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一节 老婆,揍他!

第五十一节 老婆,揍他!

“如果是人皮的话,哪怕再强悍的硬气功,流火刀下去,不可能只有一道白色的痕迹,至少也要出现灼伤。”
  
  “真气不可能做到这么完美无瑕的防御。”
  
  “又是某个科学怪人的杰作?”
  
  韩乐眉头紧皱,心头有些不快。
  
  ……
  
  这些日子,韩乐并没有将所有精力全部放在青云榜的正榜上。
  
  毕竟和其他乐师比,他从无垠曲库里直接拿的万维谱,可谓省心省力,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心思去修改、创作。
  
  节约下来的时间,他大多用在了武道修行上。
  
  而相应的,关于第一轮比赛的视频他也看了不少。
  
  匆匆一遍扫下来,韩乐发现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那就是,太安武者的综合实力,大多高于华清武者。
  
  这也印证了太安武道昌盛的说法,哪怕被悲鸿坑了一把,但从硬实力上来说,太安人依然稳压华清一头。
  
  这一点无可置疑。
  
  但比赛结果却是两者反了过来。
  
  原因很简单。
  
  华清武者,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剑走偏锋、打擦边球。
  
  且不说他们来参加比赛之前是否有服用短时间刺激性药物了——目前城邦之间的武者界松散的规矩很难像乐师一样建立有效的禁药制度——单单是他们身上的穿戴,就大有问题。
  
  之前韩乐和夏炎、钟辉远交手的时候,就领教到那种黑色靴子的厉害了。
  
  后来他拜托赵璇那边查了点资料,才知道这种靴子是华清人研究出来的武者专用装备。
  
  可以通过脑神经控制这种装置,释放出定量的生物电流刺激神经和肌肉,从而在短时间内提高细胞活性,大大增加战斗的速度!
  
  正因为有了这种名为【黑暗梦魇】的神奇靴子,华清武者才敢有恃无恐的直接走肌肉棒子的路线!
  
  几乎每一个华清武者,身上的肌肉都是一坨坨的。
  
  但在这种靴子的帮助下,速度并不比太安武者慢。
  
  黑暗梦魇只是其中之一。
  
  韩乐还发现很多小东西,看上去都是普通的穿戴,但却能在短时间内刺激武者实力。
  
  而从他们走形的肌肉来看,他们服用的药物九成九也是龙城禁药列表上的东西。
  
  华清市如此明目张胆,简直令人愤慨。
  
  要知道,这些东西只能暂时提升武者的实力。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些武者极有可能一过了三四十的壮年期,气血就会急速衰败下去,身体各处暗伤也会爆发出来。
  
  下场绝对非常凄凉就是了。
  
  按照韩二的说法,就是短命鬼。
  
  “为了一时的辉煌,直接放弃了武道的希望。”
  
  “华清人,为什么这么急功近利?”
  
  “他们到底在急什么?”
  
  这是韩乐想不通的一点。
  
  每一个华清人似乎身上都带着一种使命感。
  
  这次来东云山,韩乐能感觉到,他们有一种必胜的渴望。
  
  这种渴望,太强烈了,似乎华清市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
  
  ……
  
  “呵呵,总算露馅了,看到没,终于烧焦了,下面还有一层皮。”
  
  “真他-娘的不要脸!”
  
  “华清人一直在作弊啊!他们根本没有用真正的实力和我们战斗。”
  
  围观者之中,也有不少眼力不错的,很快就察觉到石泉的皮肤上,恐怕覆盖了一层可以防火的奇异皮肤!
  
  这种做法,是否违背了武道决斗的基本原则?
  
  众人看向裁判。
  
  裁判默默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其实这件事情,这两天东云山也一直在讨论。
  
  但上报龙城之后,云州智脑暂时表示沉默,而龙城使者也是如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清武者的行为违背了武道精神,但是却没有违反明确的比赛规则。
  
  因为青云榜副榜的规则制定相对粗糙,有很多漏洞可以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华清人在激发武者战斗力的装备方面科研水平更高,也是他们依靠自己的实力做到的。
  
  旁人只能愤慨,却没办法阻止什么。
  
  ……
  
  擂台之上,双方激战继续。
  
  苏璃轻轻娇喘,她的呼吸已经出现了丝丝紊乱的迹象。
  
  连续施展六次流火刀,且每一次都命中同一个地方,才勉强破防!
  
  石泉的后腰处,烧焦的假皮肤下,露出了古铜色的真皮。
  
  谁能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披着一层可以抵挡火焰的仿真人皮!
  
  “认输吧。”
  
  “你们太安人实在太落后了。”
  
  石泉不紧不慢地走向了苏璃,眼底充满戏谑之色:“小姑娘你的武功不错,但是你要知道——”
  
  “我是你无法战胜的!”
  
  嗖!
  
