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苏圣人;孔圣人.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苏圣人;孔圣人.

    苏门众弟子听着,都是微微一愣,他们倒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推崇不得孔子?”苏怀此时酒意上头,整个人都是醉态迷离,也没有平时的收敛,满脸张扬道:
  
      “且不说孔子原本就伟大,就算他真的有什么错误,我们身为华夏子孙,也不该肆意批评谩骂,古人有古人的局限,我们觉得错的事,在当时就是无比正确的,最重要是看孔子毕生做了什么。”
  
      欧阳局长微微错愕,没想到苏怀竟是这样执着,沉声道:“苏老师,这个话你只能在这里说,否则只怕要替古人挨骂……“
  
      “挨骂?”苏怀一挥折扇,冷然道:
  
      “他们为什么敢骂孔子?皆因在我们华夏内部,各个媒体上,华夏古人被贬地一无是处,崇洋媚外严重。
  
      国内舆论总说犹太人的智慧,曰本人的精神,新欧人的先进,
  
      而唯独对华夏自己的古人,却是苛责谩骂最多的,这难道是正常的吗?”
  
      苏怀此刻摇摇晃晃,满脸醉意,伸扇一指,放肆质问欧阳局长:
  
      “欧阳局长,我且问你,为什么法兰西人不敢骂拿破仑,英吉利人不敢骂伊丽莎白女王,这些所谓的欧罗巴伟人也屠戮无数生命,搅动腥风血雨,但他们国家的人民却在歌颂他们的功绩,从不谩骂攻击他们……”
  
      欧阳局长顿时被质问地一愣。
  
      苏怀倾吐心中不服,哼道:
  
      “那是因为英吉利人知道,伊丽莎白一生为了她的国民,拿破仑一生也为了法兰西的强盛。
  
      无论他们犯了那些错,他们对于自己国家民族,都是真正的伟人。
  
      而在我们华夏,学界却沽名钓誉,为儒学争论不休,现在连随便一个市井小民,连一本完整的《论语》都没有看过,连春秋的历史都不知道,都敢随意谩骂评论孔子……还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是为什么?
  
      皆是因为你们文化局,在大灾难之后,过份推崇西学,绞杀华夏传统文化所至!”
  
      欧阳局长被苏怀酒后训斥,也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苏怀摇摇晃晃地望着欧阳局长,整个人都站不稳地骂道:
  
      “其实我也没资格说这些,不过我苏门是以儒学作为依据,所以我苏怀推崇孔圣人,理所应当,更不该有一丝一毫的羞耻。”
  
      说着苏怀冷哼道:
  
      “我知道,在华夏人心里,现在对我还是有一些尊敬的,所以虽然我是不太懂儒学,可我只要我站在孔子这一边,华夏人恐怕就不敢再对他这么不敬,谁敢骂儒家孔圣,那就是冲着我苏怀来吧。”
  
      此刻苏怀已经彻底醉了,竟晃着脑袋,挡在孔子雕像之前,好像要为他遮风挡雨一般。
  
      欧阳局长看出苏怀已经在说胡话了,不由缓声劝道:“苏老师,你醉了,孔圣早以作古了,这只是一尊雕像罢了。”
  
      苏怀却是转头看着湖心州中,伫立那个坚定而古老的雕塑,摇摇晃晃地吐着酒气道:
  
      “我没醉,我哪里醉了?孔子什么时候作古了,他一直在我这里。”
  
      苏怀说着指着自己脑袋,嘟囔道:
  
      “虽然遥遥相隔二千五百年,我却依然能感到离他是那么的近,就好像住在隔壁的小老头似的。
  
      我一闭眼睛,好像就听得到他的声音。
  
      我悲戚的时候,他过来跟我说:君子是坦荡而快乐的。
  
      我骄傲的时候,他过来跟我说:君子是小心而恭谨的。
  
      我伤时怨世的时候,他过来跟我说: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你做到了吗?
  
      我失败时,他过来跟我说:周游列国十四载无功而返,你悲剧的次数,难道还能比我更多吗?
  
      我面临死别的时候,你过来跟我说: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你难道还能比我更悲痛吗?
  
      他抱怨人世艰辛的时候,你过来跟我说: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受屈于季氏,见辱于阳虎。你难道还能比我更困窘吗?
  
      失意时,他安慰我;
  
      得意时,他警戒我;
  
      迷惑时,他引导我……”
  
      苏怀说完睁双眼,指着孔子石像,豪情万丈道:
  
      “苏门弟子都记住,华夏这两千五百年,有合有分,有治有乱。可是无论何时,他都守在那里,守在那历史的最深最深的井水里,手中牢牢握着这个民族的根柢。
  
      纵然有一天,他被背弃,被叛离,被打倒,他仍静静地在那里,在这个民族的精神的最深最深的地方,守护着,从来不曾消亡。
  
      纵然有一天,他的庙宇已经被毁掉,他的塑像已经被打倒,他的身躯已然支离破碎,零零落落倒成一片废墟……可他的大道依然会不死不灭。青史自有公论。乱臣贼子焉能毁伤圣人!”
  
      醉醺醺的苏怀说到这里,也不由豪情万丈,转头望着那尊雕塑道:
  
      “你守护了我们两千五百年。现在,就让我苏怀用我的微博之力,守护你老人家一世声誉吧……”
  
      苏怀一番放肆,仰天呼喝完,就“噗通”一声醉倒在地上,呼呼睡了过去。
  
      众人都赶紧围过去扶起醉倒的苏怀,抬回画舫上。
  
      苏怀呼呼睡去时,纪巧巧却是对欧阳局长眨眼道:
  
      “欧阳局长,刚才小苏哥哥,说得虽然是孔子,却实指的的自己,孔圣人现在都有人敢无端谩骂污蔑,你们不管,不表明立场维护其尊严,日后小苏哥哥这个文圣,百年之后,同样会遭遇这样的待遇。”
  
      欧阳局长听着微微一愣,这才明白苏怀醉话中的含义。
  
      此时,却听到一旁仁娜冷然道:“如果《人民的名义》播出,敢有人污蔑老师,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郭维哼了声道:“我们这么多人,谁敢污蔑老师,我就跟他势不两立。”
  
      众苏门弟子也是点头嚷嚷着:“谁敢对老师不敬,我们就跟他没完!”
  
      欧阳局长看着这些苏门众人,此时才发现,在场人各个都是各自领域翘楚,且都是年轻一辈精英份子。
  
      苏大圣人跟孔子最大的不同,恐怕就是其弟子的实力啊,国内如果谁敢把火烧到苏怀身上,只怕都要面对苏门强势反扑。
  
      苏怀的弟子,可比孔子的弟子彪悍多了……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