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九节 红袖章

第三十九节 红袖章


  鱼龙街血夜过后的太安市,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
  实则暗流已经汹涌至极。
  《男儿当自强》短章的战歌芯片被人追捧,在乐师界引发争议的同时,两大家族不约而同地暗地里召开了会议。
  ……
  苏家府邸。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苏白雨的脸上,那白皙的有些病态的脸上迅速出现嫣红色,坐在轮椅上的苏白雨整个人被打的瘫软过去!
  大厅里,苏家族人神色各异,但是都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动手的那个瘦高个男子,是苏豪的父亲!
  “苏白雨!我一直以为你足够聪明,有大智慧,所以让豪儿一直跟着你做事情。”
  “我不指望他能做什么大事,只要他能帮到苏家就好。”
  “可是你,竟然怂恿他去杀韩乐!还让他以身犯险,进入鱼龙街那种地方,你对豪儿是否有半点愧疚?”
  苏豪的父亲气的面色铁青,用食指指着苏白雨的鼻子怒骂道。
  苏白雨取出一块手帕,抹干了嘴角的血迹,默然道:“四叔,这次是我失算了……”
  啪!
  又是个一个巴掌。
  四叔冷笑道:“这次是你失算了?那下次呢?就你这种德性,亏我之前还一直支持你当家主!”
  “豪儿的死,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妇人急冲冲地从人群里冲出来,一把推开苏豪父亲,心疼的抱住苏白雨。
  她的眼里充满了怨毒之色,死死盯着苏豪父亲:“老四,人是韩乐那个杂-种杀的,你对着我们家白雨发火有什么用?”
  “人是韩乐杀的,但是却是被你儿子逼死的!”
  老四怒喝道:“你以为大家都是白痴吗?我放心地把豪儿交给他,他就给我这么一个结果?!”
  “要杀韩乐,可以,但现在你失败了,还害死了我的儿子,这个责任,你自己想吧。”
  妇人抱着苏白雨就是一顿痛哭出声。
  苏白雨脸色淡然。
  苏家族人议论纷纷,倒有一半是看热闹的。
  “大哥,韩乐,我是绝对不会留他的。”老四咬牙说:“今天傍晚,我会亲自动手!”
  “哪怕他住在那位婆婆的屋子里,我也容不下他,大不了事后我用自己一个人的命抵了就是!”
  “但是苏白雨,这次犯下的严重错误大家也看在眼里。和鱼龙街那些不入流的货色混在一起,还失败了,简直可耻!”
  “还请大哥公平裁断!”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一部分人的眼里露出不安之色。
  毕竟现在谁都知道,苏白雨和苏璃是下任家主的两大继承人选之一,如今苏白雨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简直是白送苏璃一个优势。
  更何况,苏白雨先天残疾,本来就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才进入家主候选人行列的。
  这次失利之后,恐怕要被苏璃甩开一大截。
  更要命的是,韩乐是苏璃的男朋友。
  而苏家家主,还是苏璃的父亲。
  他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道:“白雨罚三个月禁闭,禁闭期间看表现,酌情扣减。”
  “至于韩乐……老四,既然你做了决断,就去吧。”
  他不可能拦着老四报仇,杀子之仇,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拦。
  老四点了点头,双手握拳,杀意已然无法遏制!
  “那鱼龙街?”底下有人问到。
  “等韩乐的事情解决之后,再收拾鱼龙街也不迟。”
  ……
  “是么?”
  “他就这么杀了苏豪?”
  视频通话里,苏璃的表情还算淡定。
  袁紫叹气说:“之前我还向你保证,一定会保证韩乐的生命安全;谁想到他居然藏的这么深!”
  “他的战歌水平、武道技巧,都是超出常人想象的。”
  “心志之果决,更是远超同龄人……”
  苏璃低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心志果决么……”
  “好了,我知道了。接下来,你继续保护韩乐就行了。”
  嘟嘟嘟!
  通话截断。袁紫默然。
  千里之外,柳城,某古色古香府邸的小屋里,少女低头,怔怔发呆。
  一旁的美妇人见她如此失魂落魄,有些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怎么了,孩子?”
