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七节 云州智脑不在了?

第二十七节 云州智脑不在了?


  “版权不卖,战歌芯片的代理权可以考虑。”韩乐用纸巾擦干嘴角的辣油,清晰地回答。
  “利润三七开,我三你七,扣除销售费用和制作成本,工作室用我的,挂我名下的一个战歌芯片制作公司。”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韩乐的反应,韩二的回答也极快。
  韩乐反倒是微微一愣:“不用签长约和乐师约?”
  韩二哈哈一笑:“不签。如果你要是能接受乐师约或者长约,四大公司随便你挑。”
  “你这么做……不怕四大公司?”韩乐若有所思地问。
  “怕啥?”韩二耸了耸肩:“你是说那纸封杀令?”
  “那种程度的封杀,不就是给你点压力嘛。吓唬吓唬小公司和其他人,我韩二,还真没放在眼里过。”
  “如果没问题,咱们明天就先去乐师协会,在云州智脑终端确认代理权转让协议。”
  “好。成交。”韩乐也没有磨叽。
  之所以抗拒和四大公司签约,也是有他自己的考量的。
  四大公司签的都是乐师约和长约,之前韩乐和凤凰签的,就是一纸十年长约!
  也不是说四大的长约究竟有多么不公平,毕竟公司给乐师的资源也是很足的,但是那种长期不自由的感觉韩乐是受不了的。
  幸好在穿越之前,段明为了表示凤凰公司和韩乐划清界限,已经主动解除了那份长约!
  这样反倒还给了韩乐一个自由身。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用另外一纸长约将自己束缚住呢?
  眼前这个韩二,要么就是外表粗犷实则内心细腻,一眼就看出韩乐的真实想法;要么就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这家伙,看上去也不像心机那么深的感觉;背后高人……是这个老王吗?”
  韩乐心中默默想到。只可惜,在他看来,这两种可能好像都站不住脚跟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误打误撞?
  韩乐没有多思考。和韩家二公子的合作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给的是《男儿当自强》短章的代理权,完整版的还握在他自己手里,如果日后合作之中,韩二公子干出了有损他利益的事情,他立刻就能拿出完整版来获取主动权。
  韩乐暂时还不准备公开自己的真正实力。既然魂力检测仪出现了问题,那么等韩乐自己研究出来原因所在之前,他会保持一个低调状态。
  反正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魂力是足够的。
  确定了协议之后,韩二明显更开心了,又喊了大排档的老板加了些烧烤。
  “来嘞!”
  “二位的羊蝎子!今天两位点了这么多,我老芋头再送二十串里脊!”
  豪哥大排档的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人称老芋头,身板虽然魁梧但是穿着围裙低眉顺眼的,显然深谙和气生财之道。
  能在这鱼龙街把生意长久做下来的,想必也都是人精了。这老芋头明显认出了韩二公子,却只是不动神色地示好,也没有过度,着实让人觉得舒服。
  难怪韩二会喜欢这家店了。
  几盘子烧烤端上来,刚刚觉得吃饱了的韩乐和二公子,都忍不住再次动手。
  又过了许久,双方约定好明天中午在乐师协会碰头签订协议,下午去韩二的工作室直接制作【战歌芯片】之后,两人才准备离开。
  只不过在走的时候,鱼龙街的对角小巷里,忽然窜出来一群人来!
  这群人全部穿着黑色的衣服,相互搀扶着,有些人还流着血!
  他们手里提着短刀和钢棍,杀气腾腾的样子。
  几个还在附近回荡的食客眼尖,都是低头吃东西,一句话都不说。
  老芋头面色凝重地迎了上去,和那领头的人说了几句话,那群人陆续走进了豪哥大排档的厨房,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一地的血气,虽然被烧烤味道冲散了很多,但敏感的韩乐还是闻到了。
  “别太惊讶。这是鱼龙街。”
  韩二说道:“这就是我喜欢这里的缘故,只有这里的人,才能看到人类的一些野性。韩乐,你是没有出过城,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恐怖和残酷。”
  “城里的人们,因为有粒子屏障,便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呵呵,他们整天沉醉在安逸的生活环境中,在我看来,还不如鱼龙街这群为了生存而打生打死的贫民们。”
  “那些所谓的高级武者,那些所谓的大乐师,又有多少人真的上过战场见过血?太安,甚至龙城,都安逸太久了。”
  “上一次我出城的时候,和一头荒兽搏杀了三天三夜,最后我们两个都精疲力竭,我和老王生生把它咬死了。”
  说到这里,韩二忽然咧嘴一笑:“是不是觉得很恶心?”
  “可是在城外啊,你就得这样,才能活下去。这也是我不喜欢城里人的原因,有时候,我更喜欢野人,虽然他们肮脏卑劣,但是他们的确比我们更适合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活下去。城里人啊……都被云州智脑宠坏了。”
  “韩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云州智脑不在了,会怎么样呢?”
  韩乐微微一怔。
  他没有想到,看似粗犷的韩二,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很显然,那个一直被上流社会鄙夷,认为没脑子只有一身蛮力的韩二公子,其实内心深处对这个世界,另有一番见解。
  云州智脑不在了,会怎样?
  这个问题,韩乐根本没有思考过。他刚刚穿越过来,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应付。
  而这个世界的人,更是习惯了这个设定。
  反正有高大的粒子屏障保护他们,他们和野人不同,他们高高在上,他们可是文明世界的人吶。
  韩乐陷入了沉思。
  “二公子,您喝醉了。”老王一把搂住韩二,让他不要多嘴,充满歉意地冲韩乐笑道:“我们家二公子经常酒后失言。”
  “对不住了韩乐先生,我们这边先走了,您路上注意安全。”
  说罢,他就驾着韩二,不由分说地要走。
  韩二挣扎了一会儿,却也沉默下去。
  韩乐默默站在那里,思考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思考出一个所以然来。
  “客人,抱歉,本店提前打烊了。”
  戴着围裙的老芋头谄媚地走过来,笑着道:“要不,我再给您烤几串?免费的。”
  韩乐看了一眼,发现豪哥大排档的客人已经走光了。
  老芋头的两个儿子,正在警惕地收拾残局。
  鱼龙街上,一片萧条之色。
  韩乐低头,忽然说:“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老芋头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显得有点尴尬,着急地搓手说:“客人您说什么胡话呢?我哪有什么老大不老大……”
  他那两个儿子更是一左一右围了过来。
  老芋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后退。
  韩乐直接把兜帽摘下来,平静地说:“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我是韩乐。如果你们不认识我,那么让二鬼出来。”
  “别跟我说二鬼不在,刚刚我看到他了。”
  ……
  豪哥大排档的地下室里。
  愤怒和悲哀的气息在蔓延。
  很多人正在默默地给伤口上药,因为去不起医院,再重的伤,也得自己挺着。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脸惊慌地搂着自己男人的胳膊,低声啜泣。
  “老大,这样下去恐怕不行。”
  一个大块头说道:“黑坞社已经三番两次没事儿找茬了,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问题。今天他们来的太突然了,我们和兄弟们……”
  二鬼挥挥手,一脸疲态:“这不怪你们。我心里有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众人顿时警惕起来。
  一个少年正站在入口处,看着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