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节 硬拉硬打!

第五节 硬拉硬打!


  工字伏虎拳,洪拳的一种,在传说中是黄飞鸿的得意拳法之一。
  在韩乐前世的祖国广东省流传较广。
  “工字伏虎拳、佛山无影脚……”
  “难道这个世界不仅能将战歌具现化,连我记忆里那些画面的武道拳术都能学习?”
  对于这个结果,韩乐虽然已经有了些预料,但依然吃惊无比。
  难道这个异世界,和自己穿越前的世界,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韩乐对这套工字伏虎拳不算陌生,此拳法据说出自少林,乃是十八罗汉伏虎拳演化而来。
  这套拳法讲究猛拉猛打,要求的是硬桥硬马的真功夫,十分符合洪拳的风格。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身体素质较为孱弱的韩乐是不太适合学习这套硬功夫的,前世经典影视里,很多拳法招式都比这套工字伏虎拳要适合韩乐。
  最简单的例子——咏春。
  但是的韩乐现在也别无选择不是?
  为了防止记忆里黑影打过的那套拳法不被遗忘,韩乐二话不说,快速地用剩余的魂力,弹奏了一遍《偷功》。
  武道智慧大开之下的韩乐,几乎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记住了这套拳法的全部精髓!
  他下了阁楼,夜晚的太安市依然灯火通明,只是秦婆婆的小屋低矮无比,在夜色的掩护下显得挺隐蔽的。
  那些流浪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韩乐关好大门,便开始按照脑海里的画面,快速挥拳演练了一遍!
  这一次,他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而是以通玄武者的身份,凝聚真气于周身之发力处。
  喝!
  哈!
  院落里,树叶瑟瑟落下,树下,韩乐正尽情地投入到练拳的过程中!
  一套工字伏虎拳打完,他只觉得浑身舒畅。
  然而下一秒,剧烈的疼痛就从四肢百骸传来。
  安之盾生命检测仪早就滴滴作响:“检测到多处肌肉拉伤、骨骼轻微开裂……”
  韩乐是龇牙咧嘴地回屋的。
  没办法,工字伏虎拳是硬功,对马步,腰劲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韩乐现在的身体,硬打一套,确实有些勉强了。
  但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
  至少韩乐自信,这一套工字伏虎拳打出,别说严晓燕了,就算是通玄级别的武者,都要吃上一些亏!
  这个世界的武学招式还停留在较为基础的阶段,这一点,从太安一中的基础教育就可以看出来。
  他们的武技很单调,或许是科技的进步,让他们更看中身体素质——俗称“四维”的提升。加上真气的修炼,招式方面,往往被忽略了。
  “这一套工字伏虎拳,配合男儿当自强打出来,效果恐怕还要翻倍啊!”
  韩乐静静地思考着:“穿越到这个世界,总算有点保命能力了。”
  这也是他练武的重要原因之一,乐师很强,但是自保能力终究是弱了些!
  他不喜欢依赖其他人,更何况,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他少不得要和四大公司扳手腕了。
  自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
  次日上学。早上一如既往的是蛋疼的理论课,美女老师换成了一个严厉的秃头中年老师。
  考试结果公布后,大家都已经麻木了。
  “韩乐同学,降级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干脆退学吧。”
  中年老师厉声喝道:“你何必自毁前途呢?”
  “乐师界才是你应该投身效力的地方啊!”
  韩乐更是皮厚的不行了。
  一根手指竖起:“给我一个月时间,月考见。”
  说罢,他转身就走。
  “真他-娘的倔!”办公室里,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钻了出来。
  “老孔,不可以说脏话。”年轻的瘦高个彬彬有礼地说:“麻烦张老师了。”
  张老师摇摇头:“你们看这韩乐,我们也没辙啊,几个老师都在暗示了,到我这儿我干脆明示了,他就是不听啊!”
  在乐师协会中原本负责技术的老孔愤愤不平:“为什么是咱俩摊上这差事儿?韩乐这小王八蛋就是软硬不吃,我们能怎么办啊?”
