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节 资质平平

第一节 资质平平


  这是周五的上午。
  韩乐行走在太安一中的校园里,一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
  没办法,像他这样在新芽榜上一举成名的乐师返校重修的不是没有,但很少,而且大多都是一些老人家了——重新进修一些最新的知识,混个好职位什么的。
  而韩乐,则是完全不同。
  他是自己放弃了四大公司的邀请和拒绝了无数小公司的橄榄枝,重新踏入校园学习武道。
  这在外界,被称为“弃乐从武”,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乐师比武者前途广大的多,而且在对付荒兽的时候,危险也会小很多。
  像韩乐这样的天才乐师选择修行武道,基本上找遍整个云州大陆,恐怕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学生们的消息显然都很灵通,昨天在新芽榜颁奖典礼上的各种新闻,早已伴随着《太安早报》和一系列其他媒体的大肆宣传传播开了。
  韩乐赫然已经成为太安市小有名气的一个人。
  只是,人们虽然惊艳于他的才华,但对他选择依然充满质疑,更让人感到忧心的是,在韩乐拒绝四大公司之后,四大公司共同发布了一纸封杀令!
  据说乐师协会曾经试图居中调停,但失败了。
  封杀令的内容很简单,韩乐既然选择弃乐从武,那么太安市所有公司都不得和韩乐签约,《男儿当自强》的战歌版权也将锁定,不可能以种种形式进行传播、贩卖。
  四大公司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逼韩乐低头就范。
  我们允许你装逼,我们允许你有特权,我们也允许你不满——但是,一切必须在规则之内。
  像韩乐这样的超级天才,要么进我们四大公司,要么就干脆永远地不要再见天日了吧。
  这是韩乐从报纸上解读到的意思。
  其实昨晚和太安市乐师协会主席交谈完毕之后,韩乐就隐约领会到了对方话里有话。
  只是没想到,四大公司的动作会来的这么快!
  昨天盛情邀请,今天就翻脸不认人,果然是万恶的资本家啊。
  韩乐笑了笑,将报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他本来就没有想过和那些公司合作,所谓的封杀令,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纸笑话。
  《男儿当自强》的版权在他手里,这是自他上传云州智脑那一刻开始就决定了的,没有人能逆向解读出这首歌的万维谱——就算有,也是云州法律所不容许的事情。
  盗版乐师战歌,乃是大忌,在某些法制严明的城市,可能会直接被判处死刑!
  所以尽管有很多人都眼馋《男儿当自强》这首歌,想要将这首歌录入各种播放设备,消耗特定的【魂石】,以达到乐师本人不在场也能提升武者实力但是效果要差一点的目的。但他们依然只能望梅止渴。
  四大公司不同意,韩乐自己也不乐意。
  所以现在,《男儿当自强》只是高傲地挂在了太安市乐师协会新芽榜上,不开放下载和试听。
  不像其他新芽榜上的短章,已经在专门的制作公司流水线上了——将带有创作者魂印的战歌拷贝到专门的仪器当中,以魂石为驱动力,这样播放出来的战歌虽然效果比乐师本人演奏要打折扣许多,但是对于很多武者来说,这总比请一位乐师坐镇合算的多。
  但韩乐坚信,这首歌不会就这么埋没的。
  他自己,也是一样。
  ……
  高二3班。
  一众同学对韩乐的复学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
  以马昊为首的一批人,尽量的选择孤立韩乐。据说,昨天被黑影踢中之后的杜泽锋至今仍然处于重伤昏迷状态。有人怀疑那黑影是韩乐的保镖,因为战歌的法相护主,不应该有这么强悍的力量。但只有韩乐自己知道,那黑影绝对是战歌法相幻化而成,佛山无影脚,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武技。
  看来这个世界的战歌法相,还有很多地方值得他去挖掘。
  而另外一批人,则对韩乐的出现感到非常兴奋。毕竟这是他们少有的近距离接触天才乐师的机会,尽管四大公司下了封杀令,但还是有不少同学主动上来问好。
  韩乐很有礼貌地选择一一回应。
  上午的课相对无聊,都是理论课,包括了荒兽知识、云州地理、十二主城制度等等。
  而下午则是实践课,专门让太安一中的精英学子们修炼武道。
  授课老师倒也没有因为韩乐是新芽榜首而另眼相看,整整一上午都在认真地讲课。
  只是那些知识对于韩乐来说,实在是太枯燥了!
