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八节 老流氓

第十八节 老流氓


  大礼堂。
  四下里一片死寂。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银发老者会突然站出来,对着话筒来上这么一句。
  尽管他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深了,但是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他。
  太安市上一届乐师协会主席何一正何老先生。
  德高望重,传奇乐师,一生为了太安市民众的生存和利益贡献了几乎所有的力量。
  这样一个本来已经近乎退隐的人,竟然出现在了颁奖台上,怒斥所有人。
  这种场景,恐怕没有人能预料得到。
  因为是现场直播,所以无论是网络平台,还是电视平台——何老说的每一个字都精准地传了出去。
  整个太安市都沸腾了!
  大新闻啊!
  何老爆又粗口了。
  而且还是为了韩乐爆粗口,事情,好像要开始反转了呢?
  本来就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开始变得更加精神抖擞。
  临时数据统计,各大平台的收视率,又往上拉了一截。
  微博反应最快,一个名为#何老又骂人了#的话题,开始疯狂攀升!
  ……
  大礼堂里,乐师协会众人面面相觑,唯有苦笑。
  何老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他这一辈子,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妥协和委屈。
  他这一辈子,完全是一路骂过来的!
  年轻的时候骂前辈乐师在业界潜-规则,年长了骂联邦制度,甚至人到中年了,何一正还和龙城的一名传奇乐师对骂过!
  有人统计过,他这一生,经历过大大小小几百场骂战,真的是身经百战。
  最最关键的是,每一次骂战,都能让何老名声大增;而且每一次的骂战,都是以他最终获胜而结束!
  毫无疑问,何一正的音乐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但他的名声之所以如此显赫,主要还是靠骂人。
  有人戏称:“论骂人,在何老面前,不是针对谁,在座的诸位都是辣鸡。”
  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年轻时候的何老,简直是最好的新闻制作机。
  每当听说何一正又骂人了,总能蹭到一波热度。
  只可惜,这些年,伴随着年岁的上涨,何老据说开始修身养性,不再骂人了。
  特别是担任了乐师协会的主席之后,他更是一改流氓本色,变成一个乐于提携后背的好前辈。
  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在太安市里,地位非常超然,仅次于五人委员会。
  人们以为,这辈子恐怕都见不到何一正再骂人了。
  然而今日,何氏叫骂重现江湖。
  “你们都是傻哔吗?”
  这是何一正年轻的时候最招牌的口头禅。
  熟悉何一正的人都知道,每当这句话出现,并不是骂人的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颁奖台上,何一正手持话筒,怒斥道:
  “他们不懂曲子不懂战歌,你们也不懂吗?”
  他骂的是乐师协会的人。
  “《男儿当自强》这种曲子,真的开打,至少是九环以上的战歌!你他-妈嗑-药能磕出这么一首战歌来?”
  “再者说,服用了禁药的人,虽然能在短期刺激魂力增长,从而创作出强大的战歌来——可是难道你们都不知道,那种战歌是有瑕疵的吗?”
  “你们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还是被猪油蒙了心了啊!”
  何一正越骂越凶:“黑卡验证过了,曲子就是他创作的,这孩子也演奏过了,你们居然还指责他服用禁药?”
  “禁你-妈个大头鬼啊!”
  “这三十三秒的短章,天衣无缝,浑然一体,你告诉我,你、就是你,你能听出瑕疵吗?”
  被何老指着的是现任乐师协会副主席。
  他吓得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听出瑕疵。”
  “你,你呢?”何老又选了一个人。
  那人浑身发抖,早已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没、没有……”
  “这不就得了吗!气死我了。”
  何一正瞪着众人:“原创曲牌,没有瑕疵,你告诉我是嗑-药磕出来的?”
  “药监局的人是谁?之前这位韩乐同学的调查是谁负责的?”
