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四节 爱流泪的女人

第三十四节 爱流泪的女人


  小礼堂。《悲鸿》依然在奏响。
  这首诡异的战歌,让很多魂力水平不足的乐师失去了理智。
  他们开始疯狂地攻击任何可以攻击的目标。
  混乱一片。
  悲伤的气息和愤怒的杀意混在一起。
  他们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曲境。
  仅仅凭借战歌播放器释放出来的战歌,竟然能直接构筑出如此曲境!
  老实说,这是韩乐除了自己从无垠曲库里获得的战歌之外,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战歌!
  “这他-妈哪里是战歌!”
  “这根本就是丧曲!”
  韩乐的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他用最后的理智捂住自己的耳朵,开启了无垠曲库的试听模块!
  下一秒,一阵玄妙庄严的梵唱声在他脑海里响起。
  (此处可打开《大悲咒》,般禅梵唱妙音组)
  安定人心、化解灾厄的音乐声响起。
  佛音、梵唱。
  “……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
  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
  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
  摩诃萨陀婆耶
  摩诃迦卢尼迦耶谙
  萨皤呐罚曳数怛那怛写
  ……”
  梵音袅袅。
  伴随着大悲咒的进行,韩乐内心那股躁动和悲伤渐渐被抚平。
  他所见的曲境之中,有大慈大悲观世音之化身,虽然只是一片虚影,却足矣加持福果于他身,让他暂时远离一切恶果。
  他的内心渐渐安静下来。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有人直接砸碎了战歌播放器!
  小礼堂里依然混乱一片。
  韩乐咬着牙,努力平衡身体,踉踉跄跄地从小礼堂的后门走了出去。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乐师区的其他地方,也变成了类似混乱的地方!
  一曲悲鸿。
  引来无数乐师注目。
  没有人能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虽然魂力高强的乐师可以抵抗住悲鸿的哀伤战意,但是大部分人都沦陷其中不可自拔!
  整个东云山乐师区,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
  这种情况,不是韩乐可以预见到的。
  他的大悲咒只能加持自己身上,而且大悲咒的万维谱要求A级以上的荒兽魂珠,现在的韩乐,不可能兑换这首明心见性的歌曲!
  “只能暂时避避了。”
  韩乐很无奈,他一个人躲回了住宅区,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静静等待着动乱的过去。
  而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咬牙加速了一首首战歌的万维谱解读!
  “好恶毒的华清人!”
  “竟然动用这种战歌来害人。如果我不是有大悲咒护体,也要被坑死。”
  韩乐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真的被挑衅愤怒了。
  他不知道余长歌是谁,但是她既然姓余,又来自华清,自然和余酒行那个小白毛关系匪浅。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韩乐毅然打开无垠曲库,重新兑换了另外一首战歌。
  他更改了计划。
  之前,他只是想要称霸青云榜。
  但是现在。
  他要华清人付出代价!
  ……
  乐师区住宅。
  一个灰色长发的女子怔怔地站在阳台上,看着陷入混乱的乐师区,有些不知所措。
  “小姐果然是天才。”
  “一曲悲鸿,果然足以让太安人自乱阵脚。乐师们倒也无碍,呵呵,但是青云榜副榜,这次我们也赢定了。”
  华清市乐师协会代表不遗余力地拍马屁。
  余酒行站在她身边,有些鄙夷地看了那人一眼,轻轻拉着余长歌的手:“走吧,姐姐,别看了。”
  “这些都是计划里的一环,也是为了华清的崛起不得不做的事情。”
  “反正那首歌的简介里也写明白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听,谁让他们自己作死呢,这还没戴生物手环就这样了,姐姐你现场演奏,这群人还不直接爆炸?”
  “是他们自己意志力太弱罢了!”
