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二节 你们在怂什么?

第十二节 你们在怂什么?


  风息堡入口,伴随着晚会即将开始,已经渐渐有些人满为患的趋势。
  然而韩乐站在人群之中,依然是那么显眼。
  当然,那一声有些尖锐的女声,也吸引了旁人的注意力。
  韩乐侧过身去,看见了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锥子脸少女,她的表情充满了鄙夷和嫌弃:“看我干嘛?”
  “你这种永远不能晋级的人也配称乐师?就算走后门成功报名青云榜,也不过是一个垫底的炮灰罢了。”
  她身后,还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华清市的人。
  四周众人,露出了不忿的神色。
  这女孩是华清市乐师队伍里的年纪最小的一个,这几天华清市一行人里,除了最跳的余酒行,就属这个少女最是毒辣了。
  只是她今天挑衅的是韩乐,众人倒要看看,韩乐究竟会怎样应对。
  韩乐看着她那身华清市乐师独有的服饰,心中便已了然。
  他往前走了一步:“你刚刚说什么?”
  “我没听清。”
  韩乐的语气很平静,但是眼神,却异常凶狠。
  被他看了一眼,不知怎地,少女心里竟然有些惊慌失措的感觉!
  就好像被一名魂力强大的大乐师盯上了一样!
  她往后推了半步,撞在了身后两个保镖的身上,这才清醒过来。
  人群之中,递过来几道目光,让她心里的底气又足了一些。
  “今天本来就是要替余师兄他们来试探试探这个韩乐的水平的。”
  “这个人果然有点古怪,但是……一切还是按计划行事。”
  少女深吸一口气,忽然笑的异常灿烂:
  “你耳聋吗?”
  “我说,你是先天……脑……”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
  因为就在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一只拳头就这么直冲冲地砸了过来!
  这一拳,如风!如火!
  这一拳,快的令人始料未及!
  少女顿时花容失色,好在身边的保镖也是通玄武者,反应极快!
  啪!
  韩乐这雷霆一拳,被其中一名武者用手掌强行顶了下来。
  “你在干嘛!”
  少女尖叫道:“快拦住他,他是个疯子!”
  两名通玄武者面色严肃地拦上去,将少女保护在身后,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乐的身体陡然发力!
  他整个人宛如灵巧的豹子一般,步法快的惊人,刚刚那一拳,只是虚晃一下而已!
  接下来,才是正戏。
  电光火石间,在众人注视下,韩乐反手握住那名通玄武者的手腕,左脚轻点地,整个人居然绕着他的身体,瞬间抹了过去!
  四大心法同修的优势开始渐渐体现出来!
  韩乐的身体,此时已经不比任何通玄武者来的差。刚刚那一记工字伏虎拳的气势吸引了两名通玄武者,而真正的杀招,现在才显现!
  当是时,韩乐仿佛荡秋千一样从那名通玄武者腰部荡了过去,右脚发力,毫不留情地扫在了那名少女的脸上!
  啪!
  尽管留了几分力,但佛山无影脚实在太过霸道,少女脸上吃了这一脚,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刹那间,全场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韩乐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直接动手也就算了,他下手居然是如此的狠辣!
  一名娇滴滴的少女,他就这么一脚踹过去了,而且是没有留任何情面!
  那两名通玄武者更是吃惊。
  这和计划里想象的不一样啊!
  韩乐这小子不是乐师吗?怎么搞的和一名强大的武者似的。
  为什么他和其他太安市的人不一样?
  他怎么敢?!!!
  两人情绪大震之下,身法自然不稳,更何况,韩乐的实力本来就稳稳地压制他们。
  一脚踢翻出言不逊的少女之后,韩乐三下五除二,直接撂倒了那两名通玄武者!
  风息堡入口,一片死寂。
  好半天,人群里才响起一声厉喝:“韩乐!你怎么可以打人!”
