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八节 东云山车神

第二十八节 东云山车神


  车尾扫过悬崖弯道的那一瞬间,韩乐心如止水。
  九窍全开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对上余酒行本来就是碾压级别的。
  再快的速度,他的手眼也能完成协调。
  而在《飘移》的加持下,他整个人突然学会了前所未有的赛车动作。
  这种在别人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对于拥有无垠曲库的韩乐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直线加速,飘移入弯,继续加速。
  如此周而复始的简单循环。
  对现在的他来说,就仿佛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夜色下的东云山,七彩斑斓的粒子屏障掩盖不住那两道明亮的大灯。碧蓝龙宛如一条真正的神龙一般,在崎岖山道上来回纵横。
  上好的柏油弯道上,漆黑色的胎痕无数。
  前方是枯寂无人的黑暗。有那么一瞬间,韩乐觉得这漫长的山路永无止境。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在黑暗中看似永无止境的竞速。
  可能一开始还有对手在陪跑,但是很快他们就会消失不见。
  你的对手,只有自己,也只应该有自己。
  而在这种时候,你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加速加速再加速而已!
  从一开始,结局便已经注定。孤独的车手,注定要独自一人撕开凝重的黑夜。
  韩乐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手脚并用,每一个动作都浑然天成。
  而他的脑海里,周董熟悉的嗓音不断回旋——
  “……
  得飘得飘得咿的飘
  得飘得飘得咿的飘
  我绕过山腰雨声敲敲
  我绕过山腰雨声敲敲
  ……”
  简单而轻松的旋律,不算太燃的曲子,却让韩乐车神附体。
  九连蝴蝶弯,一气呵成,高速飘过。
  当他在过第二个弯道的时候,他还曾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余酒行的掠食者。
  然而,那却是这场比赛余酒行最后一次看到韩乐的车屁股了。
  ……
  事实上,就在韩乐潇洒过弯的那一瞬间,余酒行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了。
  他唯一依仗的,就是高超的弯道技术。
  这也是战歌芯片对他身体协调性、手眼统一性、时机把握性最大的加成。
  这其中,也有他本人爱好赛车,喜欢飘移,多年练就的结果。
  然而在韩乐这个另类面前,余酒行最大的优势直接被抹掉。
  当他踉踉跄跄,用着近乎爆炸的心态完成第一个过弯的时候,他只能看着那辆碧蓝龙跑车尾灯一闪而过。
  他整个人是懵逼的。
  他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问题!?
  自己他遇到韩乐之后,干什么都没有顺利过!
  他回忆起东云山顶,他和其他人准备迎接东云山小雾的机缘的时候,是韩乐,踏雾而来,连点尾气都没给他留下!
  风息堡外,他指使湘子试探,是韩乐,直接动手,狠狠抽肿了他的脸,还连带着把太安人的血性给骂醒了!
  密室走廊,他准备让小四眼出出风头,重新夺回士气,又特么是韩乐,用不可思议的推理能力直接揪出了凶手!
  这回就更离谱了。
  在他熟悉无比的东云山车道上,还他-妈是韩乐,在他最引以为傲的过弯技术上,直接碾压了他。
  “他一定是用了战歌芯片!”
  “他一定是有比我更好的战歌芯片!”
  余酒行快得了失心疯。这个韩乐有问题吧?
  凭什么啊?
  他有点精神恍惚,前方一个急弯,如果不是多年开车的本能强行拉了回来,他恐怕都要直接冲下悬崖了!
