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七节 莽夫韩乐!

第三十七节 莽夫韩乐!


  鱼龙街,十字路口。
  据说在浩劫之前,此地是原太安市市区最热闹的地方,所以一度被称为“闹市街口”。
  正常情况下,这条路口,哪怕是午夜,也是颇为繁华。
  至少在鱼龙街这种贫民窟,小商小贩还挺多的。
  只是今日得知了青鱼帮和黑坞社火拼的消息,所有小商贩才提前避开。
  原本的闹市街口,如今倒显得冷清。
  寒风吹过,气氛陷入了死寂之中。
  谁也没有想到,韩乐那一刀竟然会真的落下。
  杜泽锋的脑袋,瞪着大眼睛,跌落尘土,在地上滚了两圈,血便和泥土黏在一起,看得模糊不清了。
  这一刀,砍的让人心寒!
  别说黑坞社众人和那十三个通玄武者了,就连青鱼帮的人,都被韩乐这果决的一刀吓坏了。
  那是杜泽锋啊!
  虽说是杜家最不起眼的子嗣,但也是四大家族的人!
  青鱼帮的人虽然都是混混,但是他们心里也都跟明镜似的。
  今天的混战,谁都可以死,唯独两个人不能死。
  一个是杜泽锋,另外一个就是苏豪。
  的确,黑-帮火拼,事后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鱼龙街,也确实是四不管的黑暗地带,死几个人没什么的。
  但人命有贵贱。
  黑坞社的人可以死,比如罗坝,二鬼一刀杀了,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那些通玄武者可以死。
  但杜泽锋和苏豪,绝对不能死!
  这是一条大家都默认的规矩。
  这也是杜泽锋和苏豪虽然有些恐惧,却依然没有后退的缘故。
  他们都仗着这条规矩,为所欲为。
  然而他们却忘记了,在这个场上,还有一个不守规矩的人。
  闹市街口,杀杜泽锋。
  对于韩乐自己来说,只是完成了一件很早之前就定下的小目标而已。
  杜泽锋、苏豪之流要杀他,他为什么不能反击?
  他唯一的感觉就是:
  原来杀人这么简单。
  没有小说里描写的恶心感、呕吐感。
  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就好像做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莫非我天性冷血?”
  韩乐内心深处,忍不住自嘲了一句。
  只是他眼中的杀意,依然没有停歇。
  杜泽锋要杀他,他自然要还手,这是他韩乐认定的死道理。
  别人的规矩,对他不管用。
  这里是鱼龙街。
  他是韩乐。
  所以一切顺理成章。
  ……
  因为韩乐的这一刀,十字街口的混战忽然变得有序起来。
  黑坞社的众人一边逃窜,一边尖叫道:“他杀了杜少!”
  “他杀了杜少啊!”
  “完蛋了!完蛋了!快逃啊!”
  青鱼帮众人也露出恐惧之色。
  而杜家的那些通玄武者,也满脸惊骇。
  唯有站在二楼看风景的韩二,笑了笑,低声说了一句:“杀的好。”
  然而下一秒,他脸上也涌现起愕然的神色。
  因为,杀了杜泽锋之后的韩乐,竟然还没有停手的打算!
  他手持短刀,一步步,向着苏豪逼去!
  “我草!”
  “这杀心比我还重啊!我喜欢!”
  韩二忍不住兴奋地拍手鼓掌!
  ……
  “韩乐先生!”
  二鬼短促地喊了一声,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难道要阻止韩乐?
  这显然不可能。
  只是在这鱼龙街上,已经死了一个杜泽锋,如果再死一个苏豪,整个太安市,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二鬼已经无法想象了。
  但是他明白,自己是阻止不了韩乐的。
  苏豪身边那些通玄武者,也不能。
  他们虽然武技高超,但是在杀心爆棚、又有战歌圣环之力加持的韩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佛山无影脚堪称群战利器,虽然无法直接杀敌,却足以让那些通玄武者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
  眨眼间,韩乐眼前只剩下了一个苏豪。
  后者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他踉踉跄跄地想要逃跑,却撞在了老芋头的尸体上,低头一看,老芋头怒目圆瞪,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那里!
  “你、你不能杀我!”
  “韩乐,你不能杀我!”
