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节 刷一波礼物

第四十节 刷一波礼物

“你小子很面生啊?这撮小白毛挺别致的。”
  
  韩二好奇地看着余酒行。
  
  余酒行嘴角抽搐:
  
  “你们太安人都是色盲吗?我这是灰发,不是白发。”
  
  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叫小白毛了,因为他的灰发在阳光照射下,确实显得偏白色。
  
  之前赵璇这么喊他,他已经很不爽了。
  
  “二公子,这位余酒行先生,是华清市的乐师。”
  
  赵璇的男助理好心提醒。
  
  韩二恍然大悟:“韩乐这小子可以啊,在华清市都有粉丝了?”
  
  “你也是来给韩乐加油的?”
  
  余酒行跺脚怒道:
  
  “你是傻哔吗?我当然是来看韩乐被揍的。”
  
  “那你站错地方了。”
  
  韩二果断拎起余酒行,一把将他丢开!
  
  “这边是韩乐粉丝应援团。”
  
  在被韩二拎起来那一瞬间,余酒行还想愤怒反抗,然而在那一刹那,他的四肢忽然冰冷无比!
  
  就仿佛被荒兽盯上了一般,他浑身都失去了力量!
  
  啪!
  
  一个踉跄,他整个人都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草!你们太安人都是这么混账的吗?”
  
  余酒行又惊又恼,语气中还有一丝害怕。
  
  赵璇的男助理很抱歉地鞠躬道:“并非如此。”
  
  他看了看台上的韩乐和台下的韩二,有些同情地看着余酒行:
  
  “你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我们中唯二的两个可能喜欢动手胜过动嘴的。”
  
  ……
  
  擂台上。
  
  裁判还在宣读规则。
  
  但是比赛对手已经出来了。
  
  第一轮是小组循环赛。今天一天要把上半区的比赛都打完,也就是前五组的循环赛全部打掉。
  
  由此可见,这青云榜副榜的擂台战,其实对武者的体力也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
  
  可能你在前面几轮表现良好,但是后继乏力的话,也很难在小组中获得较好的名次。
  
  韩乐看了一眼自己第一轮的对手。
  
  那是一个来自华清市的武者,名字叫做夏炎。
  
  夏炎是一个身高一米九的粗壮大汉,留着一个小平头,浑身肌肉简直要爆炸。
  
  那种块状横肉让人看了就觉得恐怖。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目光凶狠无比,死死地盯着韩乐不放。
  
  很显然,双方之间并非是比赛对手那么简单了。
  
  “华清的人对我仇恨很大啊。”
  
  韩乐的目光扫向台下,发现这座擂台的观众果然很多。
  
  不仅很多关心他的太安人在看,华清市的乐师和下半区的武者也都在观看第三组的比赛。
  
  之前被韩乐打的脑震荡没办法上传战歌的湘子,赫然也来到了现场。
  
  她站在华清乐师的队列里,目光怨毒无比。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轻轻扶着她,似乎正在劝导。
  
  “韩乐,现在认输,是你唯一的机会。”
  
  台上,夏炎舔了舔嘴唇,看着韩乐的目光里充满了戏谑之色,仿佛一只盯着小鸡的老鹰。
  
  “一旦动手了,你可能会死。”
  
  夏炎的声音很大,众人纷纷为之侧目。
  
  很多人都为韩乐接下来的比赛而担忧。
  
  事实上,在大多数人刚刚得知韩乐要参加青云榜副榜的比赛的时候,都是惊讶无比的。
  
  当初虽然就有了韩乐弃乐从武的说法,而且厉教官也对韩乐的天资表现出了认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能在残酷而漫长的擂台战中胜出啊。
  
  “韩乐,听说是因为《悲鸿》事件后,副榜武者不足而主动补上去的。”
  
  “这个我也听说了,韩乐、苏璃和【武道十星】中的李俊都是补位选手。”
  
  “李俊也就算了,毕竟是武道十星之一,实力不容小觑。韩乐和苏璃这对情侣是怎么回事儿?退一万步,那苏璃好歹是天资出众的武者,听说前阵子还去柳城和岚大师学艺了,韩乐这是青云榜正榜上发挥不好,要来副榜找存在感?”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他们的目光中有些担忧。
  
  从体型上来看,夏炎的确完爆韩乐。
  
  他们可以断定,韩乐的四维绝对是被夏炎碾压的。特别是肌肉强度,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要不弃权吧,反正是小组循环赛,这种可怕的对手,还是别打了。”
  
  有女孩子提议说。
  
  “弃权?韩乐的性格怎么可能弃权?他一路走过来,大家应该对他也很了解了。”
  
  “这个家伙,是用生命在装逼的男人啊。只可惜,今天估计要死在那个华清人的拳头底下了。”
  
  有那看韩乐不顺眼的,发出了幸灾乐祸的言论。
  
  只可惜那人很快就遭到了众人怒视,顿时不敢多说了。
  
  至少在大多数太安人心里,他们已经认可了韩乐为太安做的一切。
  
  在【小叮当】和【皮皮虾】出来之前,是韩乐,捍卫了太安的尊严。
  
  今天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围观第三组的比赛,纯粹就是为了韩乐而来。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尊重韩乐的选择。
  
  他们也支持韩乐的选择。
  
  这是来自太安人的感恩。
  
  ……
  
  “那个夏炎,至少打了十几针。”
  
  韩二的脸色有些严肃:“早就听说华清市这些年行事越发肆无忌惮了。居然连这种打针嗑-药催出来的短命鬼也派出来了?”
  
