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结局之章 华夏的未来!

结局之章 华夏的未来!

    各大国际频道,都报导了苏怀接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长“华夏之心”的演讲。
  
      那段“在我的名片上,我是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
  
      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一个世界文化的修复者。
  
      但在我心里,我只是一个普通华夏人罢了。”的发言,在无数的电视台中被播放着。
  
      虽然还有很多人觉得,作为教科文秘书长,苏怀一味地只谈华夏文坛,过于狭隘,可在世界各地,无数的人都想在品味苏圣人的发言,回想自己国家的文化,而自己所作所为,是不是符合自己民族的“文化”。
  
      欧,美,日,朝的观众们,都在扪心自问。
  
      很多人说法律是一切人类行为的准则,但是法律是有边际的,不可能规定所有范围。
  
      比如当人们上网了,没有法律的约束了,能让我们保持为人礼仪的是什么?
  
      只有在心底的那套“文化准则”。
  
      有了这套准则,你才不会在没有责任追究的情况下,肆意伤害他人,挑唆斗争。
  
      有了这套准则,你才不会肆意,嘲笑鄙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是因为他们暂时的落后,不发展,而忘记你是靠着侵略他们才崛起于世界的。
  
      有了这套准则,你才不会在他人受到灾难时,拍手叫好,幸灾乐祸,说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可……现在,还有多少人能遵守自己的“文化”呢?
  
      苏圣人的话,提醒着人们,文化的意义,不单单只是作为一个华夏人的,更是作为世界上所有人的,让每个人时刻回想起作为一个人类,该是什么样子的。
  
      而在苏圣人秘书长发言之后,教科文组织也马上召开了苏圣人接任之后的第一次的全体大会。
  
      大会上通过了几个重要的协议。
  
      第一,教科文组织修改的文物法,勒令所有各国博物馆收藏的他国文物,都要归还给原本归属国,归属国只需要支付其保管费用,具体细节由教科文组织协调。
  
      第二,成立世界大灾难文化复兴协会,修复在大灾难中遗失中的各国文化资料,由秘书长苏怀亲自统领。
  
      第三,包括华夏古代历史在内的遗失历史,将详细的进入各国教育部门的“世界历史”教材。
  
      各国教材中,将减低西方历史的比重,使其东西方历史文化内容分配更加平衡。
  
      至此,整个世界文化历史的重心,开始从西方中心论,转变为了东西方的分庭抗礼的均势。
  
      在教科文组织宣布这三大改革的三个月之后,一件件大事也接踵发生。
  
      华夏政府号召成立了炎黄自由贸易区,以及炎黄国家联盟的经济政治团体。
  
      亚洲除开印度之外,中东之外,几乎所有国家都参与了这个国家联盟。
  
      《世界经济报》评论道:“炎盟成立之后,其经济总额,文化产业的份额,以及超越了欧罗巴,新欧,成为了全世界范围内最大的文化,经济,政治同盟体。”
  
      而在炎盟成立,引动全世界范围轰动时,在贺岁档上,纪巧巧指导,周星星主演的西游记电影《大话西游》强势霸占了贺岁档票房冠军的位置。
  
      而另外一方面,金陵卫视,第七制片组的历史剧《大秦帝国》,也占据国际电视中心收视头名的位置。
  
      而此时,已经完成了,华夏文物从新欧,欧罗巴博物馆,对华夏文物交接工作的苏怀,也在和华夏博物馆剪彩仪式后,回到了苏门视察。
  
      在郭维的率领下,苏门在金陵成立苏门国学院,开始在暑期,寒假广收学生,学习四书五经等,国学经典。
  
      苏怀在仁娜,纪巧巧的陪同下走入学堂时,看到乌泱泱学子在盘坐地上念着三字经,道德经的,也是觉得有些吃惊。
  
      “这规模也搞得太大了吧?”苏怀拍着手中折扇,感叹连连:
  
      “现在的孩子太苦了,暑期还学习……真是。”心中不禁有些同情他们。
  
      郭维笑道:“也是不耽误他们学校里的课程嘛,咱们这里管得松,又不考试,纯属兴趣班。”
  
      众人正聊着,就又有人来拜访,原来是宋濂父女来了,苏怀一看宋濂来了,就眼睛一亮问道:
  
      “宋院长,怎么样了?”
  