  小飞无奈一笑:“还不是因为你之前嚷嚷着要见见能写出让云州智脑给出这么夸张评分的天才新人吗?”
  “现在你见到了吧?”
  老孔怒道:“我真是个傻哔。”
  小飞扶额:“不要说脏话。”
  “那你有什么办法没?”老孔颓然坐在一张椅子上:“这周不搞定,我们可交不了差。”
  小飞耸了耸肩:“这不还有厉教官嘛?”
  “看得出来,韩乐这次返校,其实就是想练武。他的身体素质确实差了些,但是只要加入我们乐师协会,什么十全大补酒不给他拿过来啊。”
  “只要让他在练武这方面碰壁就好了。”
  “哎?张老师,韩乐在练武方面怎么样?”
  张老师如实回答:“资质平平。厉教官说,他连一个练气阶段的女生都打不过。”
  “这周如果他还不能达到约定要求,就会自动降级,到时候一切就好说了。”
  小飞顿时眼睛一亮:“走走走!老孔,我们去练功房看看。”
  ……
  下午,武道实践课,3号练功房。
  所有人排成三列。
  每节课的开始,依然是例行检查。
  厉教官面无表情地站在上面:“韩乐,严晓燕,出列!”
  两人应声而出。
  其余人开始交头接耳。
  其实如果换一个人,天天被一个女生虐,他们就算再爱看热闹,也会觉得麻木了。
  但这个人不同,他是韩乐啊!
  新芽榜首,被一个练气女生虐,对他们来说心里总有一种暗爽的感觉!
  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乐师,还不是一样被我们武者打倒?
  抱着这样的念头,每次严晓燕撂倒韩乐,总能得到一片欢呼之声,这倒是搞的原本在班里挺边缘人的严晓燕有点不知所措了。
  只不过今天倒是出了点岔子。
  一个男生忽然举手:“厉教官!天天让晓燕和韩乐对打,未免太单调了些。今天就我来吧,我也是练气阶段。”
  厉教官沉吟片刻,看了韩乐一眼,后者一副无所谓的眼神。
  “好吧,你自己注意分寸。”
  男生顿时得意洋洋地出列。
  旁边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孙子好机智啊!”
  “这可是名正言顺虐新芽榜首的机会!虽然有可能得罪韩乐,但这是同学间的正常切磋啊。”
  “那人是跟着杜家的人混的,得罪韩乐也没什么。”
  其余同学议论纷纷,看向韩乐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
  得了,被软妹子虐还可以自我安慰的话,这回可是真汉子来了。
  “我叫孙平。”男生抱拳道:“韩乐,这是武道切磋,我可不会因为你的乐师身份而手下留情!”
  韩乐平静地回答:“好的。”
  “开始!”厉教官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忽然投向了远方——二楼处,一瘦高一矮胖两个人影正在观看这场即将开始的比试。
  “乐师协会的人吗?”他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两人身上。
  而场内,孙平却已经出手!
  和严晓燕温和的武技进攻不同,他这一出手,目标竟然是韩乐的要害!
  他的身体素质比韩乐强一点,而且是全力出击,估计真气都用上了。
  “好狠的动作。”
  “其实如果是软妹子的话,还真不好下手。既然有人自己把脸伸过来,不狠狠地抽回去,似乎都对不起对方的配合了!”
  韩乐心中冷笑一声。
  下一秒,他一个侧身躲避对方粗劣的招数。
  腰马合一,桥手开路!
  工字伏虎拳,讲究的就是一个硬字!
  硬拉,硬打!
  韩乐的拳头凶猛而快速,在真气的加成下,突破了身体素质的限制。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韩乐一口气打了孙平六拳!
  每一拳,都是砸在胸口和小腹部!
  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轰!
  几乎是眨眼间,孙平就惨叫着摔倒在了地上,众人甚至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孙平,惨败!
  所有人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而刚刚回过神来的厉教官往地上一看,也是大吃一惊。
  韩乐毫发无损,孙平重伤倒地?
  莫不是眼花了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