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华夏科举制!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华夏科举制!

苏怀此时像是回应他们的疑问,对着镜头道:
  
  “新欧的观众们,可能会非常疑惑,为什么选举中政客争论那么激烈,却从来不说这个政治献金,官商勾结的事情?
  
  而是翻来覆去,把什么同性,变性,女权,性别歧视这些话题来出来说?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核心问题在新欧建国这么多年,已经约定俗称了,政客与商界之间,都已经达成了默契,无论是哪个党,哪个总统,都是一样的,谁都不清白,谁也不可能拿来说。
  
  他们只会拿什么同性,女权这些鸡毛蒜皮,跟与他们核心利益无关的事来出来炒作,混选票罢了。”
  
  克拉里再也忍不住了,打断苏怀,笑道:
  
  “苏先生,你的言论毫无根据,我们新欧的法律保护了所有人的利益。”
  
  浑然不觉地自己已经进入了苏怀的节奏。
  
  “保护所有人?”苏怀平静望着克拉里:
  
  “参议员女士,我好像记得最近这几年新欧的经济一直在发展,但是中产阶级的财富却一直在缩减,而华尔街巨头的钱包却越来越鼓。
  
  我想问得是,如果新欧的法律保护了所有人,为什么在次贷危机中,该倒闭破产的银行巨头们,依然拥有大量的财富,平民财富却被洗劫呢?”
  
  克拉里为之语塞了一下,正想组织语言反击,就看苏怀叹了一口气道:
  
  “对了,因为很多新欧的政客,退休之后,都成为了华尔街企业的管理层,他们制定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政策,而这一切都是合法的。
  
  然后他们在来投资政客们的基金会,赞助下一届的政客选举,从大布,到小布总统变成了父子世袭,然后从丈夫当完总统,接着再推夫人当总统,成为家族制……这不是**,请问什么是**?
  
  我还想请问,参议员女士,你的克拉里基金会中,有多少大企业商人的捐款?”
  
  正准备反击的克拉里,顿时感到一阵凉气从脊梁骨窜起,这苏怀竟是冲着她来了!?
  
  原本这些事情,都是新欧政坛中的潜规则,政客们从来没有人敢拿到明面上来说,而一般人又不懂当中的利益交换!
  
  此时新欧观众听到这些,一个个都惊呆了!
  
  他们没有料到他们的政府竟然和商业巨头,在私下做着这些勾当!
  
  克拉里吃惊地望着苏怀,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心里暗道苏怀怎么懂得新欧政坛这么多的“秘密”
  
  这些情报,在这个时代还显得非常隐秘,可是在苏怀那个时空,却因为美国先后出了“菱镜门”,维基解密,最后出了一位素人总统,不管不顾,把什么事情都拿到台面上说,把所有政客的底裤都掀翻了,搞得全世界都知道美国政治烂到什么样子了。
  
  苏怀大致都了解其中的套路,不过他在这个时空说出,却是非常骇人听闻的“秘辛”了。
  
  克拉里对此完全没准备,只是在那里干笑,表示对苏怀的嘲讽,却不敢接任何的话。
  
  苏怀望了一眼保持沉默的克拉里,对着镜头煽动新欧观众道:
  
  “新欧的公民们,当贪污变成了执政能力,法制与规则变成了御下的工具,你们难道认为政府,没有**吗?
  
  华夏无论历朝,历代,都一个最基础的治国理念!那就是禁止商人执政!商人的亲戚,孩子都不能为官!”
  
  经营着基金会的克拉里,脸色立刻都变了,苏怀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因为当政商一体时,国家就变成资本的敛财的工具,就算他们包装成‘自由,民主,平等’这些美好字眼,其实制度法律,只不过是他们操弄的手段罢了。
  
  在新欧,长久以来,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实,代价却要由人民来承受。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政客们塞满了腰包,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
  
  政客保护的是他们自己,而不是你们国家的公民。他们的成功和胜利不属于你们。
  
  当他们在你们的首都欢呼庆祝时,这片土地上无数在挣扎奋斗的家庭却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的!”
  
  新欧的观众原本对苏怀说的,都半信半疑,但是当他说到这段时,都感同身受起来!
  
  “说得对啊!华尔街的那帮混蛋确实是在吸我们的血!”
  
  “我们的工厂倒闭了,这些混蛋却越来越富有!”
  
  “那些玩金融,根本就是搞诈骗,炒高房价股市,赚得盆满钵满,然后经济危机,他们又向国家求助,用纳税人的补助他们!可经济危机所有人都亏了!那些财富都去哪里了?不会凭空消失了吧?还都进那些金融大鳄,和政客的腰包里了……”
  
  “我们生活越来越艰难了!”
  
  新欧民众越发群情激愤,直播间里的辛格,蒙巴顿公爵都看着很吃惊。
  
  因为他们今天才发现,苏怀不仅仅是顶尖的文坛精英,还是一个超级政客啊!!!
  
  这家伙简直太会煽动人心了,他们要是新欧平民,听到这里也会跳起来了。
  
  这家伙如果在新欧,绝对是竞选总统的材料啊……
  
  他们哪里知道,苏怀说得这些,都是原本时空中,美国第一位反建制总统的言论。
  
  那位总统,可就是靠着这些观念,以弱胜强,击败了强大的建制派对手,把整个美国政坛搅得天翻地覆。
  
  苏怀结合了华夏治国理念,继续平静述说着:
  
  “权力与财富的结合,必然导致**,可社会要发展,却又要集中权力和财富,这是个矛盾之争。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算不断让权力财富转移,让权贵被不断替代,找到一个良性运转的平衡。
  
  这就要提供一个公平合理的上升通道,不断让新的平民拥有权力,让有人能为平民利益来说话。
  
  华夏古人认为,这样虽然无法消除**,但是起码能遏制**。”
  
  主持人科尔,趁着苏怀没有对克拉里穷追猛打,立刻追问道:
  
  “请问苏先生,这个上升通道是什么?”
  
  “教育!”苏怀掷地有声地说出两个字:
  
  “只有教育!才能提供底层人民,合理的上升通道,而华夏古人,采用了一种古老的制度,来实行这个理念,这个制度就叫做‘科举’。”
  
  苏怀说着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像是对新欧人民介绍一条光明之路似的,朗声道:
  
  “科举,意思是用统一的题目,不问考生出身,不论财富,不论品格,不论肤色种族,在一个国家里,以分数来决定你受到最高教育的权力,给予平民向上攀爬的机会。
  
  而这种古老科举制度,在现代华夏,则转化为了全国高考……”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