  药监局方向,顿时一片死寂。
  一个中年男人浑身发抖,他看着身边一个肥的流油的胖子,低声道:“局长救我……”
  “小吴啊,你被那老流氓盯上了,你就认了吧……”
  胖子满脸堆笑,手底下却毫不留情,一把将那个中年男人推了出去。
  “何老,是他!”
  胖子显然是实力派,脸色顿时变得严肃无比:“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的!”
  “我们药监局,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名乐师!否则我们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关于韩乐同学,我个人的看法是和您一样的。《男儿当自强》虽然只有短短三十多秒,但其中的热血气概,能引发绝大多数人的共鸣。”
  “能创作出这样战歌的人,必定是个心怀大志的热血青年!这种人,我觉得不太可能会碰禁药。”
  “但我们这边得到的药检报告,的确是阳性,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吴长贵!”胖子厉喝道:“你是不是在药检的时候,动了什么手脚!”
  这一声厉喝,带了强大无比的真气,直接把瘦子压倒在地上,连连吐血,话都不能说,直接晕死了过去!
  何老眼睛一眯,韩乐也冷冷一笑。
  胖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呵呵,装死?装死你也逃不了!”
  他一把拎起瘦子,带着手下往回走:“何老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药监局绝对是保持绝对公正的!”
  大礼堂里,一众学生看的目瞪口呆。
  不是他们反应慢。
  是他-妈局势变化的太快了!
  这老头儿谁啊,怎么随便骂几句,就扭转形势了呢?连药监局局长都差点给他磕头跪下了!
  杜泽锋更是气的差点吐血。
  自己辛辛苦苦布下的局,就被这老头子随便几句粗口给破了?
  “这老头什么来头啊?”
  杜泽锋心里嘀咕。
  “老大,看论坛上的科普贴……这老头,贼厉害。”
  身后有人提醒。
  杜泽锋立马取出手机。
  结果他一看,更加郁闷了。
  或许年轻人们不知道何一正的名字,但是稍微年长些的人可都记着呢!
  微博上、论坛上,各种关于何老年轻的骂战事迹被揭露出来,看得人一愣一愣的。
  尽管时间过去很久,但那辉煌的战绩是不会褪色的。
  大部分人对何老的怒骂并不反感,反而认为是真性情,纷纷表示支持。
  只有何老年轻时的一些死对头,冒出头来假装感慨地写了几句:
  “当年的臭流氓,如今的老流氓。”
  结果自然是被下面的评论骂的抱头鼠窜。
  ……
  而不管怎样,何一正戏剧化的出现,完美地解决了韩乐的困境。
  他之前准备的好多计划,居然都没有了使用的地方。
  “这运气也太好了点。”他心里宽松了不少。
  有何老为他背书,禁药事件药监局必然会重新查,结果——恐怕会大不相同。
  这新芽榜首,他是拿定了!
  一双双眼睛注视着韩乐,充满了羡慕和惊叹。
  今夜之后,韩乐的名字,恐怕将会传遍整个太安市。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其中,有一半是何老的功劳。
  “还愣着干嘛?”何一正年纪大了,骂了几句,多少有些累了。
  “颁奖。”
  他往下走去,还不忘拍拍韩乐的肩膀,以示鼓励。
  众人松了一口气,至少今晚的何老没骂太多,估计是年纪大了精力不够了。换成年轻的他,估计整个大礼堂的人都得遭殃!
  主持人捏了一把汗啊,今晚简直是他主持过的场面变化最多最难应付的仪式了。
  “那么,我们欢迎韩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却坚定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主持人:
  “等一等!”
  “我不服!”
  “我要和韩乐,进行乐师决斗!”
  主持人的脸都绿了。
  今天这些人怎么这么能折腾啊,我就想安安静静地颁个奖而已啊!
  我就不明白了,拿了个临时工的工资,咋要面对这么多突发情况呢?
  他哭丧着脸望了过去。
  凤凰公司那边,一个人缓缓走了过来。
  他背着自己的万维键盘,满脸不甘心。
  主持人记得他的名字。
  孙萧。
  新芽榜第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