  “我是苏豪,我是苏家的人,你杀了我你会死的很惨!”
  苏豪尖叫着看着韩乐,仿佛看到了一个魔鬼。
  这一刻,他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通玄武者的事实。
  他只能不停恐吓:“对了、对了……我还是苏璃姐姐的堂弟,苏璃姐姐很喜欢我的。”
  “你是她男朋友,你不能杀我!”
  他仿佛找到一个救命稻草一般,眼前一亮。
  然而下一秒,冰冷的短刀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
  韩乐附身,低头附耳问道:“你要杀我的时候,想过你苏璃姐姐吗?”
  苏豪的脸色顿时僵在了那里。
  ……
  千钧一发之际,阴影中传来一声怒喝:
  “快停手!”
  “放开苏豪,否则,后果自负!”
  鱼龙街对角的小巷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显然是得到了紧急情报,急匆匆赶过来的。
  黑-帮众人开始退散。
  这一场混战,基本上已经以青鱼帮获胜而告终。
  但是接下来的场面,却因为韩乐开始失控。
  因为这个男人,是治安队的一个小队长!
  “治安队的人?现在来了?”
  韩乐冷笑着看着他:“你是苏家的人?”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错,苏家于我有大恩,我不能让你杀了苏豪。”
  “韩乐,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你千万要考虑清楚。”
  “苏璃小姐和苏白雨少爷之间的内斗,我不想参与,但是苏豪是苏家的人,他也是苏璃小姐很喜欢的弟弟,如果你杀了他,意味着你们的关系不可挽回;而与此同时,也等于惹怒了苏家。”
  “特别是在你已经得罪杜家的情况下,你还要这么做吗?”
  那人看了一眼地上的杜泽锋,心里虽然震惊,但反应还算快,立刻拿出极佳的口才,想要劝服韩乐。
  “不想参与?”
  韩乐未可知否地说道:“我听说,今晚的治安队,不会出现在鱼龙街。”
  那人脸上出现一丝尴尬,旋即严肃地厉喝道:“韩乐!我以太安市治安队第十一分队队长兰天诚的名义,命令你放开苏豪!”
  “放了苏豪,今晚的一切,我们治安队,就当没看见,杜家的事情,和我们也没关系,明白吗?”
  “我知道你很愤怒,但是,请你用理智思考一下吧!你想同时得罪两大家族吗?”
  “你不是喜欢苏璃吗,至少也要考虑下她的感受吧?”
  兰天诚自作聪明地劝说道。
  ……
  冷清的十字街口,如今只剩下了韩乐等寥寥数人。
  但他能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
  只要他杀了苏豪,恐怕事情就会向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生。
  很不合算的买卖啊。
  但是下一秒,韩乐还是微笑着把短刀捅进了苏豪的心脏。
  “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
  “但我也是一个莽夫。”
  “现在,我杀了他,你准备怎么样?兰天诚先生?”
  在兰天诚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苏豪整个人瘫软下去,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韩乐,鲜血顺着短刀徐徐流出,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先杀杜泽锋,再杀苏豪!
  韩乐霍然站起,这一刻,他无所畏惧。
  该怂的时候怂,该莽的时候就要莽!
  这才是韩乐的本色!
  四大家族又怎么样?
  要打就打呗!反正今晚过来,他已经做好了无数的准备和后手。
  人活一口气,韩乐这一生,气势从不愿输人!
  ……
  嘟嘟嘟!
  小巷子里,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治安队其他人终于姗姗来迟。
  兰天诚面部开始抽筋,咬牙怒道:“给我上!把韩乐给我拿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悠悠闲闲地从斜对角的二楼跳了下来。
  “兰队长,带着你的人,滚吧。”
  二公子拍了拍身上的兽皮,有些无所谓地说:“韩乐,我保了。”
  兰天诚又惊又怒!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天空之上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众人抬头一开,一架直升飞机正在悬停下降!
  黑色的绳索被放下,穿着风衣的少女顺着绳索,潇洒落地。
  她叼着一支女士香烟,挥手示意直升机可以走了。
  而后她转身看着二公子,完全忽略了兰天诚:
  “怎么?韩二,你想跟我抢男人?”
  “韩乐,是我赵璇要保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