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苏门结党营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苏门结党营私?

苏怀皱眉道:“参议员女士不都走了吗?我们还采访什么?”
  
  “没办法这是节目安排~”
  
  众人有些无奈,但是苏怀想想,或许有机会提一下《人民的名义》,也是留了下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几分钟后,苏怀和《人民的名义》剧组众人,出现在国际电视中心的大厅一层的偏厅。
  
  令他们意外的,现场与其说是一个采访,不如说是一个正式的记者会,刚才现在十几家欧美大小媒体,都留在现场,而辛格则坐在主席台上,等待着他们。
  
  苏怀立刻意识到,这是对方安排的,心里不由冷笑,辛格这位卸任*官还想玩什么花样不成?你主子可都走了,还想垂死挣扎吗?
  
  “苏先生来了~”
  
  辛格满脸沉色,挤出笑容迎着苏怀上台。
  
  两人已经是老对手了,一个风华正茂,昂扬向上,一个垂垂老矣已经步入人生的暮年,已经谈不上是实力相当的对手了。
  
  新欧的记者们都互相看了看,心里暗想,上次两人开记者会,是把苏怀从警局中放出来的那次,那一次因为苏圣人虚弱晕倒,直接导致了辛格卸任*官的要职。
  
  现在辛格担任克拉里的竞选顾问,这次开这个临时记者会,肯定是对苏怀不利的事吧。
  
  安排了众人落座,苏怀等人也都各自坐好。
  
  五分钟后,主持人宣布道:“下面,本次记者会正式开始,有请辛格先生宣布对这次记者会的内容。”
  
  辛格满脸沉声,连连咳嗽,站起来道:
  
  “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在这里是想宣布一下,刚才克拉里参议员没有在节目上来得及说的内容……”
  
  说着他拿出一个类似名单式的东西,拿在手中,望了一眼苏怀道:
  
  “我们想跟苏先生确认一件事情。”
  
  纪巧巧和仁娜都是互看一眼,心想这老辛格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也不等苏怀回答,辛格就开始按照名单念道:
  
  “郭维,华夏国家旅游局,宣传部副部长……冷哲,华夏考古研究所一级研究员,兼任华夏考古局代理委员,段洋,华夏出版总局人事处副处长,欺父为《读者》杂志社总编……”
  
  辛格一一念出人名和其职位,全部都是苏门弟子,纪巧巧和仁娜心里都暗觉不妙。
  
  刚才苏怀还说了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现在苏门势力之大。纵垮各个领域,已经渐渐超越任何一个国家的文联了。
  
  新欧的反对党看来是想拿苏门,攻击苏怀结党营私,苏怀根本无法解释。
  
  更有甚者,他们甚至可以说苏门是一个利益性的集团,日后让人们引发联想,时时刻刻盯着他们,找出苏门门人结党营私的证据,让华夏团委起疑,节制苏门势大。
  
  纪巧巧小声对苏怀道:“小苏哥哥,你可以尽管不承认,苏门并非是正式的机构,他们是没办法指责你什么的,克拉里现在可是自顾不暇。”
  
  苏门弟子各个都是值得信任,绝不会对外出卖苏怀。
  
  苏怀没有作声,这个问题欧阳局长提醒过他,苏门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软肋,日后苏门里出了任何事情,恐怕都会扯到他苏圣人身上来。
  
  辛格在讥讽他口口声声要改革贪腐,还拍《人民的名义》装模作样,自己却结党营私,
  
  辛格在各个电视镜头注视下,念完这份名单,然后望向苏怀沉声问道:
  
  “苏先生,这些华夏的政府官员可是你苏门的人?”
  
  各个记者都望向苏怀,刚才苏怀大义凛然号召新欧人民反腐,可他自己似乎也是特权份子之一嘛!
  
  苏怀坦然点了点头道:“是,都是我苏门弟子。”
  
  全场一片哗然,苏圣人竟然承认了,这私下结党,可是任何国家政府都不允许的啊!?
  
  此时在金陵,燕京两地,正在看直播的郭维,冷哲,段洋等人却是冷汗都下来了。
  
  苏门原本只是一个学术组织,但是如果被人刻意渲染,一旦华夏的上级组织认为他们这些人结党,他们这几个人的前途就完了……
  
  辛格这前任*官,这是要杀人诛心啊……对付不了老师,就想先铲除他们这些苏门的羽翼!
  
  辛格瞪起了眼睛,喝问道:
  
  “那苏先生,你这样结党营私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号召投你们华夏文联一票!?”
  
  新欧的记者们,都有些惋惜,心想要是克拉里论证赢了,把这话说出来,杀伤力就很大了,可现在输了,就有点死鸭子嘴硬的意思了。
  
  不过有机会能让苏怀难堪,新欧记者们还是很兴奋的,一个个都问道。
  
  “请问,你的苏门这个组织,是否算是官商勾结?”
  
  “苏门中存在着制度*吗?”
  
  “请问,你是否为了自证清白,会马上解散苏门?”
  
  “苏老师,请回答问题。”
  
  “苏教授,请你直接回答问题。”
  
  面对新欧记者们追问,苏怀却是保持了沉默。
  
  辛格愤恨地望着苏怀,不说话?你想用不回应,还把这件事混过去吗?
  
  辛格干咳了一声,低声笑道:“苏先生,你可以为记者们朋友们,解释一下苏门这个组织的性质。”
  
  苏怀此时微微叹了一口气,对辛格和记者们的提问都很失望,淡淡地道:
  
  “辛格老先生问得正好,我相信日后也会有很多人,说我们这个苏门是结党营私,可你们混淆了一个最基础的概念。”
  
  “苏先生,你请明说吧。”记者们追问道。
  
  苏怀站起来,从容道:
  
  “现在我就用北宋欧阳修先生,向宋仁宗上了一篇奏章《朋党论》,回应辛格先生和参议员女士的指控吧。”
  
  只见苏怀提高音量,郎朗念道:
  
  “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众人都一愣,这是什么?北宋时期的华夏大臣奏章?
  
  谁也没想到苏怀刚才用华夏古人《论语》等政论驳斥,现在用拿出大臣的奏章来回应指控。
  
  这前几句文言文,还算是比较简单的,似乎在说君子交朋友,和小人结党的区别!
  
  辛格也是愣住了,作为前任*官,他的文言文水平极高,一听这奏章开头,就知道此篇文章气势不凡。
  
  开篇提出:君子无党,小人有党的观点。对于小人用来陷人以罪、君子为之谈虎色变的“朋党之说”,态度不回避,不辩解,而是明确地承认朋党之有,这样,便夺取了政敌手中的武器,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开头一句,作者就是这样理直气壮地揭示了全文的主旨。它包含三个方面内容: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朋党有君子与小人之别;众人要善于辨别!
  
  这苏怀,是在说自己是君子,而他辛格是构陷污蔑的小人啊!
  
  这哪里是一篇古人奏章,分明是苏怀借古人之口,指桑骂槐啊!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