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九节 青云榜开

第二十九节 青云榜开


  东云山网络上,群情激奋。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韩乐真的能赢余酒行。
  尽管他们已经习惯了韩乐屡屡创造奇迹的行为,但是从合理性的角度来考虑,韩乐这个人,未免也太夸张了些。
  很多人都陷入了深思。
  而那个直播贴,也从一开始支持和不看好各半,最终变成了“韩乐吹”的专用贴。
  因为之前余酒行虐遍太安诸多赛车手的时候,曾经狂妄无比的自称东云山车神。
  如今韩乐轻松干掉余酒行,东云山车神的位置,怕是要易主了。
  类似的言论,气的隔着屏幕看的余酒行胸疼。
  没办法,正如韩乐所说,这里终究是太安市的东云山。
  华清市强势多年,的确压制了太安市很久。
  不管从乐师界还是武者界来说,太安人对上华清人,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甚至惧怕!
  但是与此同时,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愤懑和不甘,始终是需要寻找一个突破口的。
  特别是当一个人站出来,屡屡挫败华清市众人气焰的时候,这个人很容易就被神话。
  而那股愤懑宣泄出来的时候,力量就更加可怕了。
  今夜的韩乐,至少在东云山网络上,简直被过分神话了。
  有人甚至专门发帖,认为韩乐就是上天送过来拯救太安市的救世主。
  这种不理智的言论,竟然也没有人反驳,可见太安人有多么渴望一个真正的天才带领他们走出如今的困境了。
  只不过真正有理智的人,也清楚这种现象的根源。
  没有人站出来唱反调。
  原因也很简单,太安人压抑太久了。
  难得有个机会让他们爆发一下,或许也能唤醒太安市多年之前强势时期的血性。
  而更多的原因是,今夜过后,太安人恐怕很难找到一个这么爽的夜晚了。
  因为明天,就是青云榜开的日子!
  ……
  “这群太安人,也就现在得意了。”
  “可恶,明天青云榜开了之后,我一定会把你们全部踩在脚下!”
  “韩乐!你不是能装逼么?你给我的羞辱,我会全部加倍奉还!”
  余酒行灰色头发散乱下来,对着电脑愤怒挥拳。
  就在这个时候,他背后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我都说了,让你别来烦我……”
  余酒行不爽地回头,只是下一秒,他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敬畏之色:“啊……是姐姐啊……”
  洁白的灯光下,一个同样是灰发白眸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
  她的面容精致到了极点,只是不知为何,眉目间竟有些天然的哀伤。
  “听说你又闯祸了?”女子轻声说。
  余酒行低头,原本浮躁无比的他在这女子面前忽然变得无比平静:“是。”
  “身为乐师,不该浮躁;身为领队,更不该在旁枝末节上和对手计较。”
  “我听说了,那个韩乐,不过一个废人,你为何要和他过不去?”
  女子的声音柔和酥软,让人听了容易产生一种分外怜惜的感觉。
  余酒行深吸一口气:“姐姐……我知道。只是,那个韩乐,有点邪门。”
  啪!
  一个巴掌扇在了余酒行的脸上。
  后者不躲不避。
  红色的印子迅速浮现。
  “我不喜欢借口。”
  女子虽然动作凶狠,眉眼间却是温柔无比,看着余酒行生疼却不敢喊的样子,双眼竟是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来:“酒行,别再干这种傻事了好么?”
  “别让姐姐再难过了……”
  余酒行猛然握拳,双膝跪下,抱住泪流不止的姐姐,低头认错道:
  “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从今天开始,我只会专心于乐师一道创作!不会再专门和韩乐过不去了。”
  只是,他虽然认错,那女子脸上也浮现出温柔的笑容,那双目之间的泪水,仿佛止不住似的决堤而下!
  “姐姐……对不起。”余酒行咬着嘴唇,有些痛苦的说:
  “我又惹你难过了。”
  女子抹去泪水:“没事的,懂得悔过就是好孩子。”
  “不是你惹姐姐难过,姐姐的病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稍稍有些不顺心的事情,就会很难过,眼泪止不住呢。”
  余酒行发誓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
  “东云山主人神通广大,比我们华清市的强者都要厉害,这次青云榜之后,我一定会请他们出手治好你的病的。”
  “相信我,长歌!”