  他虽然一直在宽慰着余长歌,但是语气里总有一些不安。
  “我觉得这么做是不对的。”
  余长歌慢慢转身,白皙的脸蛋上,竟然又流下了两行清泪。
  “他们好可怜。”
  余酒行轻轻抱住她:“没事的姐姐。”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他们不值得你去怜悯。”
  余长歌默默地推开他,忽然说道:“不行,我得去阻止这一切……”
  然而下一秒,她的身体忽然瘫软下去。
  “何天鉴,你!”余酒行愤怒地看着出手的那人。
  何天鉴轻轻扶着余长歌的身体,默默拿下那块令其昏迷的手帕。
  “余少爷,小姐该睡觉了。”
  “她长时间哭着,身体该吃不消了。”
  余酒行沉默了很久,才僵硬无比地抱着余长歌进屋。
  只留下何天鉴站在阳台上,看着那些陷入混乱的乐师,露出了冷笑的神色。
  ……
  这一场动乱,比韩乐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
  一直到入夜,整座东云山才得到控制。
  大部分的乐师清醒过来,愤怒无比地提出了控诉。
  然而控诉无效。
  至少在云州智脑和龙城的裁决使者这边,余长歌的《悲鸿》并没有违反原则性的问题。
  她也的确在战歌试听方面做出了警告,只不过大部分人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乐师们还好,毕竟魂力强大,虽然受到了《悲鸿》的影响,但只要休养两三天,基本上就可以了。
  然而华清市精心谋划的一曲《悲鸿》,自然不可能只有这点效果。
  ……
  “这么说,青云榜的副榜,就彻底没希望了?”
  住宅区房间里,韩乐和赵璇相互对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不爽。
  这一招太阴了。
  悲鸿虽然只是造成了混乱效果,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乐师们也没有被影响到无法参与后续榜单争夺的地步。
  但武者们不同!
  东云山的太安武者们,很大一部分受到了悲鸿的影响!
  他们没有乐师的魂力,所以脑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这就意味着,这些原本为了争夺青云榜副榜而来的武者,彻底失去了参加的机会!
  而要知道,青云榜的副榜,是太安市志在必得的一部分!
  “青云榜分设主榜和副榜,副榜是两大城市武者精英对决的地方。”
  “历年来,我们太安市乐师界虽然弱了些,但托多年前韩家整合武道联盟的福,咱们的武道可一直不弱。”
  “每年青云榜的副榜,我们总能拿下的。这一块虽然牵扯不多,但也影响了我们来年从龙城获得的资源多寡。”
  “这次华清市的人实在太狠了。他们不仅要在正榜上彻底夺走我们的资源,为了对抗我们在副榜上的强势,竟然用这种阴招!”
  “至少七成原本准备参与青云榜副榜争夺的武者没办法参与了!”
  “草!这帮人真是混账!”
  赵璇罕见的失去了风度,一阵怒骂。
  这一次,华清的人实在太过分了。
  两大城市争夺资源,你来我往很正常,但是像这样用阴招的,实在是少见。
  这哪里是要和太安争夺资源,分明是要吞并太安!
  华清的狼子野心,众人已经看在眼里。
  然而从青云榜规则来看,他们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则!
  这也是让太安高层无奈的地方。
  他们没有想到,华清市居然有余长歌这样的怪才!
  “传说中,那个女人天然自带悲意,她写的每一首战歌,都容易让人悲伤无比。”
  “但是偏偏,她的战歌,是以悲伤激发情绪,调动人体本能,据说可以让武者在短时间内爆发出非常可怕的力量。只不过后遗症非常严重就是了。”
  “她的每一首战歌,在华清市都是禁曲!不可轻易动用。我们的资料还是太晚了。”
  “更有传言说,这个女人假惺惺到了极点,最是看不得别人受苦,但凡看到,都会悲伤流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赵璇冷冷地说着。
  韩乐听完之后,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我知道了。”
  “明天,我就会出手。”
  赵璇听了,略作犹豫,似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说。
  她知道韩乐不是先天禁脑,但是一个新人,究竟能在青云榜上冲到怎样的程度,她根本没信心。
  连蔺剑航那样成名已久的乐师都只排在了第十二。
  韩乐,能行吗?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