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九节 长歌当酒行

第四十九节 长歌当酒行

风息堡入口。
  
  气氛一度变得很凝滞。
  
  赵莹笑的极为勉强:
  
  “这样的话……我回去好好考虑吧。”
  
  韩乐也同样笑了笑,点头离开。
  
  他能从赵莹的笑容里看出那一丝愤怒和不屑。
  
  可能还有一丝不理解。
  
  或许从她的角度来看,她自以为已经抓住了韩乐的全部价值。
  
  一百万?
  
  对于一名普通的新人乐师来说,或许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价格了,毕竟只是代言费而已。
  
  然而只有韩乐知道,自己的价值,绝对不可能那么点。
  
  他随便说的一千万,还真是看在陈小秋份上给陈家的友情价。
  
  青云榜后。
  
  韩乐的身价,恐怕就不止一千万了。
  
  这是韩乐的自信。
  
  他离开了风息堡,往山下乐师区走去。
  
  ……
  
  而另外一边,阴影里的赵莹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年纪大了就别轻易动怒;再者说,动怒也别憋着,憋久了会坏掉的。”
  
  赵璇嘲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赵莹徐徐转身:“你都听到了?”
  
  赵璇耸肩:“不仅听见了,还看到了。”
  
  “你还是真够下作的,三十多岁的人了对一个小男生还用这种小伎俩,丢不丢人?”
  
  她身后的男助理瞬间戴上耳机,表示自己什么都听不见。
  
  “陈家不欢迎你。”
  
  恢复冷静之后,赵莹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陈家真的不够大气。”
  
  赵璇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顺便回头说道:
  
  “不就一千万,你不签,我签。”
  
  阴影里,赵莹的瞳孔猛然一缩。
  
  有那么一瞬间,她还真想任性一回,直接用一千万把韩乐签下,省的赵璇这个妮子这么嚣张。
  
  但是她终究做不到。
  
  赵璇可以任性,她不可以。
  
  她如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赵家千金了。她是陈家的女主人,她所做的一切的,都必须为了陈家的利益着想。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这样讨厌赵璇。
  
  因为她身上的那些东西,正是她所渴望的。
  
  “一千万……”
  
  “真把自己当青云榜首了吗?”
  
  赵莹对赵璇的怒火,渐渐转移到了刚刚拒绝她的韩乐身上。
  
  在她看来,这两人都是那么的不知天高地厚!
  
  陈家给的一百万代言费已经非常丰厚了。
  
  韩乐居然还得寸进尺。
  
  简直是不知所谓!
  
  而之前韩乐帮她破获密室杀人案的情分,也伴随着这件不快而彻底消失。
  
  “赵三在干嘛?”
  
  她看着赵璇离开,一边往回走,一边问仆人。
  
  “小秋躲回房间之后,三公子就在遛狗了……就是咱们家那只金毛,他可喜欢了……”仆人回答。
  
  “废物!”赵莹简直怒不可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仆人快速跑了过来,在她耳旁低声了几句。
  
  赵莹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消息没问题?”
  
  仆人坚定点头:“老谢那里的原话。”
  
  “已经可以确定,韩二公子和原夫人吵了一架,双方正在冷战中。”
  
  “之前似乎被原夫人看好的韩乐,原夫人的态度对他转变的厉害,据说现在小辉公司已经被勒令单方面撕毁和韩乐的合约,二公子……无权干预。”
  
  赵莹纳闷了:“什么情况?原夫人不是很喜欢韩乐的吗?怎么韩二一回来事情就这样了。”
  
  仆人咳嗽了一声,低声说:“老谢没透露具体的消息。”
  
  “但有传闻说……”
  
  “事情的起因,似乎是因为一个野人。”
  
  赵莹皱眉:“一个野人?”
  
  “算了,不管怎么样,原夫人既然选择放弃韩乐,我们自然只要跟着做就是。”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庆幸之色。
  
  幸好,韩乐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狮子大开口。
  
  如果他真的答应下来,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璇……”
  
  “这次你恐怕要吃一个大亏。”
  
  赵莹在阴影中冷笑出声。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但,原夫人不喜欢谁。
  
  整个太安,就容不下谁!
  
  ……
  
  今夜的东云山显得略显冷清。
  
  或许是青云榜刷新的时候,人们已经欢呼庆祝过了。
  
  至少韩乐顺着山路走下去的时候,人影稀疏。
  
  这一次他选择走了一条小路。
  
  虽然偏,但是可以看见东云山附近的景色。
  
  一般来说,东云山的夜景无非就是粒子屏障。
  
  但是在这条小路上,他可以看到西部大片的平原。
  
  “如果我的方向感没错的话,那个小部落,就是在那个方向吧。”
  
  韩乐的脑海里,回忆起那个野人部落来。
  
  那个将琉璃奉为山神的野人部落。
  
  他对野人本来没什么感觉,但是那天,他看见那些女人在琉璃的帮助下催化怀孕成功之后,他忽然多了很多感触。
  
  那是生命之间本能的相互怜悯。
  
  野人不是人吗?
  