      “苏秘书长,我现在也是国际法院的院长了。”宋濂走过来哈哈大笑:
  
      “我已经发起追究曰本皇家的二战罪责议案,现在国际法院里正在讨论,三年之内我一定会这个议案通过。”
  
      “曰本方面的阻力大吗?”苏怀好奇问道。
  
      “没有那么大,金陵大屠杀已经被教科文组织归入了他们的教材,现在曰本国内反省的民众多不胜数,都在骂他们小曰本的政府呢。”一向严肃的宋濂,难得开起了玩笑;
  
      “还还多亏了苏秘书长,勒令他们改了教材。”
  
      苏怀却是不以为意地笑道:“哪里,哪里,现在炎盟成立,他们不得不依附在华夏主导的框架内,这才是他们会屈服的改教材的原因。”
  
      此时,旁边扎着马尾辫的翠翠却不服地嚷道:“老师~~老师~~这么久没见面了,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
  
      “还需要关心你,你现在《北斗神拳》不是排在漫画销售榜的第二了吗?”苏怀摸了摸翠翠的头。
  
      刚才他就看到国学院内,有几个孩子,对着小伙伴装模作样道:“你已经死了~”的口头禅,可想而知,这这部以李小龙为原型的打斗漫画有多么受欢迎。
  
      “可我也上不去了啊……”翠翠嘟着嘴道:“老师,我想和人创作一部新的漫画了……”
  
      “哦?新漫画?需要我给你找思路吗?”苏怀倒是有些意外。
  
      “不需要,我找了一个搭档。”翠翠说着推出了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男人。
  
      那人中年男人有些腼腆地自我介绍道:“苏秘书长您好,我是新加入《读者》漫画杂志的鸟山明。”说着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很紧张望着苏怀。
  
      苏怀却是望着他,没有反应。
  
      翠翠都急了,连忙道:“老师,鸟山老师虽然是个过气漫画家,但是画工真的非常好,我很喜欢的他画的《阿拉蕾》,他也强烈谴责曰本政府,你别嫌弃他啊~”
  
      苏怀反应过来,这才笑起来,对鸟山明道:“抱歉,我只是想起您的作品,才一时失神了。”
  
      鸟山明这才松了一口气,以为苏怀看过他的《阿拉蕾》,不由摇头道:“现在我擅长的搞笑漫画已经过时了,大家都喜欢热血打斗了……”
  
      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翠翠就道:“所以我们两个决定合作,发挥我们两个各自擅长,联合制作一部新的连载漫画,叫做《七龙珠》。”
  
      苏怀心中暗笑,故作皱眉道:“鸟山老师的水平,还需要你什么事?”翠翠虽然画工不错,但是和鸟山明却不是一个档次的。
  
      鸟山明却是很紧张地摸着头,结结巴巴道:
  
      “哪……哪里的话,我这部构思的漫画,很多方面都需要翠翠小姐来帮忙,特别其中有很多华夏文化的部分……”说着把设计稿递给了苏怀。
  
      苏怀接过来看了一下,旁边仁娜看着,却是不由哼道:
  
      “你还真是会蹭《西游记》的热点啊,主角干脆就叫孙悟空,把唐僧改个女的叫布尔玛,还有猪八戒,这乐平干脆就是沙和尚,把取经变成找龙珠,竟然还有牛魔王……
  
      这还不止,这龟仙人化妆之后,就叫房龙?还打醉拳?三只眼睛的天津饭不就是二郎神吗?饺子是哮天犬?”
  
      鸟山明听着这话,满头都冒着冷汗,这《七龙珠》确实全部都是华夏文化作品中的原型。
  
      他拉着翠翠一起联合创作,就是因为翠翠是苏门中苏秘书长最疼爱的学生,可以来求情,得到授权。
  
      苏怀却是看着微微笑道:
  
      “好,你们就画吧,这些形象我都可以授权给你们,不过这《龙珠》剧情不能只到短笛大魔王,后面的要添加《龙珠Z》的部分,过几天我把剧情给你们。”
  
      鸟山明听着愣在当场,苏秘书长不仅仅授权给他们了,还要给他们加剧情……他这不是做梦吧?
  
      翠翠激动地直接过来抱着苏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老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看着鸟山明,翠翠千恩万谢的离开,纪巧巧也不由在旁边有些吃醋道:“小苏哥哥,你真是偏心啊,对这小丫头也太好了。”
  
      可说着,却发现苏怀的眼睛,一直望着那些国学院正在学习的小孩们发呆。
  
      “小苏哥哥,你在看什么呢?”纪巧巧问道。
  
      “我在看自己啊。”苏怀看着这些国学院中,满堂的学生,好像回到了过去,与过去的自己坐在一起。
  
      那是5岁时背唐诗的自己;
  
      是7岁时念论语的自己;
  
      是10岁时看《新白娘子传奇》的自己;
  
      是12岁时高唱着《沧海一声笑》的自己;
  
      华夏千年已逝,精神却从未消失,而是一直变化成各种故事,音乐,诗歌,构成了像是他这样的人,永久的流传下去……
  
      一旁的仁娜循着苏怀的深沉视线看过去,只看到角落里,有个胖小子拿着一个掌上游戏机,正在玩着《仙剑奇侠传》的游戏。
  
      里面的李逍遥逛青楼,小姐正颂了一首诗,那胖小子也喃喃地念出来:
  
      “床前人成双,衣裳脱光光,举头捉小鸟,低头吃香蕉……”
  
      仁娜不由由衷感叹道:“果然是跟你一样,从小就会吟诗啊……”
  
      (苏圣人的故事结束了,感谢各位一路以来的陪伴,下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