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二节 新旧榜首

第二十二节 新旧榜首


  韩乐不是一个特别记仇的人。
  但他有仇必报。
  禁药门事件,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杜泽锋在背后使力。这个人心胸过于狭窄,对自己恨之入骨,韩乐没理由轻易放过他。
  更何况双方还有赌约在前。
  看台上,杜泽锋满头大汗,脸色发青。
  观众们议论纷纷。
  一开始他们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何韩乐在这种喜庆的时候还要点名杜泽锋。
  但很多学生是依稀记得去年韩乐和杜泽锋的赌约的。
  再加上小迷妹的科普贴,相关的消息立刻传播了出去。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杜泽锋和韩乐,还有这么一桩赌约!
  新芽榜前三,韩乐如今已经做到了。现在,是杜泽锋,兑现他的诺言的时候了。
  难怪韩乐说是私人恩怨。
  ……
  “年轻人,愿赌服输吧。”
  “居然跟这种天才较劲……那是老杜家的小儿子吧,越来越不成器了。”
  “真是……浪费我们时间。”
  观众席上,来自太安市各个阶层、势力的人都发出不满的声音。
  他们现在都在想法设法在新闻发布会之前拉拢韩乐,谁知道还有这么一出。
  自然而然的,他们对杜泽锋就有了些看法。
  “不就磕个头吗?瞧把你逼的。”
  赵璇叼着烟,鄙夷地看着杜泽锋:“当初敢赌,怎么现在不敢接了啊?”
  杜泽锋咬紧牙关,他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看,而其中目光最为凶狠的,就是站在舞台上洋洋自得的那个韩乐!
  “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的膝盖渐渐软下去。
  他在心里疯狂地念叨着:“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新人乐师而已,就算是新芽榜首又怎么样?”
  “等我熬过现在,我一定要杀了你啊!”
  他状若疯魔,猛然跪下!
  “我……认错!”
  “韩乐!我向你道歉!我不该狗眼看人低!”
  “我不该心胸狭窄,因为你抢了我的名额就对你怀恨在心!对不起!”
  他的声音生涩无比。
  韩乐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一凛。
  杜泽锋比他想象中的难对付的多,他还以为对方会爽约逃跑什么的。结果他真的跪下来了!
  虽然嘴上不断祈求着韩乐的原谅,但是他的眼神却暴露了一切!
  或许在其他人眼里,杜泽锋的道歉还算诚恳,但是!
  那种凶恶恶毒的感觉……不会有错的。
  “他是想事后杀了我。”韩乐深吸一口气。
  这种人,也算能屈能伸了,最是可怕。
  但韩乐也不是易于之辈。既然你想杀我,那今天,就别想活着回去了吧!
  正当他想着以什么名目动手的时候,恰好一个声音响起:
  “起来吧,投机取巧之辈,不值得你道歉这么多。”
  那声音温润如玉,让人听了如沐春风。
  杜泽锋听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不敢置信地抬头。
  一个穿着小西装的英俊青年,提着一个黑色的键盘盒,徐徐走过过道,淡淡地说:“《男儿当自强》不错,可惜是投机取巧的作品。只注重精气神,却注定不可能在实战中有什么效果。”
  “云州智脑的评分没问题,只不过被这小子钻了漏洞罢了。”
  “韩乐,我承认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小人,但再聪明,也是小人。”
  “我这个人呢,眼里容不得沙子,最讨厌有人钻规则漏洞了。何老您别瞪我,您年纪大了,判断失误也是难免的事情;再者说,我也不是你们乐师协会的人。”
  “你是今年的新芽榜首不错,不过,你敢不敢和我来一场真正的战歌比拼?”
  “放心,我不会欺负你的,我会把魂力压在一级,圣环数目也是九个。”
  “我们各找实力相仿的九个低级武者,然后用战歌圣环激励他们,看看战斗结果如何?”
  “哦,忘了自我介绍,你可能不认识我。”
  一路自言自语走到台上的青年放下手里的盒子:
  “鄙人徐相如。受人所托,来揭穿你的骗局。”
  “怎么样,敢不敢?”
