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二节 老司机计划

第二十二节 老司机计划


  东云山别墅区25号。
  余家产业,也是这一次华清市众乐师在青云榜开启之前居住之地。
  连续在韩乐手上吃瘪的余酒行不甘心。
  在华清市,向来只有他套路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像慕冬节晚会那天那样,反复被韩乐打乱计划。
  他甚至一度怀疑,那桩所谓的密室凶杀案,都是韩乐和陈家一起策划好来算计自己的。
  “这个韩乐,真的好深的套路啊!”
  “看上去一点背景都没有,其实是整个太安市的人都在帮他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余酒行越发肯定,韩乐本人根本不是什么乐师。
  他肯定是太安市乐师界丢出来用来吸引眼球顺便吸收点火力的靶子!
  按照道理来说,此时此刻的他,应该选择不去理会韩乐是最好的。
  但他忍不住!
  “人活一口气啊!”
  他看着电脑屏幕上,自己滑稽地躺在地板上,“双膝跪地”的照片,心里就一阵恼火。
  论落井下石,太安市的吃瓜群众们也不比华清市的人来的差。
  所以,在看完韩乐飙车的视频之后,余酒行的脑海里再次冒出来一个针对性的计划。
  “呵呵,如果是一名真正的老司机的话,以韩乐的性格,恐怕是不会允许我在他的地盘上撒野的吧?”
  余酒行自信满满地开始安排。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瘦的人影轻轻敲门。
  “余少爷。”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您,还有四天就是青云榜预热开启时期了,您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准备自己的战歌,而不是和那个废人韩乐继续缠斗下去。”
  余酒行不耐烦地说:“青云榜的战歌我们之前不都是早就准备好了吗?”
  “再说了,有姐姐在,怕什么?”
  “虽然她一来东云山就继续闭关了,但到时候她肯定会准时出来的。”
  “只要她出手,呵呵,别说太安市了,就算是龙城的乐师,也未必是对手。”
  那高瘦的人影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退走了。
  他是华清市乐师协会的代表,但余家在华清市势力太大,余酒行肆意妄为习惯了,他也管不了。
  只不过,有一点余酒行并没有说错。
  “如果是大小姐能准时出手的话,青云榜,太安市的人的确一点希望都没有。”
  ……
  余酒行的套路,韩乐自然是不知道。
  此时此刻,他手里提着一副钓具,谢过韩家的司机之后,顺利下车。
  这里是东云山侧峰顶部,和望仙台隔着一条天然的沟壑,倒是和韩乐当初被琉璃送过来的方向很近。
  前方天风呼啸,吹得韩乐头发散乱。
  这里风极大,所以哪怕盛名在外,也很少有人涉足。
  更重要的是,韩乐此刻要去的东云山天池,是在粒子屏障保护范围之外的。
  虽然只是几十米的距离,但和平年代的人们,已经习惯了粒子屏障的保护了。
  除非成群结队的情况下去游览一下景色优美的天池,大部分情况下,天池都是人迹罕至之地。
  但韩乐不同。
  他要的就是人迹罕至,越偏僻越好。
  粒子屏障外,韩乐更是求之不得。
  这附近他相当清楚,因为有琉璃的存在,其他低级荒兽绝对没有生存的空间。
  他所要面对的地方,无非是那些对自己心生歹意的人类罢了。
  故意给出破绽,吸引那些暗中窥伺自己的人出手,这就叫钓鱼。
  韩乐钓鱼,愿者上钩。
  “看看他们能忍多久了。”
  韩乐默默地感知着自己身后的那一道道气息,笑着走出了粒子屏障的保护范围。
  ……
  粒子屏障里天风如刀,抵达天池边缘之后,天风却少了很多。
  原来此地地形再次凹陷下去,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盆地。
  那所谓的天池,就是在盆地中央的一个小小湖泊。
  还别说,天池里还真有鱼。
  韩乐来之前也是查过资料的,东云山天池里,盛产一种叫做【白灵】的鱼类。这种鱼虽然不是荒兽,但是自带天然滋补真气和元气的效果,在太安市非常受欢迎。
  只不过白灵鱼的季节是夏天——每年六月上旬,据说因为地下河流逆行的缘故,成千上万的白灵鱼会跃出天池水面,场面极为壮观。
  如今冬季,天池水寒,徘徊在天池水里的白灵鱼应该并不多。
  不过韩乐并不在意。
  他随便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稳稳做好,调好渔具,安心等待鱼儿上钩。
  钓鱼可是一个耐心活儿,不分昼夜,韩乐已经带足了干粮。
  至少在青云榜预热期开始之前,他钓不到鱼的话,是不会下山的。
  ……
  韩乐这边在实行自己的钓鱼计划。
  余酒行也迅速展开了自己的老司机计划!
  当天夜里,一辆掠食者3号跑车从东云山别墅区出发,沿着东云山山路疯狂飙车,一口气冲过了弯弯曲曲的弯道,直抵东云山山麓。
  一路上,无数正常行驶的车辆都被那辆掠食者3号吓到了!
  那根本不是人类可以驾驭的速度!
  有些人甚至没看清楚那车牌号,就被甩的只能吃尾气了。
  而跟随着这辆掠食者的,赫然是一辆直起直落的无人机。
  很快的,关于掠食者3号的视频出炉,在余酒行刻意地操控下,视频从头到尾做的异常专业,没有任何旁白,只是单纯地计数。
  四分三十六秒。
  这是视频最后给出的计时。
  要知道,普通人开完东云山车道,至少需要二十分钟!
  这辆掠食者3号,明显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
  更令太安市众人感到愤怒的是,视频的最后,不知道是假装无意还是故意的,给了那辆车的车牌号一个大大的特写。
  华清市的车牌。
  最后的扫尾动作,挑衅之意已经再明显也不过了。
  ……
  “这个余酒行,还真能搞事啊。”
  “上次被韩乐教训了还不够?还跳?”
  “韩乐能怎么样?我听说那个叫湘子的乐师的家族已经赶来东云山,准备收拾韩乐了,他恐怕是自身难保!”
  “呵呵,韩乐起码是第一个站出来打华清市那帮孙子脸的,我倒是要向韩乐借一句话,你们在怂什么?我东少第一个不服!我马上从太安调车,今晚就和那个余酒行比比看!”
  “东少威武!东少牛逼!老子也去调车,妈的,我就不信咱们太安市的车子速度比不上华清的。”
  “诸位注意,根据我的观测,那辆掠食者3号是进过改装的,而且应该加装了车载战歌芯片,华清市的乐师界在这方面确实领先我们很多,他们把战歌应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去了。”
  “总之,干-死余酒行!”
  一时之间,东云山上群情激奋。
  自从韩乐站出来以后,很多人似乎也被唤醒了心中的热血。
  面对余酒行的挑衅,太安市众人前所未有的同仇敌忾起来。
  今夜,他们和余酒行相约东云山山顶,来一场真正的飙车大战!
  而自导自演了这场戏的余酒行自然是得意洋洋地大笑:
  “一群傻哔!”
  “老子的车载战歌芯片,是你们太安市这种连功能性战歌都不会创作的穷乡僻壤可以想象的吗?”
  “来多少送多少!今晚的比赛一定要有赌注,在青云榜开启之前,我要把你们的尊严全部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他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有些疑惑地问手下:
  “其他人都表态了,韩乐呢?”
  手下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
  “根据我们的探子十分钟之前传来的消息。”
  “韩乐还在钓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