  这一次,他认真无比,脸上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浮躁和稚气,嘴里,也呼喊着姐姐的真名。
  余长歌笑了笑,揉了揉弟弟的脑袋,没多说什么,只是轻飘飘来了一句:
  “《哀乐:悲鸿》已经写好。”
  “只是可怜的那些太安人。”
  ……
  暗流汹涌的青云榜开前夜。
  韩乐的名字被无数次提起,在太安市上层社会的交流中,关于韩乐的一切,开始重新被认知。
  “一个普通高中生?一个被凤凰公司辞退的新人?”
  “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苏璃赵璇韩二看好的人,那位婆婆允他住她家,许先生为他保命,原夫人请他进贵宾区,赵莹请他跳开场舞……”
  “新芽榜首、超级学霸、先天禁脑、武道资质疑似超常、青鱼帮幕后黑手、精通推理、东云山车神?”
  “这样一个人,你告诉我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复杂的人脉关系,段明那个家伙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太假了,太假了。”
  “何止是假?简直是邪门到了极点!”
  “不管怎么样,韩乐这个人,不能再碰了,青云榜后,再看看风头吧。”
  无数私底下的讨论,看似毫无关联,却直接决定了一个异类在太安市的地位。
  而这些人目光最终汇聚之地,还是东云山别墅3号。
  韩家书房。
  原夫人依旧用钢笔迅速地在纸上写字。
  除了谢管家外,书房里别无他人。
  “老谢。韩乐这孩子你怎么看?”原夫人写完一卷东西,稍稍拢了拢头发。虽已是中年,却依然不减当年美貌。
  只是严厉多年,眉角眼间再也难展当年温柔似水。
  老谢微微鞠躬:“韩乐这孩子我看不透,我不过我倒是知道他是怎么看您的。”
  “哦?”原夫人有些意外。
  这些年,似乎很少有人敢对自己评头论足了。
  “这些天下来,我也抽空试探过那孩子的口风,我问他觉得夫人怎样?”
  老谢如实说道:“他二话没说,只是回了一句:我觉得夫人很漂亮。”
  “当时我没给他思考的机会,他这话,当是发自真心。”
  原夫人抖了抖眉毛:“没给机会,未必不是提前思索的答案;敢这么大胆的说话,除了仗着童言无忌之外,无非是和我赌心态……”
  “夫人!”老谢打断了她。“韩乐只有十七岁。”
  原夫人愣了一下,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说的对,勾心斗角习惯了,倒是对一个孩子太过严厉了些。”
  “只是此人身后背景深不可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那个组织的人——至少也是候选人。否则,许先生绝对不会轻易出面。”
  “下面那些人怎么想的?是不是还是觉着有一个不守规矩的年轻人放在这儿,很刺眼?”
  老谢笑道:“他们都在等夫人您的意思呢。”
  “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原夫人转着钢笔:“明天,就是青云榜开的日子了吧?”
  “让那孩子安心准备青云榜吧。”
  “韩二呢?还没找到?”
  老谢低头:“武道联盟巡逻队已经全面进山,最多三日,二公子必定找到。”
  “下去吧。”
  原夫人挥手。老谢离开。
  只剩下她一个人坐在书房里。
  良久,她打开抽屉,深处,一个相框徐徐被她挪了三分之一出来。
  阴影中,那个人的笑容宛如太阳一般灿烂。
  只是在现在的她看来,是如此可恶!
  二十五年前,有人问他:你觉得原小姐怎么样?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觉得她很漂亮啊。
  回忆就此打住。
  啪!
  抽屉被紧紧合上。
  “油嘴滑舌,最是令人憎恶。”
  当年她的评价,现在依然有效。
  原夫人复杂的眼神划过书房的寸寸角落,渐渐转为冰冷,如刀。
  ……
  次日清晨。
  东云山乐师区,人山人海。
  即今日起,青云榜开。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