  他用那种挑衅的眼神看着韩乐。
  韩乐看着他,忽然笑了:“怎么不敢?”
  “战歌比拼是吧?来啊。”
  “谁怕谁啊?你说是吧,杜泽锋同学?”
  杜泽锋猛然站起来,对着徐相如说道:“我愿意加入徐先生的麾下,为先生死战!”
  他的眼里充满了血丝和怒意。
  韩乐轻轻一笑,对着已经发呆的主持人说道:“没规定说,新闻发布会之前不能战歌比拼的吧?”
  主持人木然点头。
  就连组委会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韩乐是今年的新芽榜首,身份自然特殊一些。
  而挑战者徐相如,同样不逊色。
  因为他是……去年的新芽榜首!
  ……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新芽榜颁奖典礼再起波澜,去年榜首徐相如登场!”
  “徐相如要挑战韩乐?这不公平吧?”
  “战歌比拼?那就是比实战咯?徐相如比韩乐多了一年经验,这不是欺负人吗?”
  “别乱说,我们家相如已经答应,会将魂力压在一级,而且圣环也是和韩乐一样的九个,才没有欺负人呢。”
  ——这是徐相如的粉丝。
  然而网络上,大多数人因为韩乐之前遭遇的缘故,对韩乐还是同情的多一些的。
  徐相如横空杀出,让人觉得有些不厚道。
  黑韩党则是死死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趁机反攻:“徐相如说的有道理,韩乐的战歌只能激发人的精神意志,听着热血,但实际效果说不定很差!”
  “这种战歌虚有其表,没有实际的加成,根本没有作用!”
  “垃圾韩乐,滚出太安市乐师界!”
  ……
  “徐相如?战歌比拼?没完没了啊!”
  客厅里,宋野终于怒了,他拉着媳妇儿的手就往外跑:“走!我们去小乐学校。”
  “他现在势单力孤,我们得为他加油啊!”
  ……
  凤凰公司后勤部。
  “我们准备去现场看了!现在开车过去还来得及!听说大礼堂后面就是演武场,还有十分钟双方就开始了!”
  菲姐招呼说:“小秋快收拾收拾,走了呀。”
  “难道你不想为韩乐加油吗?”
  陈小秋缩在角落里,对着显示器,半晌才闷声说:“你们去吧,我不去,我还有工作……”
  “奇怪的孩子。”其余人纷纷下楼,唯有菲姐嘟囔了一句。今天的颁奖典礼这么精彩,最后还有新旧榜首的战歌比拼看,谁还在乎那点收尾工作啊?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陈小秋才打开隐藏的窗口,双手开始快速打字。
  她的眼神坚定无比——尽管很想在现场为韩乐加油助威,但是今晚,她不能去。
  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要为韩乐,坚守住舆论的阵地。
  可能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
  大礼堂后面就是演武场。
  组委会的人很无奈,各方势力也很无奈。
  两个年轻冲动的人要战歌比拼,谁能阻止?
  徐相如身份特殊,是去年的新芽榜首,才华横溢,在太安市一直有很多支持者,也是今年的【青云榜】有力的竞争者。
  很快的,他就挑好了九个低级武者。除了自告奋勇的杜泽锋是通玄境界之外,其余八名武者,都是最低级的练气阶段。
  “韩乐,该你挑了。”徐相如平静地说道:“我这个人最讲究公平,不然别人会说我欺负新人。”
  “在场的武者,看在我徐家的面子上,请在战歌比拼中全力出战。”
  “不然,我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此言一出,众低级武者跃跃欲试。
  虽然他们不看好韩乐,但是能和新芽榜首打好关系,也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选我吧,选我吧!”有人喊道:“韩乐先生,我虽然是练气阶段,但是已经半步通玄了!”
  韩乐看着那些自告奋勇的武者,清了清嗓子,忽然开口说:
  “我只需要一个人。”
  “一个,练气的就好。”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懵了。
  徐相如眼底闪过浓浓的怒意。
  ……
  早安,依然是两章连发,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