  那一刻,他一身冷汗惊醒。
  一脚刹车踩死。
  他认输了。
  ……
  余酒行认输,韩乐可不知道。
  他只是心平气和地完成自己的目标而已。
  《飘移》和速度与激情系列的燃曲不同,它没有那种直接引爆人大脑的劲爆节奏,却带着一种更加隽永的旋律。
  看似简单的说唱配合清新明快的旋律,配合着超一流的编曲,韩乐只觉得身体无比放松,没有那种被战歌推动着前进的感觉。
  这种体验让韩乐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和新奇。
  果然,并不是所有的战歌都需要点燃人的血脉才能发挥出神奇的效力的。
  他对这个世界的战歌法则,又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而山脚下的众人,早已沉默多时。
  在韩乐过第一个弯的时候,他们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然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韩乐从容过弯。
  第二个弯,看上去依然很惊险,但韩乐依然灵巧甩过——一种奇妙的信任感从他们心底滋生。
  第三个、第四个……一直到第九个。
  所有太安市的人都知道,不用看结果了,韩乐赢定了。
  他们不知道韩乐是怎么做到的,整个过程他们也屏住呼吸,提心吊胆的。
  但是结果就是结果。
  余酒行不可能再追上来了,还未到中途,韩乐已经将胜利囊括在手!
  这对华清市的人来说,根本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但太安市的人却出奇的淡定。
  是的,这很另类,很不寻常,很不科学。
  是的,这根本没办法解释。
  但是,只要想想那个人的名字就好了。
  他是韩乐啊。
  所有人心想道。
  到了无人机显示的最后一段直道,所有人都在道路两旁默默等候。
  轰!轰!轰!
  碧蓝龙强劲的引擎声由远而近,渐渐减速,最终,韩乐没有像爱炫的余酒行那样来个原地飘移停车。
  他只是静静地减速,将车稳稳地停在了安全地带。
  无人机上,迅速闪过一个精确的数字,四分零五秒。
  比余酒行的记录,足足快了三十一秒。
  三十一秒,看似没多少,然而在分秒必争的赛车当中,已经是一个很夸张的数据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四分零五秒,恰好和《飘移》的时间一样。
  韩乐停车,脑海中的旋律也徐徐停止。
  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虚化曲境里,隐约有看到那辆AE86消失在山路尽头。
  他深吸一口气,从容下车。
  迎接他的,是如雷般的掌声。
  韩乐笑了笑。
  上次面对这种掌声的时候,还是太安一中月考之后。
  那一次,是学生们对韩乐超强学习能力的认同。
  这一次,却是很多太安人对韩乐这个新兴明星人物发自内心的认同。
  你牛逼,我们尊敬你;和你帮我们打败了敌人,我们认同你,这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至少今晚的韩乐,没有任何太安人敢黑。
  因为他正面击败了余酒行。
  这一项,便已足够。
  ……
  华清市的人如丧考妣,而后续赶上来的余酒行更是冲到韩乐面前,疯了似的追问:
  “你是不是用了战歌芯片?”
  韩乐还没开口,自然有太安人回应:“有没有战歌芯片你自己去看啊?”
  “赵三公子的碧蓝龙根本连车载战歌芯片系统都没有吧?输了也别这样啊。”
  余酒行仍然是不信,他的本能中总有一种感觉,他看着韩乐:
  “你一定用了战歌对不对?到底藏在了哪里?”
  韩乐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这里。”
  他也没撒谎,无垠曲库的战歌试听确实是直接在他脑海里响起BGM的。
  余酒行一脸不信。他仍然死活缠着韩乐不让走。
  “不行,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余酒行急眼了,独有的灰色眸子都充满了血,像极了一个气急败坏的赌徒。
  韩乐无语。余酒行这个家伙,本能还真有点超乎寻常。
  这也提醒了他,以后在使用试听功能的时候,最好要找点掩护了。
  不过最终,余酒行还是被华清市的人拉走了。
  不管怎样,他们今夜已经输了,不可能再任由余酒行发疯丢人。
  “明天就是青云榜了,他们得意不了多久的。”有人这么劝到。
  韩乐倒是无所谓,一圈开下来之后,他反而心境平和了许多。
  打败余酒行,帮太安市长士气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从余酒行手里赌赢了五枚B级荒兽魂珠!
  从公证人手里拿到属于自己的赌注之后,韩乐就默默离开了。
  然而关于这场赛车的讨论,却刚刚才开始。
  东云山网络上,那个直播贴赫然已经改名——
  【谁,才是东云山车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