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十五章 壮志雄心

第六十五章 壮志雄心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平阳公主了解前因后果,也不能对罗士信做无畏的指责,事情是由李艺挑起的,总不能让他坐以待毙。相对来说,他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先以造反为虚头,吓退了定州里边的护卫军,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李艺将所有苦果一人吞了下去,将事情全部化解了。
  
      尽管平阳公主很好奇罗士信用了什么手段,也知道只要她开口,以罗士信莫名其妙的配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但她很理智的一句也没问。因为她是李家人,李艺也算是半个李家人。
  
      掩耳盗铃是个笑话,有些时候却是最好的选择。
  
      最终罗士信与苏定方一同离开了刺史府。
  
      平阳公主没有问,苏定方却意外的有着八卦之心,问起了缘由。
  
      罗士信随意的道:“他咬着你从突厥来的事情,说你是突厥奸细。我反过来忽悠他,说你身在突厥心却在华夏,你是带着突厥的情报来投奔我大唐的。反正大家都是瞎扯,他无法确认对错只能相信了。”
  
      苏定方有些不可置信,有些莫名其妙,实在想不明白为毛这小小的事情会让李艺忍着那么大的屈辱。论及军事天赋,苏定方是当仁不让,可这花花肠子,机关算计却非他长,自然看不到关键。
  
      罗士信与李艺,论身份自当是李艺高上许多,燕郡王左翊卫大将军,还握有幽州的万余兵卒,怎么比都远在罗士信之上。但论之地位,两人实际差距并不大,李艺远不及表面风光。只因他是个诸侯,别看李艺现在姓李,让李唐视为一家人,实际上李唐对于诸侯都会留一手防范,满朝文武没有几个愿意跟他走近的,避免日后发生什么问题,殃及池鱼。亦因如此李艺才会死死的抱着李建成的大腿,以表忠心。而罗士信作为李唐的上柱国特级战斗英雄,兼之代理右骁卫大将军职权的右骁卫将军,在军事上累积下来的人脉完全超过李艺。故而此次出征,罗士信与李艺同为河北道行军副总管一并协助平阳公主破敌,身份并无大小之别。
  
      以他们的情况不是致命的错误李艺弄不倒罗士信,罗士信也难弄垮李艺。
  
      想要整对方,关键恰恰需要一个理字。事情闹大,以他们的关系谁占着道理,谁就能让对方吃亏。
  
      这种吃亏是双向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论是李渊、李建成、李世民还是裴寂、陈叔达、宇文士及这些人物没一个易于之辈,李艺、罗士信的不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要稍作调查便能判断出彼此存心借势闹事。为了避免助长这不正的风气,两边罚显而易见,只是轻重问题。
  
      这一点李艺不可能不知道,他本就拼着受罚的风险来教训罗士信,为得就是出口恶气。
  
      结果机关算尽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被罗士信修理了一顿,颜面尽失,还发现自己所占的道理都不存在。事情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闹大,所有的大亏都让他一人吃了,世人只会说他李艺是个逗比。
  
      李艺为了声誉只能尽可能的将此事压下去,同意配合罗士信。
  
      罗士信呢!
  
      他的想法与李艺正好相反。
  
      他是那种狗咬他一口,绝对不会去反咬狗一口的人物。
  
      那就成狗咬狗,一嘴毛了,没意思。
  
      他要做的是将狗打死,吃狗肉,喝狗汤。
  
      不到关键的时候,绝不冒然出手。类似这种损人不损己的手段,也只有李艺这类小人视为机会。
  
      所以罗士信也没有抓着这一点点的优势做反击,只是趁机打碎了李艺的满口牙,让他自己吞下去而已。
  
      这些细节,苏定方岂能看破。
  
      “不过,还真让将军说对了。我在突厥的月余时间也不是白呆的,确实记下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将来也许用得到。”苏定方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了,顺着罗士信瞎编的话,顺口说了一句。
  
      罗士信大感兴趣问道:“什么东西?”
  
      苏定方摇头道:“一些有的没的的,一时也说不清楚。等坐下来跟将军细说便是……只是将军多半会失望,我没能进入突厥内部,知道的东西都是眼睛瞧来的,只有在进攻的时候有用,李唐目前哪有能力进攻突厥。”
  
      罗士信记起历史上苏定方李唐扬名的第一战便是贞观四年,授李靖命袭击突厥牙帐,击溃突厥亲卫兵打跑颉利可汗、义成公主,奠定了李靖三千破突厥的基础,对于苏定方那些有的没的消息,更加感兴趣了。
  
      两人找了间上了档次的酒楼要了间包厢,坐下来喝酒聊天。
  
      苏定方说起这一个月在突厥的经历。
  
      罗士信听得是叹为观止,这苏定方无愧是能与卫青、霍去病相提并论的帅才,有着可怕的战略眼光。所见到的的情况都能往战术战略上考虑,在突厥生活的这三十多天,他竟然将突厥的习性弱点都记在脑海里,尤其是针对突厥游牧的习性却又在定襄定居,别有一套想法。
  
      “突厥人颉利这是想学我中原,想要在草原建立一个类是我华夏王朝,一个能够承传数百年的国度,而不是依靠利益维持的部落联盟。但是他们改变不了自己的习性,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多呆久待。过分的要求变革,反而会出现致命的破绽。”
  
      罗士信听了大赞,笑道:“颉利太想当然了,我华夏能有今日局面,是经过五六百年的进程,外加雄才伟略的秦始皇造就的。就凭颉利一人意愿,不过是东施效颦,贻笑大方。”
  
      针对突厥罗士信说的是心里话,但是想起历史的进程,他心中又有着惶惶不安:颉利只是个开始,华夏有秦始皇,异族也将会出现他们的秦始皇:耶律阿保机、耶律洪基、完颜阿骨打、铁木真就是之类的人物,他们做到了颉利做不到的事情,一统草原,建立国家,然后南侵……
  
      想着历史上那些惨无人道的大屠杀,罗士信瞧了瞧面前唐朝最伟大的外战英雄之一,灵机一动,暗忖:“若在这个时代将草原征服了,将草原变成华夏领土,什么耶律阿保机、耶律洪基、完颜阿骨打、铁木真之类的人不都玩蛋去嘛!”
  
      PS:路考惊险的通过了,恢复更新,断更两天,竭尽所能的争取补上。  <!--章节内容结束-->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