  这么矫情的话题韩乐懒得去想。
  
  因为答案很简单。
  
  野人当然也是人。
  
  只不过是不一样的人罢了。
  
  路过拐角,山风变得更加凌厉了些。
  
  韩乐紧了紧衣服,双手插裤兜,准备加快脚步。
  
  前方就是灯火通明的乐师区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子。
  
  她站在那里,茫然四顾,有些无助的样子。
  
  她的个子很高,身材苗条,从这个角度,韩乐只能看到她的一个侧脸。
  
  很精致的脸蛋呢。鼻梁高挺,眼睛很大。
  
  是个很漂亮的姑娘。
  
  她在干嘛?
  
  韩乐有些疑惑。
  
  只是当他看到那一头灰色的头发和眼睛里浓郁的白色的时候,他立刻打消了上前询问的打算。
  
  “华清市的人吗?”
  
  说实在的,这个世界肤色瞳色奇怪的人很多,但像余酒行这样的,韩乐目前还只见过一次。
  
  眼前这个女人和余酒行一样是灰发白眸,多半是亲戚关系了。
  
  韩乐懒得和华清人多打交道。
  
  正当他要快步走过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发现救星似的看向了韩乐:
  
  “那位先生……请等一等。”
  
  韩乐无奈驻足。
  
  总不能假装没看到吧?
  
  “有事?”他的语气很不耐烦。
  
  “嗯,有事。”她就很认真。
  
  “这棵树上有一只小乳猫,不知道它是怎么爬上去的,但是现在,它下不来了。”
  
  “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小动物们……都很讨厌我。他们没办法接受我,我喊了它很久了,它没办法下来。”
  
  “还有,我这里有一些猫粮。东云山有很多流浪猫呢,它们都不敢和我亲近……”
  
  “总之,你能帮我把它接下来,然后喂喂它吗?”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之色。
  
  韩乐微微一怔。
  
  他的第一反应是:难不成又是一个圈套?
  
  余酒行可没少针对他下套。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那女人,又看了一眼那只在树上瑟瑟发抖的猫。
  
  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韩乐果断走了过去,冲着那只小猫道:
  
  “下来。”
  
  喵。
  
  不敢。
  
  韩乐伸手:“不怕,我接着你。”
  
  嗖!
  
  小猫轻巧地钻到了韩乐的怀里,还心有余悸地打了个滚。
  
  “这是猫粮,给。”
  
  女子有些羡慕地看着韩乐。
  
  韩乐接过那一袋已经撕开的猫粮,还没等他喂,那只小乳猫自己便敞开了吃。
  
  “你是……什么情况?”
  
  他总觉得怪怪的。
  
  “天生的。”女孩挽了挽头发,露出一丝艳羡之色:“我从小就很喜欢这些小动物,可是它们不敢靠近我。”
  
  “一靠近我,它们就会……哭。”
  
  哭?
  
  韩乐的脑子里闪过一个激灵。
  
  “你叫什么名字?”
  
  他抱着小猫,盯着那女孩。
  
  “长歌。”她很坦诚地回答。
  
  “这只猫,就拜托你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韩乐开口,远方忽然跑过来一个人影。
  
  “姐!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一个人乱跑。”
  
  “现在是非常时期,上次的事情,这里很多人对你记恨在心的。”
  
  “夜里特别不安全,赶快跟我回家。”
  
  余酒行跑的气喘吁吁。
  
  长歌笑了笑:“没事儿啊,我在这里逗流浪猫呢,还有一个好心的先生帮我喂猫。”
  
  余酒行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流浪猫?我没看到啊,那边流浪狗我倒看到几只。”
  
  “还有什么好心的先生,这儿黑乎乎的,哪有人啊,姐啊,我跟你说,就别乱跑了啊。”
  
  “赶紧走吧。”
  
  说罢,他拉着长歌的手就要走。
  
  后者露出了奇怪的神色,看着四周围黑漆漆的一片,面有不解。
  
  “人呢……刚刚还在的呢。”
  
  两人身影徐徐远去。
  
  树后,韩乐的影子徐徐浮现。
  
  “长歌……余长歌吗?”
  
  “好像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
  
  “你说呢?”
  
  他挠了挠小乳猫的头。
  
  喵!
  
  它大概是表示同意。
  
  ……
  
  东云山下。
  
  两个身材高大的人影徐徐浮现。
  
  “快走吧,赶紧找到任务目标。”
  
  “好不容易有一次东云山布防空虚的时候,都是头儿给我们创造出的机会。”
  
  一个刀疤脸的男人不耐烦地催促。
  
  “啧啧啧,头儿也有这么下作的时候啊,到时候华清市或者龙城追究起来,东云山那两人怎么办?”
  
  戴着黑色头蓬的男人嬉笑说。
  
  “放心吧,林影和宗帅帅都是出了名的不要脸。这点事情,他们还扛得住。”
  
  “速度上山!”
  
  戴着斗篷的男人徐徐将一张白纸放回口袋里。
  
  借着粒子屏障的光辉,不难看出上面露出的半截字体——
  
  【长歌当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