  太安一中理论课教育堪比天朝的填鸭式,直接照本宣科,让学生死记硬背就行。
  韩乐前世就不是什么记性特别好的人,穿越之后虽然脑子清楚了不少,但是看着那厚厚的教科书,以及听着下课时地理老师说的那句“这部分内容都是重点,大家记一下,下周一考试”,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返校重修是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地理课本看得他脑仁疼,原主人似乎也非常排斥这些理论知识,没有留给他多少基础。
  他只能硬着头皮自学。
  好不容易把一早上熬过去了,然而下午的武道实践课却给了韩乐更多打击。
  ……
  太安武馆三号练功房。
  “白云心法是我们太安市武道基础教育的重要环节,也是最简单的武道心法。”
  “基本的图谱和观想法大家上学期都已经学了。”
  “现在大家继续冥想,感知气感。练气成功的同学,跟王老师去那边打坐一小时,然后对练。”
  “韩乐同学……你过来下。”
  负责下午课程的老师姓厉,以前据说做过龙城军队教官,所以大家都称呼他厉教官。
  练功房一角,厉教官面无表情地将一本图谱交给韩乐。
  “看一遍,练一遍。速度。”
  韩乐眉头一皱,还是快速翻阅起来。
  这份图谱,自然就是太安一中的基础功法,白云心法。
  说起来白云心法在武道功法里,不算太难,但是韩乐的资质根骨,的确一般。
  他看了一遍,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然后闭上眼睛观想图谱中说明的感知真气之法,却半天什么都没感觉到。
  “怎么样?”厉教官问。
  “没感觉。”韩乐如实回答。
  “很正常。”厉教官冷冷地说:“或许你是乐师界的天才,但是在武道上,我不得不说你,资质平平!”
  “或许连资质平平都算不上,简直就是个武道蠢材!”
  “我建议你降级,和高一的学弟们一起先去打好基本功再说。”
  他的声音虽然不响亮,但是练功房就这么大的地方,整个高二3班的人都听到了。
  众人面露异样之色。
  而马昊等跟随另外一名老师正在打坐的练气级别的学生,则是纷纷低笑出声。
  马昊本人更是哼了一句:“什么乐师界的天才,还不是武道蠢材,偏偏要装逼学武,现在傻哔了吧?”
  厉教官猛然瞪了他一眼,马昊才悻悻闭嘴。
  韩乐认真地温习图谱。
  厉教官不耐烦道:“我知道你性子还算坚韧。”
  “但资质差就是资质差,没得说。”
  “这样吧,看在你是优等生待遇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一周之内,如果你能击败她,我允许你留在我的班里。否则,请你韩乐降级。”
  “我的班里,不收跟不上进度的学生。”
  说罢,他从班里拉出来一个相貌平庸的女生。
  “严晓燕,请赐教。”女生很认真地行礼。
  韩乐嘴里发苦,知道这是厉教官在实力劝退了。
  武道课,从来都需要实践,最简单的实践就是对练。
  当下,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请赐教。”
  然后三秒之后,他直接被撂倒在地上,浑身骨头疼的快崩溃了!
  “你的身体素质太弱了。”厉教官不客气地指出说:“晓燕不用任何武技都能击败你。”
  “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降级吧。”
  韩乐咬牙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说道:“给我一周。”
  厉教官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其余的同学也惊诧于韩乐的执着。
  你一个乐师,非要练武作甚?
  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看着韩乐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很多人陷入了沉思。
  ……
  放学后,小阁楼里。
  韩乐擦完跌打损伤的药水,苦笑一声:
  “难怪原主人这么不喜欢太安一中了。理论知识太复杂,记不住;武道功法太难学,资质不够。”
  “看来,只能作弊了啊。”
  下一秒,他思维沉入无垠曲库之中。
  还剩一个积分。
  他犹豫许久,最终选择了兑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