  男助理眼神之中也有些忧虑:“是那种药吗?龙城不是已经禁止了吗?”
  
  韩二耸了耸肩:“你看那肌肉块头就知道了,绝对是那种药。龙城的命令,华清已经很多年不听了。呵呵。这帮人,已经剑走偏锋到了极致。”
  
  最后一句,他没有开口。
  
  在二公子的眼中,无论是华清市的乐师界还是武者界,都已经入魔!
  
  只是在这云州,只有云州智脑才能裁定一个人或者一座城市,是否入魔。
  
  旁人,不可轻易非论。
  
  ……
  
  面对夏炎的挑衅,韩乐真的是懒洋洋的多看一眼都欠奉。
  
  前世他就很不喜欢那种纯粹的肌肉块子,那种过度的畸形肌肉在他眼里和肿瘤也没啥区别。
  
  一个九窍才开了五窍的肌肉棒子,居然敢在韩大爷面前叫嚣?!
  
  连天地之桥都没打开,韩乐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
  
  反倒是另外一名华清市的武者,引起了韩乐的注意。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戴着黑色的口罩,眼神中充满灰败之色,仿佛命不久矣。
  
  然而韩乐却在他的身上感应到了一种强大的气息。
  
  至少是九窍全开,甚至可能接近了混元境界!
  
  “钟辉远吗?”
  
  韩乐默默记下了那人的名字。
  
  对上这人的时候,必须要小心。他的感知提醒他,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对手。
  
  其余的人,韩乐大致都有数。
  
  规则很快宣读完毕,比赛很快开始。
  
  ……
  
  第一场,就是夏炎对上韩乐。
  
  台下又是一阵躁动。
  
  非比赛武者缓缓走到特定的等待区,防护屏障徐徐升起。
  
  只有韩乐和夏炎,被关在了大约两百平方的空间里。
  
  众人紧张地看着韩乐,都暗暗捏了一把汗。
  
  然而就在这紧张刺激的环节,原本半透明的防护屏障上忽然刷过了一朵鲜花——
  
  【陈小秋为韩乐购买了一支鲜花,韩乐选手加油!】
  
  众人微微一愣。
  
  陈小秋脸色通红地站在擂台下的一座机器面前,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鼓起勇气地挥着小拳头,低声喊道:
  
  “韩乐加油!”
  
  “咦?这是今年开的新功能吗?”
  
  韩二好奇无比地凑了过去。
  
  “一朵鲜花500?小丫头你的零花钱都在这上面了吧?东云山的人太能敛财了吧!”
  
  陈小秋低头不语,脸颊通红。
  
  “你不是韩乐粉丝应援团的吗?不表示表示吗?”赵璇白了韩二一眼,不由分说地大手一挥。迅速在那台机器上点了几下,然后确认指纹。
  
  下一秒,四方的防护屏障上都闪过亮瞎众人狗眼的金色大字——
  
  【赵璇为韩二购买了一块蛋糕,韩乐选手加油!】
  
  一支鲜花五百,一块蛋糕却要三千。
  
  陈小秋的神色有些黯然。
  
  台下众人都看傻眼了。
  
  还有这种新功能?
  
  东云山主人也太会玩了吧?
  
  这种纯粹的虚拟礼物,居然还收费这么昂贵?
  
  就连台上的两名即将动手的选手都尴尬了,他们都准备开打了,那裁判却迟迟不肯宣布开始。
  
  “怎么回事儿?”夏炎性子火爆,直接质问。
  
  裁判有些尴尬,然而这也是脸皮极厚的老油条了。
  
  他淡定地说:“嗯,现在是赛前士气鼓动时间,台下的观众,可以用实际行动支持你们喜欢的选手!”
  
  “比如刷刷小礼物,买卖小蛋糕什么的。”
  
  此言一出,所有太安人都觉得脸红。
  
  太特么丢人了!
  
  裁判,你的节操呢?!
  
  “东云山主人已经缺钱到这种地步了吗?”有人忍不住吐槽。
  
  “不觉得啊,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创意呢。”
  
  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她笑呵呵地看着裁判:
  
  “大家为自己喜欢的选手刷一波礼物先啊!”
  
  “什么破烂创意嘛。比赛赶紧开始啊。”湘子愤怒地说:
  
  “而且我刚看了下价目表,根本不合实际嘛。”
  
  “有谁会买一万一组的礼花?”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
  
  噼里啪啦的电子爆竹声响起,四面屏障齐齐刷过如下弹幕——
  
  【苏璃为韩乐购买了十组礼花,韩乐选手加油!】
  
  不仅弹幕铺天盖地而来,居然还有电子合成女声嗲嗲地为韩乐加油!
  
  那声音,酥软无比,让人听了心醉。
  
  台下,白衣女子笑靥如花,看着身边那个惊得连手里的瓜子都掉了的路人:
  
  “你看,确实是很合理的定价嘛。”
  
  ……
  
  “十组礼花……”
  
  “十万块钱放烟花。”
  
  韩二看着那淡定的女孩儿,忽然捅了捅男助理:
  
  “这就是正牌女友的霸气吗?”
  
  “我在看言情剧没错吧?”
  
  男助理苦笑一声,刚想说些什么,台上那磨磨蹭蹭的裁判,在众怒之下,终于宣布了比赛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