观众都是瞪大眼睛看着大屏幕,却都有些不解,这金梳背上的装饰,似乎并没有苏怀说的那么差啊?
  
  此时,德义亲王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早就听说过苏先生口齿伶俐,有颠倒黑白的本事,这金梳背明明工艺如此精良,竟在苏先生口中变得粗鄙不堪了,可笑,真是可笑~!”
  
  苏怀却是笑道:“德义亲王何必着急,你现在看不出,是因为你没有对比,不如我们还请出真货,一比就知。”说着对欧阳局长点了点头。
  
  这时,台下的拥挤的观众,就看到几个工作人员上台,也拿着一些文物盒,数量同样有几十件之多,而苏怀拿出其中一件,举起给镜头特写。
  
  蒙巴顿和德义两人表情顿时凝固住了,因为苏怀手中高举的这个文物盒里的那把金梳背,竟与他们拍卖的那把一模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