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节 私生子?

第十节 私生子?


  东云山,望仙台。
  韩乐如此清奇的出场方式,着实惊呆了一干吃瓜群众。
  当韩乐浑身彩云散尽的那一瞬间,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我们不是来看东云山小雾的吗?
  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脚踩七彩祥云而来?
  而当他们看清楚韩乐的真容的时候,整个山顶,瞬间沸腾了!
  “我草!是韩乐!”
  “你们不是说,韩乐不可能赶得上青云榜报名截止时间的吗?”
  “我服!我真的服!论装逼我只服韩乐!”
  “他是故意的吧?等等,他怎么会从山谷里冒出来的?那七彩祥云又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东云山小雾呢?”
  “为什么……我们到哪里都要变成衬托韩乐装逼的配角啊!”
  一众太安市乐师不服了。
  山顶上,众生百像,简直精彩无比。
  然而最震惊的,还是华清市那边的人。
  孙萧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余酒行精神恍惚地捅了捅孙萧的腰:“你们太安市什么时候发明的高科技?还能踩着云团过来?”
  孙萧结结巴巴:“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余酒行怒了:“那你知道什么?”
  孙萧快哭了:“我只知道……他是韩乐啊。”
  华清市众人默然,纷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孙萧:丫不是废话吗,山顶上的武者还有乐师们的讨论声他们又不是没听见。
  眼前这个有些清瘦过分的少年,赫然就是之前传遍东云山的笑话的主人公之一,据说是天才乐师又离奇陨落的韩乐!
  “这个韩乐,有点意思啊。”
  余酒行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身上的魂力……有点异常呢。”
  “总算遇到个能打的了,青云榜,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无聊呢。”
  ……
  “所以……我们再一次变成了衬托鲜花的绿叶?”
  梁宇轩感慨说:“我之前只是听过新闻和看了下报纸,却没有想到,这个新人真的如那个帖子说的那样爱装逼啊。”
  “风头全被他一个人抢完了啊!”
  徐相如面部微微抽筋,眼里忽然露出了兴奋之色:“好!他能赶上是最好的!”
  “我准备已久的战歌,绝对不会在青云榜上输给他!”
  其他新人也是议论纷纷,相比于其他人的震撼,他们居然非常快地适应了韩乐如此新奇的登场方式!
  “大概是习惯了吧。”齐妮亚干笑一声。
  “是啊,如果是韩乐的话,似乎也不是很夸张的事情嘛。”罗兰的脸上居然闪烁起了异样的笑容。
  赵璇看着韩乐的背影,回头对助理说:
  “这条不用记。”
  男助理愣了一下,刷刷刷把小本本上刚刚记录下来的东西划掉了:“为什么?”
  赵璇揉了揉太阳穴:
  “记下来也没用啊!你上哪儿给我搞这么一团七彩祥云来?”
  ……
  且不说山顶上,其他武者和乐师如何震惊。
  报名处的几个中年人,也是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青云榜由东云山主人设立,奖励方面也是那对夫妇出手,太安市乐师协会在其中只是起到一个承办的作用罢了。
  比如报名处,左右两边坐的,就是太安市乐师协会的高层。
  中间那名穿着类似中国古代汉服的中年长须男子,才是真正负责报名录入的。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韩乐一遍,又看了看远方的山谷,迟疑道:
  “报名时间的确还没到截止的时候。”
  “既然你要报名青云榜,就把相关材料拿出来吧。”
  韩乐耸了耸肩:“我没有相关材料,只有个人证明。”
  说罢,他晃了晃手里的黑卡。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青云榜由青云榜的规矩,如果没有相关公司的推荐信,你就算符合青云榜入榜规则,也不能报名。”
  此言一出,围观的众人顿时又兴奋起来。
  他们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韩乐。
  “对啊,韩乐没有公司,走不了公司渠道。”
  “那张黑卡只是身份证明,权限最多进新芽榜,肯定是进不了青云榜的。”
  “虽然韩二公子和他合作了,但是四大公司的封杀令还在啊!如果韩二公子来了还好说,现在只有韩乐孤身一人,他恐怕是没办法报名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关注着这里。
  众人心思各异,但是其中大部分人,都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
  如果韩乐不能报名就搞笑了——那他之前拉风的出场姿势,反而会成为一个笑话!