  红色的绸缎猛然卷起,苏璃的眼底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可能会输。
  
  这个石泉,实在太诡异了。
  
  华清多科学怪人,这点她比韩乐都清楚。
  
  她可以输,但是石泉不能这么轻飘飘地放他进下一轮。
  
  所以她必须拼尽全力,让太安的武者——尤其是韩乐,看到石泉的弱点。
  
  “至少,也要让你付出一点代价吧。”
  
  苏璃默默想到。
  
  她双手张开,整个人忽然高高跃起,躲过了石泉的一扑。
  
  双手如十字,红色绸缎如鲜血垂下,忽而交错飞旋起来!
  
  她的脸色通红。
  
  很显然,施展这一招对她来说也非常吃力。
  
  流火秘术。
  
  烈焰绝城!
  
  特质的绸缎猛然化成两道红色的旋风,将石泉围在了里面。
  
  “找死!”
  
  石泉猛然怒吼,一拳就冲着天上打过去!
  
  他的眼底充满了不屑之色。
  
  他的速度的确偏慢,如果苏璃一直闪避,双方只能拼耐力了。
  
  谁知道这女孩居然跳起来了。
  
  跳在半空中又不能改变运行轨迹,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的身体仿佛炮弹一般弹起!
  
  那一下,势不可挡。
  
  整个广场上都穿来吸冷气的声音!
  
  所有人都在为苏璃而担忧。
  
  就连韩乐,都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
  
  “她想要……干嘛?”韩乐不懂。
  
  要知道,这种战斗虽然潜规则是不会下死手,但如今华清和太安已经出现了韩乐随手爆头的案例了,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存心报复!
  
  当是时,石泉的身体急速上升。
  
  忽而一缓。
  
  似是被什么拖住了后腿。
  
  那两根绸缎,紧紧缠住了他的小腿,努力将他往下拉。
  
  然而这根本没用。
  
  “你拦不住我!”
  
  他体内的真气狂暴无比,那绸缎的确拉不住他。
  
  他的身体还在往上升。
  
  距离苏璃已经不远了。
  
  “再不躲就来不及了!”
  
  很多人心中暗自心惊。
  
  这一拳如果挨结实了,苏璃哪怕不死,也要少半条命!
  
  堂堂苏家千金,这么做,值得吗?
  
  只是已经没有时间给他们思考这件事情了。
  
  苏璃没有躲。
  
  她的表情平静无比,双手紧握绸缎。
  
  流火秘术。烈焰绝城!
  
  下一秒,恐怖的火焰自绸缎上燃烧起来。
  
  刹那间,火焰就燃烧到了石泉的小腿上。
  
  不仅如此,那两根绸缎还在疯狂地自下往上卷。
  
  石泉的下半身,赫然已经在火海之中!
  
  “去死吧!”
  
  石泉怒吼,那一拳,终究是砸了过去。
  
  最后的时候,苏璃还是挣扎着闪了闪,但没能完全躲开,右边肩胛骨直接被打中,整个人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被砸在了防护屏障上。
  
  她的身体沿着防护屏障徐徐下滑,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嘴角疯狂溢血!
  
  而半空中的石泉,却是直接陷身于火海之中!
  
  那恐怖的烈焰绝城,或许杀不死他,但至少,能烧掉他那层皮。
  
  这就是苏璃想要做的。
  
  “贱女人!”
  
  石泉在火焰里狂吼,他盯着烈焰绝城,冲了过来。
  
  他状若疯魔,想要杀死苏璃!
  
  苏璃无力地瘫软在那里,高高比出一个手势。
  
  那是认输的意思。
  
  “苏璃认输,石泉获胜,比赛结束!”
  
  裁判赶紧宣布!
  
  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那石泉竟然是得了失心疯似的,还冲着苏璃冲去。
  
  糟糕!
  
  众人脑子一蒙。
  
  这石泉是想要当众杀人吗?
  
  只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出现,一脚把两米高的石泉踹飞,然后倏地一下消失了!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刚刚那个人影?
  
  好像穿越了防护屏障?
  
  这是怎么做到的?
  
  “比赛结束!比赛结束!”
  
  裁判松了一口气,赶紧站了出来,生怕石泉再次发疯。
  
  幸好这一次,被那神秘人踹了一脚,石泉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不少。
  
  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半焦,那层仿真人皮,果然已经被烧干净了。
  
  对他来说,这是最大的杀手锏。
  
  所以他对苏璃恨之入骨!
  
  眼看着苏璃被担架抬走,他眼底仍有无限的仇恨。
  
  只是那一道白影,让他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种绝望的感觉。
  
  ……
  
  东云山阴,某个不为人知的结界之中。
  
  白色的人影一闪而过。
  
  “我回来了。”
  
  她自信从容地接住了那铺天盖地的巨掌,挥了挥袖子,巨大的压力瞬间被瓦解。
  
  她身后,坐着一个男人,男人膝盖上放了一只精致的万维键盘。
  
  “不愧是林影。”
  
  出手者笑了笑:“天人武神里,也就你能真正做到往来无影踪了。”
  
  林影不置可否。她犹豫了下,回头问宗帅帅:
  
  “这人是谁?没啥印象。”
  
  宗帅帅苦笑一声,旋即露出恶狠狠的神色:
  
  “这人是个混蛋,名叫许如意,三天两头没事儿找我们麻烦。”
  
  “老婆,揍他!”
  
  ……