  韩乐回头,看着孙萧,一脸看白痴的神色:
  “你是傻哔吗?”
  ……
  人群里,急急忙忙跑出来几个人,看样子,都是华清市乐师代表团的人!
  他们火急火燎地检查了一下少女的伤势,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右脸极度肿胀,牙齿被踢掉了几颗,脑震荡是免不了的!
  这个少女,恐怕要与接下来的青云榜无缘了!
  这个结论让华清市的人感到震惊。
  余酒行一行人,也彻底傻了。
  “他、他怎么敢?”
  “他是乐师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他怎么会对一个女人下手?”
  华清市的乐师们顿时就炸锅了。
  今天的计划,其实本来就是余酒行提出来的。
  那个少女名叫湘子,是他们之中最年轻的一个,平时最受宠爱,娇生惯养。
  根据余酒行等人对太安市乐师界的判断,这个计划是不会出错的——很简单,因为太安市乐师界积弱已久,对华清市一直怀有畏惧之心;单单看青云榜,他们只敢守榜却不敢进攻便能说明一切了。
  而且太安人还非常喜欢讲究礼仪。来者是客,在这东云山上,无论他们华清市的乐师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太安的人,只能忍着!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
  毕竟如果让华清市的乐师出了什么岔子,他们大后方往龙城给压力的话,太安市高层会很难受。
  事实上,太安市大部分人也被余酒行吃的死死的。
  比如之前的陈虎,就在余酒行的刺激下,直接和华清市某年长的乐师进行比拼,不仅输的一败涂地,魂力还受了影响。
  今天早上,韩乐报名成功,大出风头,余酒行便有了故技重施的想法。
  从孙萧这里,他知道了韩乐的很多事情。为了针对韩乐,他还特意调整了计划,让湘子出马。
  在余酒行的想法里,哪怕韩乐不像其他太安市的乐师一样守规矩,他应该也不会对一个女生下手。
  “湘子很安全的,放心啦。”
  这是余酒行制定计划的时候拍胸脯说的。
  现在,他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
  妈的,脸都被打肿了!
  虽然被打的人是湘子,但是明摆着是抽他的脸啊!
  这个韩乐不仅不守规矩,根本就是一个臭流氓!
  对女人下手,不是流氓是什么?
  让几个同伴快速送湘子去就医后,余酒行总算沉下气来。
  他一把推开碍事的孙萧,往前走了一步,冷冷地看着韩乐:
  “韩乐,在青云榜之前,你蓄意打伤我们华清市的乐师,是不是意味着你们太安市的人因为无法在青云榜上战胜我们,所以准备用这些小伎俩了呢?”
  “恐怕这一次,我们要向龙城申请仲裁了!”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色变。
  龙城仲裁!
  有些人甚至开始埋怨韩乐:“这么冲动干嘛?”
  “这下惨了,惹恼了华清市,如果龙城认定这次东云山青云榜承办不公,说不定会取消我们太安的各种资源!”
  “取消各种资源?那是不是以后白莲榜和天龙榜我们也没机会了?”
  “韩乐根本就是个臭流氓!”
  人群里传来低低的议论声。
  华清市的人步步上前。
  太安市的人却开始后退。
  韩乐一个人站在那里。
  赵璇走了过来,默默站在他身后。
  罗兰犹豫了一下,也毅然走了出来。
  韩乐没有看余酒行,也没有看华清市的任何一个人,而是转身,认真地看着太安市众人,一字一字地道:
  “你们,在怂什么?”
  “这里是东云山,这里是太安市,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华清市的小丑都跳到你们脸上了,你们居然还忍气吞声?”
  “陈虎被他们算计了,你们居然还嘲讽陈虎太年轻?”
  “老子新芽榜首,被一个恶毒的女人蓄意诅咒,按照青云榜规则,我有权力反击!”
  “是不是跪太久了,习惯了?”
  “我和你们不一样。”
  韩乐指着华清市的人:“他们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我可不惯着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