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四节 第一支舞

第十四节 第一支舞


  “就这么放他走了?”
  “那湘子怎么办?”
  “我们华清人,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气吧?”
  一直到韩乐走远了,华清市的乐师们才如梦初醒,一个个低声抱怨。
  自从他们抵达东云山以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的,根本没有别人欺负他们的!
  更何况,那是他们最疼爱的湘子啊。
  尽管刁蛮,但是在华清市的乐师们心里,她就像小妹妹一样可爱的。
  “不然呢。”
  余酒行冷漠地看着他们:“你们谁上去和他乐师比拼?”
  有人说:“拼就拼。”
  余酒行一脸看白痴的眼神:“他如果就不比呢?”
  那人顿时语塞,其余人想要反驳,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换其他乐师,他们可能没办法拒绝乐师比拼,但刚刚那个流氓,恐怕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这次是我失算了,我没有预料到,孙萧说他乐武双修居然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真有乐武双修的人吗?”
  余酒行低声喃喃。
  一名身材高大的武者走了过来,他沉声问道:“需要我出手吗?”
  余酒行摇头:“不需要。”
  “不仅是你,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华清人,不管是乐师,还是武者,都尽量不要和韩乐发生冲突!”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这根本不是余酒行的风格啊。
  吃了亏,一定要找回场子来,这才是他们认识的余酒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韩乐,一定是太安市乐师界憋出来的一招阴险到了极点的棋子。”
  “搞不好,那个假意跟我们交好的孙萧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且不说先天禁脑的消息是否真假,他一个新人,怎么也不能在青云榜上对我们造成太多威胁的。”
  “那么为什么他总是能这么出风头?因为他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力!”
  “他们想要玩兑子!”
  余酒行越分析越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没错,这个韩乐,一定是太安人搞出来的兑子计划!
  “反正他青云榜上不可能有作为,一换一已经不亏,如果再有其他人和他发生冲突,会正中他下怀的!”
  余酒行沉思说:“不过你们也放心,暂时忍耐不是意味着我会放过他。”
  “韩乐,别让我找到机会!”
  华清市其余的乐师纷纷点头。
  他们心里,已经开始暗骂太安市众人无耻之极了。
  为了守住青云榜,连兑子计划都用上了,这简直是人类的耻辱!
  既然如此,这一届青云榜,他们华清市,绝对不会给太安市留一点颜面!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孙萧走了过来:“慕冬节晚会开始了,诸位,我们一起进去?”
  冷场。
  华清市众人各自聊各自的。
  只有余酒行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一行人这才陆陆续续地进去。
  孙萧觉得莫名其妙。
  殊不知,他已经被余酒行等人认为是太安市派来故意散播假情报的人了!
  ……
  慕冬节晚会向来是东云山的传统庆典之一。
  事实上,慕冬节不是一个节日,而是一段时期,基本上龙城麾下东南部的城市都流行过这个庆典。
  慕冬节是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开始持续到第三周周末。
  此时此刻,不仅东云山的人们开始庆贺慕冬节,太安市、华清市,也洋溢着节日的气息。
  但对于东云山来说,慕冬节晚会还有一层特殊含义。
  能举办慕冬节晚会的,都是名门望族。
  今年的陈家本来没有这个资格的,只不过靠着额外的努力,才勉强拿下了这个名额。
  据说在这其中,陈家家主那位出自赵家的贤内助也出了不少力。
  更多的事情,韩乐就不知道了。他最多也就听听小道消息,真正的上流社会,和他也没关系。
  晚会预热开始之后,他就更加确定,自己和所谓的上流社会生活格格不入了。
  虽然贵为新芽榜首,但是他的身份太过特殊,极少有人主动上来搭讪。
  其余人都是三五好友成群,有的在谈创作,那是乐师;有的在谈战斗,那是武者;也有的在谈生意,那是商人。
  韩乐乐武双修,且具有极大的商业价值,偏偏无人搭理,也不知是之前的气势吓坏了其他人还是怎么的。
  只有陈虎过来感谢了一下,韩乐笑着应付了。其余人虽然并不讨厌他,但多少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
  总之他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对着那些稀罕的食物一顿狂吃海喝,居然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了。
  “看起来,凶名在外也是有好处的啊。”
  韩乐乐得清静。
  他今天过来,本来就只是冲着进阶武学心法来的,其余的都是次要。
  至于湘子和华清市众人,谁让他们骑脸骑到韩乐身上来了呢?
  四大家族他都不怕,华清市的势力远在天边,在这东云山,他还真的不怕谁!
  再怎么说,他还帮东云山主人陪过宠物呢,云州智脑还给他开后门呢。
  狐假虎威,有时候也是很爽的事情。
  韩乐默默吃着东西,等待活动的开始。
  ……
  对于韩乐来说,慕冬节晚会只是一场小插曲,目的不过是进阶武学心法。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慕冬节晚会的意义就重大了很多。
  化妆间里,青春靓丽的少女怔怔地坐在那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变漂亮了呢。
  化妆师李倩倩在她耳旁轻声说道。
  陈小秋木然地点头。
  的确变漂亮了,对于平时不喜欢化妆的她来说,略施粉黛的确增加了女人的魅力。
  她身量虽然娇小,但该长肉的地方可绝对不缺份量。原本有些娃娃脸,经化妆师一手,竟显得额外成熟妩媚起来。
  至少整个人看上去成熟了好多,对男人的吸引力,也增强了好多。
  “不要想太多了,你是陈家旁系的女孩儿,和陈家的关系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你能进凤凰公司,是不是陈家帮的你?”
  “我知道你喜欢韩乐,但人家韩乐看过你一眼吗?你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死了这条心吧。”
  “陈赵两家,目前关系很好;那位赵三公子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们也不是包办婚姻,起码,你给人家一个机会试试看好不好?”
  “往大了说,赵三公子身材相貌、出身世家都是一流,还是武学高手,能护着你;往小了说,小三儿是我侄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素质都不差,我能骗你?”
  “就今晚吧,慕冬节晚会,正好适合你们年轻人约会。开场舞过后,他会邀请你的,小秋,就当给伯母一个面子,好不好?”
  脑海里,还回荡着今天中午,那位出身赵家、如今陈家的女主人的吩咐。
  她的语气虽然委婉,但没有给陈小秋留任何余地。
  之前她还以为,她作为家族最边缘的女孩儿,应该是没资格参与慕冬节晚会的,她只是跟着公司来旅行一圈而已。
  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种事情等着她。
  只是,她真的很厌恶这种方式。
  “女眷们都好准备了,一会儿晚会就正式开始。”
  有人在化妆间门口喊道。
  陈小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反正很快的,就来到了舞池旁边。
  人很多,很热闹,她的脑子却是蒙蒙的。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会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司仪开始例行公事地念台词。
  一圈台词念完,众人多少也得给面子鼓掌。
  慕冬节晚会,正式开始!
  接下来是开场舞。
  从规矩上来说,开场舞,应该是主办方陈家的长子从女宾里邀请一名,跳完之后,舞会部分才会开始。
  只不过今夜陈家的安排,显然出乎了人们的预料。
  啪!
  灯光打向了角落里。
  “下面有情我们的新芽榜首,韩乐先生,来为我们献上第一支舞。”
  “不知道韩乐先生,究竟会选哪位女孩儿呢?老实说,我也非常期待呀。”
  灯光下,韩乐一嘴的零食,愕然抬头。
  哈?
  关我啥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