  你不是能装逼么?
  你不是踩这点来报名么?
  这下报名失败就搞笑死了!
  至于韩乐不能报名,从而导致太安市乐师在青云榜上败北的可能性,他们是根本没有考虑过的。
  尽管网络上很多人都认为韩乐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先天禁脑的传闻对他们来说根本是无稽之谈。
  但是在场之人,多为乐师和武者。
  他们还是非常相信乐师协会的眼光和声明的。
  韩乐固然天才,但是短章在青云榜上是不可能获得太高的排名的。
  他就算参加了,也不过是太安市多一枚炮灰而已。
  真正想要看和华清市争锋的,还得是徐相如等前几届新芽榜的天才!
  ……
  “抱歉,我倒不是要故意为难你。”中年男子露出歉意的神色:“这是东云山主人和云州智脑早早设立的规矩。”
  “你这张黑卡的权限应该不低,但肯定是没办法越过这些规矩的。”
  其实此时此刻,韩乐自己也没弄清楚情况。
  今天一早的时候,他就被琉璃吞了进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七彩祥云上,冲着望仙台而去了!
  看着那么多人,他其实也蛮紧张的。
  但韩乐有一个优点,知道事情要分先后。
  报名时间马上截止了,所以他下意识地就先过来报名了。
  其他事情,押后再说。
  现在看来,那位号称东云山主人的林影,应该没有欺骗自己。她说琉璃会送自己去报名,应该没错。
  “好歹陪你宠物玩了这么就,开个后门总OK的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韩乐直接将黑卡递了过去,认真地说:
  “试试就好了。”
  中年人微微一愣,两边乐师协会的高层也是老熟人,一个是徐卿于,一个是斐源。
  “陆先生,让他试试吧。”斐源幸灾乐祸地说:“不然他也不死心。”
  徐卿于也点头同意。他对韩乐的印象一直不错,得知先天禁脑的消息,他也是最为痛心疾首的那一批人。
  陆先生沉吟片刻,接过黑卡,小心翼翼地启动了身前的一只小巧的银色悬浮光球。
  众人顿时围了过来。
  这个光球,他们之前报名的时候也用过,据说是直接连接到云州智脑的一个神秘终端。
  下一秒,光球上折射出无数崔璨的光线。
  “启动青云榜报名系统。”陆先生开口。
  三维界面开始变幻。
  陆先生将黑卡轻轻放在了光球上的某个区域,黑卡悬浮在了那里。
  “滴滴滴!个人信息扫描中……缺乏公司信息,报名失败!”
  众人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陆先生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刚准备把东西收起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接连两个响亮的声音从光球里传出来——
  【滴!青云榜后台程序激活,雅典娜特许,报名成功!】
  【滴!青云榜后台程序激活,东云山主人特许,报名成功!】
  连续两声脆响,众人彻底懵逼了!
  “雅典娜?雅典娜特许?云州智脑给韩乐开后门了?”
  “你们没听清第二声吗?不仅云州智脑给韩乐开后门了,就连东云山主人,都给韩乐开后门了!”
  “韩乐在哪里?!我要砍死他!这家伙,根本就是云州智脑的私生子啊!”
  “我看他是东云山主人的私生子!否则怎么可能有那么拉风的出场方式?”
  局面一度非常混乱。
  就连报名处的陆先生都懵了。
  而韩乐,早在报名成功的那一瞬间,第一时间抢过黑卡,矮身往人群里一挤,脚底抹油。
  只不过他在开溜的时候,还是撞到了一个魁梧的身体。
  “老王?”韩乐一愣。
  “韩乐先生,这边走。”老王严肃地说:
  “夫人要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