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七十二章 书信

第七十二章 书信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自与平阳公主结识以来,平阳虽然贵为公主,却一直默默的帮助他:譬如对付尹阿鼠,又如乐平外的妥协配合,再如与李艺争锋时候的偏袒。
  
      有这份情在,罗士信断然不会坐视平阳如此死去。
  
      “陆大夫,你迅速将治疗公主所需要的珍贵药材列个清单,我让人八百里加急送往长安,并且表明情况,让陛下遣御医带上药材来左人城支援……李郡王,我需要几个可靠的,精通高句丽、新罗语言的人,最好机灵点的。”
  
      罗士信用的是两全的法子,一边让李渊派御医来协助陆问明,一边深入高句丽、新罗去太白山找寻孙思邈。两边入手,在力所能及之内,争取最大的希望。
  
      陆问明当了三十多年太医署的老大,对于皇宫里的药材储备还是相当了解的。
  
      在名贵在珍惜的药材,皇宫尚药局里都拿得出来,根本无需存有任何的节俭。已然转身入屋,准备笔墨,将脑海中那不住涌现出来的材料记在纸上。
  
      李艺也没有多少犹豫,点头大步走了出去。虽然听从罗士信的号令,让他满心不爽,但是早已决定置身事外的他,不会在这个时候给罗士信抓着反攻的把柄,认认真真的去给他找人了。陆问明说的有理有据,李艺也看出了能救平阳公主的唯有孙思邈一人。而孙思邈远在太白山,来去都要将近一个月,短短的一月时间在异域他乡绵延千里的大山中找一个采药的大夫,那跟大海里捞针有什么区别?
  
      只要平阳公主因为罗士信的决定意外身亡,罗士信想要摆脱干系也没那么容易。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就是那时候的他,应该做的事情。
  
      “现在就让你在跳跳!”
  
      李艺心想着,若说苏定方是他原来的第一仇人,现在的罗士信很荣幸的顶替了这个位子。
  
      罗士信迈步来到裴青衣的身前,看着这个心急的几乎六神无主的美艳侠女道:“别急,磨刀不误砍柴工,等做好充足的准备,我们一起动身。”
  
      裴青衣惊愕道:“将军也一起去?”
  
      罗士信点头道:“我性子急,要我在这个鬼地方瞎等,可做不到。再说了此行目的不在我李唐本土,不宜人多。你一个女子许多事情终不如我们男的方便。你我同去,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我也去!”
  
      “我也同去!”
  
      “也算我一个!”
  
      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三将先后站了出来,他们干略很是一般,但对于平阳公主却是忠心耿耿。
  
      女骑士中也先后站出五六人来。
  
      “也好!”罗士信看着这些自愿者,略作思索道:“两三人一组,我们分作四组分别先后前往太白山以及太白山附近的城镇打听孙大夫的下落,最多两个月,不管有没有找到孙大夫的下落都必须回来。现在你们都去休息,等一切准备好之后,立刻出发。”
  
      罗士信继承了这具身体的武勇,但大体上还是以穿越来的灵魂为主的,做事喜欢谋定而动,该动脑子的时候动脑子,当然应该动手的时候也绝不含糊。
  
      趁着李艺寻人之际,罗士信特地找来了与高句丽、新罗有生意来往的地方大贾,了解高句丽与新罗的大体情况,国家动向。
  
      高句丽现在的国王是号称荣留王的高建武,在隋朝灭亡与李唐建立之年登基。登基时还特地向李唐求取道家经典,以示交好之心。虽然骨子里双方是世仇,但因权臣把持朝政,无力他顾,对于中原商人并没有严重的排斥。
  
      至于新罗国国王是一个叫金白净号称真平王的家伙,此人颇有能耐,对于中原文化推崇备至,以中原的官僚制度为基,完善各种新罗官制,是一个亲近中原的国家,对于中原的商人奉若上宾。
  
      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和睦,边境摩擦不断。尤其是对于太白山资源的争夺,更是常常走火。不过因为实力相当,双方刻意克制,也没有大规模的战斗。
  
      通过一系列的了解,罗士信也终于意识到所谓的太白山其实就是长白山。
  
      想着要在绵延一千多公里的山上找一个人,罗士信也只能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了。
  
      “新罗对中原商人都如此客气,想来早有亲唐之心,这点倒不是不能利用。”
  
      罗士信琢磨着任何有利自己的条件,突然得到了一个好的消息,经过陆问明施展针灸术中极为高明的芒针刺法,终于让平阳公主恢复了意识。
  
      **********
  
      明亮宽敞通风的卧房中,平阳公主在裴青衣的搀扶下靠在了榻前,听着裴青衣说着她晕倒以后的事情。
  
      至于她的病况,自然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在平阳公主面前,裴青衣那拙劣的说谎技巧刚施展了个头就给揭穿了。
  
      平阳万万想不到当年挨的那一下,会在五年后给她带来生命之危。
  
      想着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想着自己不过二十六岁,正是大展宏图的年纪,却即将因病而故,平阳公主便是在如何了得亦不由露出软弱之意,精神有些低落。但听最后罗士信决定分四队且亲自往太白山寻找孙思邈的时候,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奇色,摇头道:“太不理智了,这事不应该他来扛!我若真有意外,即便父皇知道一切并非罗将军的过错,也会因他过分参入其中而忍不住迁怒于他。”
  
      她了解她的父亲,这是人之常情,人不可能永远做到理性。
  
      裴青衣也露着忧色,但却肯定的道:“我认为这就是罗将军与众不同的地方,有担当敢担当。哪像李艺那混球,撇的干干净净,真是混账。看着他那幅嘴脸,就想给他一个耳刮子。”
  
      平阳公主虚弱的一笑,脑中浮现与罗士信接触的点点滴滴道:“你说的不错,罗将军确实与常人不同。拿纸笔来,我先修书一封,给我父皇。罗将军是可比卫青、霍去病的虎熊之将人中之杰。是我李唐不可或缺的人才,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而出现任何意外。”  <!--章节内容结束-->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