  苏璃将脑袋埋在妇人怀里,低声呢喃:
  “没什么,老师。”
  “我只是在想,他动手的时候,有没有哪怕一瞬间……”
  “想过我啊……”
  ……
  杜家。
  “已经确定苏家老四会亲自出手了吗?”
  “那韩乐命不久矣。”
  “杜泽锋这个傻-逼,死了就死了,偏偏还死在鱼龙街那种地方,还要老子帮他擦屁股。”
  一个神色阴沉的青年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和苏豪在家中受宠的程度不同,杜泽锋虽然也是杜家的子嗣,但地位很低,而且在杜家大少的控制下,一直被边缘化。
  如今死了,杜家大少爷也只是被随口骂了几句,并被命令全权处理此事。
  “找几个杀手,跟着苏家老四后面,如果苏老四不小心失手了,务必干掉韩乐。”
  青年吩咐说:“别急着动手,看清楚形势,韩乐这个人,有点邪门的。”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
  “那栋小平房……好像不是一般人能住的啊。”
  ……
  日落。月升。
  韩乐独自一人坐在小院落里。
  尽管闭着眼睛,他依然能清晰地感知到门口埋伏着四个韩二为他配的保镖。
  或许是因为第二脑域的缘故,他的感知能力一直超出常人许多。
  当初袁紫那出神入化的秘术,也没有完全骗过韩乐。
  今夜,他有预感,有人要杀他。
  但韩乐不惧。
  他既然敢做出那样的举动,就做好了和敌人血战到底的打算!
  实在不行,逃离小院落,往鱼龙街里一钻,单单那四通八达的下水道,有二鬼的人领着,苏、杜两家的杀手恐怕也追不上来。
  这些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后手。
  真要闹到那种地步,韩乐可不会留手。
  无垠曲库里,可有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曲子!
  他此时的真气再次不断沉淀,再兑换一首战歌不成问题。
  就看今晚的敌人,到底有没有资格逼出韩乐的底牌了!
  喵!
  屋子里的流浪猫发出刺耳的叫声,似乎有些不安。
  韩乐将双手按在万维键盘上。
  来了——
  他的感知中,两个人影正在快速靠近,悄然躲过韩二保镖的境界,从后院跳上了那棵树叶凋零的枣树,正在窥伺环境。
  而正门之外,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堂而皇之地走来,他似乎不准备做任何的掩饰。
  那四个保镖也发现了异常,想要阻拦,突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身体瘫软下去。
  “一共三个吗?两个是通玄级别的刺客,还有一个……九窍高手吗?”
  韩乐默默地计算着敌我实力的差距。
  双方都在掐时机。
  冷风吹过,仿佛有人拨动了那琵琶弦。
  “就是现在!”
  那两名刺客刚准备动,正门的那苏家老四也准备破门而入,韩乐准备弹奏战歌的双手也即将按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不知名的角落里窜了出来!
  他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好像刚从煤炭堆里爬出来一样。
  如果不是手臂上戴着的红袖章,韩乐恐怕还没办法认出这家伙来!
  “韩乐快来陪我下棋!”
  只这一句话,就让那两个刺客和苏家老四停住了动作。
  韩乐还在发愣,这红袖章一消失就是大半个月,如今出现,也带着蹊跷的意思,让他有些迟疑。
  然而这家伙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自觉,而是自顾自地摆好了棋盘。
  “哎呦,就这么开始,你红我黑,你先走。”
  红袖章认真地说。
  “你们这儿怎么这么多落叶?”红袖章一挥手,枣树下的落叶嗖的往天上飞去,直接命中了那两名刺客的要害,两人立刻闷哼一声,往后院摔去。
  “这石子儿也太碍事儿了些!”红袖章踹了一脚,地面上那可怜的石子儿猛然飞了出去,砸在正门苏家老四的身上,一口气把他砸出了半条街远!
  韩乐倒吸一口冷气!
  红袖章施施然拍手:“快下棋!”
  “这局棋,很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